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叶乐]荒原与黎明(11)

(1)   (2)   (3)   (4)   (5)   (6)   (7)   (8)   (9) 

(10)


初春阳光洒在遍植青藤的庭院里,留给地上零星光点与斑驳树影。


周泽楷的咖啡煮得很好,按照楚云秀与叶修的口味加进了不同的糖量之后,两个人的品尝体验都十分完美。


“想不到周先生家的咖啡这么好喝,早知道就常来拜访了。”楚云秀开玩笑道。 


周泽楷的笑容有些腼腆,但看得出是高兴的,“欢迎。”


叶修靠着椅背,手指微曲搁在下颔,一边欣赏着周泽楷院子里简洁雅致的摆设,一边眼神示意楚云秀切入正题。 


楚云秀放下咖啡杯,把手中的透明文件夹翻开,转了个方向摆到周泽楷面前,说:“今天不请自来,是要和周先生说一说我们之前提过的,关于邀请你参演《画地为牢》的事情。” 


周泽楷点点头:“嗯。不过……还是叫小周吧。” 


楚云秀愣了愣,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勾了个微笑说:“好,那么,小周。我和叶修研究了很久,一直无法选定这部电影的男主。思来想去,我们一致认为,如果男主角这样的一个作家角色,由一位真正的作家来演绎,可能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因此我们比较看好由你来出演男主角。” 


周泽楷的表情有些为难,蹙着眉头,迟疑开口:“不合适吧……我毕竟不专业。” 


楚云秀瞥了一眼叶修,后者只好轻咳一声坐直,看着周泽楷的眼睛说:“这是认真考虑后的结果,作为原作者,那些演员我看过了,都不满意。现在这个时代,最火的演员都是靠颜值上位,演技和高中学生拍的的微电影也差不了多少。至于你提到专业和非专业,现在新的科班出身的水平越来越低;要请老干部们,楚导演经费又紧缺,要不怎么会连个编剧都不请,还要拉我这个版权都卖了的来当免费劳动力……” 


听到这句话,楚云秀白了他一眼。周泽楷有点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了。 


叶修也就是活跃一下气氛,随即手指轻敲文件夹,笑说:“不要有太大压力,我和楚导也并不会勉强。如果小周决定参演,我们有足够的磨合时间,相信你可以演得好,毕竟你跟男主角都是作家,感同身受体会角色并不难。” 


楚云秀笑着补了一句:“而且外型优秀,不输给当今的小鲜肉哦。” 


“看脸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叶修吐槽。 


“其实,叶先生也不差。”楚云秀眨眨眼睛。 


“得了吧,在小周面前,别让我丢人。”叶修说。 


没想到周泽楷也眨眼睛,说:“楚导演说的没错。” 叶修一脸震悚,楚云秀得意洋洋地冲他一扬眉毛,“没骗你吧,我多真诚啊。” 


叶修无奈苦笑着摇摇头,楚云秀转头对周泽楷说:“基本上就是这样,还想了解什么详细情况随时可以联系我。如果决定好了,麻烦电话联系。” 


周泽楷点头说好,起身去拿烤箱里刚烤好的点心。 


“你看有戏么?”叶修小声问。


“我感觉基本没问题,定下他我们就可以开拍了。”楚云秀说。 


忽然,周泽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伴随着某果自带铃声。叶修随意地瞥了一眼来电人,而周泽楷已经端着一盘小甜饼过来,拿起手机接听。 


只见周泽楷拿着电话“嗯嗯好”了几声,挂断之后就带着点歉意地对着吃甜饼的两个人说:“约了采访,两位要不要……” 


楚云秀刚想开口说“那我们就先告辞”,叶修却抢先问了一句:“霸图的?” 


周泽楷点点头。 


“那不好意思,我们可能还得叨扰一会儿,反正都熟,小周不介意吧?”叶修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楚云秀颇有兴趣地看了他一眼,右手转着左腕上的玉镯子,脸上的表情捉摸不透。


“你们能不能给我让个位置采访小周?”张佳乐一脸无语地看着端坐在周泽楷对面的座位上的叶楚二人。 


“哟不好意思,你来得有点晚,没座位了。不过你不介意我可以把大腿贡献出来。”叶修说。 


“某人的脸比双皮奶还要厚。”张佳乐咬牙反击。 


楚云秀温柔地笑了笑,站起来,“抱歉,是我们耽误了张先生的工作,不如坐我的位置吧。”说着她拉开周泽楷右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张佳乐抵抗不了楚美人儿的微笑杀,赶紧笑着说了谢谢,但还是带着非常勉强的表情地在叶修右边的椅子上坐下了。 


叶修继续放松地靠着椅背,一手支颐,侧头盯着张佳乐看。


张佳乐皱着眉转头,略长的发尾扫过后颈,冷冷地说:“我说,叶主编,你偷听霸图的专访也就罢了,能不能假装回避一下,别那么明显。” 


叶修无辜地回视,“你这逻辑有问题啊,我要是想回避直接就走人了哪用得着这么麻烦。还有什么叫偷听,我是那么虚伪的人么,我一直都很光明正大的。” 


