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全员粉,极度杂食,张新杰脑残粉,喻吹。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叶乐]荒原与黎明(10)

(1)   (2)   (3)   (4)   (5)   (6)   (7)   (8)   (9)


“我去,是不是全世界都知道了只有我不知道?”黄少天把酒杯重重地砸在桌上,“连昨天文州被逼着去相亲都可以碰到王杰希和苏沐橙约会,就我愣是一点也没看出来他俩有戏?!”


“傻这种事,也不能全怪到你身上。看开点。”叶修一脸高深莫测地安慰。


“你也是昨天才知道的吧?”韩文清忽然冷冷地插话。


黄少天拍桌哈哈大笑,“看你还敢在小爷面前装逼!也不过如此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妹妹被拱了的感觉怎么样啊怎么样是不是超好超级不想再和王杰希做朋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嗤笑着吸了口烟,“老韩啊,早一天也是早,就像销售量多一本也是多,兴欣排名第一的事实毋庸置疑。”


“你不要回避黄少天的问题。”张新杰冷静指出。


“省省啊,今天聚会不是为了说这个的。等王大眼来你们就知道了。在此之前,大家可以深八一下喻文州相亲的事。”叶修说。


喻文州眼看战火燃烧到面前,兀自岿然不动不紧不慢地喝一口酒,微笑:“为了拒绝我妈,我已经告诉她我喜欢男人了。”


黄少天吓得喷出一口酒,拍着胸口咳嗽半天,“阿姨真的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吗……不过再出格也比不上伪造性向这事儿啊诶哟妈哟。而且我的朋友们都变成了基佬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叶修看着满脸生无可恋的黄少天,笑着问了一句:“都?”


黄少天的表情僵硬了片刻,而喻文州的视线也同时投过来。


“文州是真是假我不知道……但是你……”黄少天欲言又止。


叶修平静地和喻文州对视,没有接黄少天的话。气氛顿时有些诡异。


“抱歉,久等了。”王杰希的声音适时响起,化解了有些尴尬的场面。


众人抬头看去,发现王杰希身后还跟着一位身材颇高的男人。


“你们好,我是方士谦。”不等王杰希介绍,那人已经自觉开口,笑容得当。


在座的除了叶修和已经回想起来的张新杰,每个人的表情都非常微妙,尤其是黄少天,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喻文州最先反应过来,站起来伸出手,“音乐天才,久仰大名。我是喻文州。”


黄少天看着方士谦和喻文州流畅自然地握手,终于有了反应,“我去!方士谦?!是那个方士谦吗?!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早就退出乐坛金盆洗手了?!”


叶修投去鄙视的目光,“什么垃圾用词。”


方士谦毫不介意地在叶修和张新杰中间的位置坐下,一边对张新杰说,“你上次在我店里拍的照片很不错,我很喜欢你的风格。”


张新杰点头,“多谢欣赏。”


王杰希笑着找个位置坐下来,说:“今天就是想和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新朋友,算是志同道合,士谦也很想认识各位。”


“朋友啊,买书打折么?”叶修问。


方士谦瞥他一眼,“想太多。”


“搞音乐的怎么这么吝啬,亏你还是我的书迷。”叶修说。


“得了吧,说真的,要不是我认识孙哲平,你俩今天会请我过来?”方士谦冷笑。


听到这三个字,每个人的动作都停了一停。黄少天皱眉,“什么?”


方士谦和叶修要了根烟点上,才道:“这些年,孙哲平一直在加州,负责撰写文艺评论。过得挺不错的,至少比在国内和刚去美国的时候好得多。”


“你们很早就认识?”韩文清问。


“不,是在一个脱口秀节目上认识的。算是半个朋友。”方士谦说。


林敬言犹豫着问:“那他……还会回国吗?”


方士谦沉默了一会儿,反问:“你们希望他回来吗?”


黄少天一直在无意识地转着手上的玻璃杯,听到问话立刻开口,声音却有些低沉:“在哪里都好,如果回国会给他带来痛苦,不回来是最好的。的确是会想他的啦……总会想起很久之前大家还在一起的日子,但是毕竟都是过去了。如果不是……如果不是……”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如果不是那么幼稚那么冲动无知,坚信故事里正义必胜的狗屁道理,又怎么会有后来那么多的放不下看不开。


年轻时的梦永远是拿来幻灭的,告诉你什么才是成王败寇。也许根本不是正义必胜,而是胜者才有宣称正义的资格。


方士谦仰头望着深紫的天空,忽然说:“这不足以构成逃避的理由。所以我想他们都会回来的,据我所知,繁花血景没那么软弱。”


“你的意思是……张佳乐也……?”林敬言察觉到了他话里的两重含义。


“这个么……”方士谦噙着一丝笑看了一眼叶修,“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这话明摆着你什么都知道好不好?还故意把战火转到我身上?叶修冷静地看他,在心里默默地抽了方士谦一巴掌。


“没想到你这么记仇。”叶修笑了笑。


方士谦知道他指的是他擅自查出了方士谦和孙哲平有联系的事,一时间也不好回应,索性转头和张新杰讨论摄影,把林敬言等人的目光留给叶修。


叶修靠在椅背上安静抽烟,假装没看见众人探究的眼神。


清晨的霸图工作室里全是早起加班的人。由于副社长在例会上痛陈熬夜的十大危害,宣扬多熬一天少活二十年的理论,众人掰着手指计算为数不多的寿命之后,决定遵循社内规定,晚上十一点准时睡觉,改成早上六点起来加班。


在这一问题上根本插不进话毫无发言权的工作狂韩社长在那个时候非常后悔招进了张新杰这种人形日程安排表。


但是他不会预料到,他还可以招进一个总是忘记保存导致辛苦编辑好的内容总在突然死机之后烟消云散的幸运儿。(并没有)


由于去年某