一番话丝毫不给面子,张佳乐气得脸色铁青,但是楚云秀忽然笑了出来,紧接着摆手说“抱歉抱歉我失礼了”,一面把头转向一边,肩膀还在抖个不停。


“呃……可以开始了吗。”关键时刻,解围的竟然是周泽楷。 


“啊好好好,对不起,我们马上开始。”张佳乐赶紧掏出录音笔。 


采访开始之后,叶修和楚云秀还是遵守了礼节,保持沉默。叶修有些出神,目光也并不在张佳乐身上,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忽然他像察觉到了不对劲一般回头看楚云秀,果然对上了她的双眼。显然楚云秀一直在观察他,带着极少见的严肃神情,目光微微闪烁。 


发现叶修看过来,她只是对他笑了笑,没有移开视线。


采访结束,楚云秀提议一起吃个午饭,周泽楷则说不介意的话他家的巨型厨房可以提供出来,这样就不用几个人还特地跑去下馆子。 


张佳乐一副“我很忙”的样子想赶紧走,结果叶修斜睨着他说:“给你面子就留下。再说了小周不仅咖啡煮得好,烘焙也是强项,你确定不尝尝?不要后悔哦。” 


话的尾音充满诱惑感,听上去有点像骗小孩子吃药。但是配合着叶修的表情,总让人觉得这句话语带双关。 


楚云秀没来得及琢磨,因为张佳乐明显犹豫了一下,该轮到她出言挽留了。 


“叶修说的没错,也正好交个好朋友,以后一起来蹭小周家的咖啡啊。” 


这下张佳乐彻底没有了拒绝的理由,只好答应下来。 


“感觉今天一直是我在勉强张先生。”楚云秀说。 


“楚导这样说,让我很难做嘛。”张佳乐笑了笑。


“那么,谁做午饭?”楚云秀岔开话题。


叶修和张佳乐同时看向周泽楷。周泽楷刚想说什么,楚云秀就在一旁抗议:“小周一个人做饭啊,你们俩也太不厚道了吧。”


“这不是尽地主之谊么,应该的。”叶修理所当然。


“这种话你能让人小周自己来说吗?”张佳乐无法忍受这个人的不要脸。


周泽楷倒是毫不介意叶修的调侃,说:“其实没问题,但是食材……”


“食材不够的话,时间还早,小周你说一下要用到什么,我去买吧。正好我也略懂做菜,等会儿可以帮上忙。”叶修说。


“略懂?凉拌泡面?”张佳乐嘲讽。


“士别三日。”叶修的嘴角轻轻上扬。


张佳乐盯着他嘴角的弧度,一时间竟然语塞。


“张佳乐,你和我一起去,小周和楚导都要做其他准备。”叶修拿着周泽楷给的菜单,语气平淡。


仿佛不是在刻意制造独处空间。虽然这样的仿佛,也只是对楚云秀和周泽楷这些局外人打的幌子罢了。


张佳乐却似乎并不担心尴尬,也难得没有反驳,直接平静地站起来,跟在叶修后面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叶修停下来,等张佳乐走到他身边,忽然伸手碰了碰张佳乐过长的发尾,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剪得不长不短,不嫌痒?”


细碎语声飘荡在张佳乐的耳朵旁。他尽力克制住心跳的瞬间加快,没说什么就快步离开。


这要怎么一起愉快地买东西,一看到这个人就会乱了阵脚,冷汗还冒个不停。


还是得说点什么缓解尴尬,张佳乐想。


“你学会做饭了?”他费力找到了一个话题。


“嗯,你不在的时候学的。学了两三年,煮的东西应该能吃。”叶修双手插在口袋里,慢悠悠地走在后面,慢悠悠地回答。


“怎么忽然要学这个,不是一直说君子远庖厨?”张佳乐说,走上了过街天桥。


叶修没有回答,步伐停在了天桥中央,转身面对天桥下的车流,左手轻轻搭在栏杆上。


张佳乐也停下来看着他,良久后说:“我也学过。我还曾经让房东太太教我做意大利菜。”


叶修抽出烟叼在嘴上,没有点火,前言不搭后语地说:“张佳乐,我一直想问——这么久没见,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张佳乐的手轻轻一颤。


“有很多。”他吐出一口气,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但我不想听。”叶修说。


张佳乐像是被电鳗电了一下,面对着叶修,瞳孔骤然缩小,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只是希望你作为一个智力正常的成年人,做事情能够负责任一些,不要什么事都随心所欲。不是所有人都能容忍你想回头就回头的,我也一样。”


张佳乐认识叶修超过十年,这样强硬冷漠的语气,和平时的嘲讽完全不同,他只在叶修和陶轩争执时听到过。


但是从没有哪次是对他说的。而他现在才体会到,这样的语言是怎样的一把利剑,可以把人扎得体无完肤。


张佳乐缓了很久才哑着嗓子开口:“你现在来和我说这个?那个时候你明知道我去意已定,你也没有要出言挽留的意思。我以为你完完全全能够理解我的苦衷和难处,而你的确也尊重了我的决定。”


叶修侧头看他,眼神深邃冰冷,“没错,我是尊重了,但这并不妨碍我生气吧?”


“你……你凭什么生气啊!”张佳乐现在倒是被气得不轻。


话一出口,他也知自己这话问得蠢了。叶修为什么生气,不是特别容易理解么。


如果他信任叶修,他没有那么傲骨嶙峋固执己见,他完全可以留在叶修身边,叶修一定会陪他蛰伏,给他更好的方案,合力抗击那些不公与黑暗。


但是他选择了孤独,抛弃了所有的过去,这些过去里也包括叶修。而他终于回到这里,想重新开始,霸图接纳了他,但是叶修现在却并不准备给他这个机会。


叶修不是不理解不是不尊重,他从来没有阻拦过张佳乐的任何决定,并且在背后无声地支持着,所以张佳乐的离开,他同样没有阻拦。他知道这才是张佳乐要走的路。但是这并不代表叶修是赞同他的,也并不代表叶修会轻易原谅这个选择。


同样的,从来没有人能够左右叶修的决定。是张佳乐先离开了他,想重头再来,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气我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这样幼稚的回答,又哪里是叶修的正常水平。明眼人都体会得到叶修此刻也并不冷静,更何况张佳乐从来都不傻。


“和我没关系?好啊,那你别在收到我的信之后特地跑去那些地方做报道,也不要在新杰的摄影展上偷偷抱我!”张佳乐恶狠狠地回道。


“我还特意为了你去学了烹饪呢,这个你要不要加进去?你以为这算是什么筹码?我记得没错的话,好像是你单方面解除关系不辞而别,和我继续喜欢你这件事有什么冲突吗?当然如果对你造成了困扰,我很抱歉,今后不会了。”叶修挑着眉说,神定气闲的表情让人控制不住地想要一个拳头就往上招呼,说出来的话却又坦荡得让张佳乐的心跳近乎停滞。


“妈的。”张佳乐索性丢下一句脏话愤怒转身,快步想要走下天桥,走了几步忽然折返,伸出手拉叶修的手。


“诶你干嘛?!大庭广众的你还动起手来了?好歹你也是半个公众人物,注意素质啊张佳乐同志。”叶修闪避。


张佳乐不管不顾,强行把他的手拉过来,十指相扣,瞪着他说:“你刚才说你还喜欢我。”


“这不代表我答应和你复合,你现在的行为越界了。”然而叶修只是低头看了握在一起的手,没有挣扎。


“你说你是为了我才学做菜的。”张佳乐继续不管不顾地瞪他。


“所以你想怎么着?”叶修感到有些好笑。


“我要吃。”张佳乐咬牙,心想今天的脸皮豁出去了,破罐子破摔也不能丢掉这个机会。


张佳乐的手心渗着汗,而叶修的手冷得像冰,握在一起并不舒服。叶修艰难地回想起那些发生在张佳乐家院子里的痛苦记忆,唯一的温暖,似乎只有在握着这个人汗津津的手的时候,内心的一片柔软。


可这并不能构成原谅的理由。


但是这只手把他的手握得这么紧,十指扣在一起的感觉又如此地久违而契合,更不能构成他放开的理由。


“走吧,”他说,“先去买完食材,待会儿做给你吃。”


然后拉着他的手,没有在意路人的眼光,就这样一路走到了超市门口。




“这得堵到什么时候啊,下午工作室还要开会呢。”楚云秀看着表抱怨着。


叶修的手在方向盘上轻轻敲着,也有点不耐烦。


楚云秀看了他一眼,问:“既然小周同意了,下周就可以开拍。你要到拍摄现场来吗?”


“能去的话,肯定会亲自去。”叶修回答。


“辛苦了,”楚云秀说,目光在叶修身上停留了片刻,忽然又道,“抱歉我实在忍不住想问问……你和张佳乐,到底什么关系?”


“你觉得呢?”叶修反问。


“反正不是一般的好朋友,感觉得出来。连今天中午做的菜,都明显是合了他的口味的。”楚云秀嘟囔。


见叶修选择沉默,楚云秀接着说:“没关系,不是很明显,我猜小周应该没看出来。”


“楚导演如此心细如发,合作肯定很顺利。”叶修不咸不淡地说。


“……你放心,我对你并不带有男女之情。作为一个女性,我很欣赏你这样的男性;而作为一个导演,虽然从不拍喜剧,但也是希望爱情故事能够圆满的。总而言之,如果是失而复得,就好好珍惜。作为一个外人我今天似乎说的有点多……如果失言请不要介意。”


“没事,多谢。”这次叶修回答得很真诚。


“还有啊……别叫我楚导了,我们第一天认识吗?叫云秀就好了。”楚云秀撇嘴。


“行行行,云秀,你看见前面那辆卡车尾部的滚滚浓烟了吗?麻烦你把车窗关上可以吗?”


评论 ( 6 )
热度 ( 18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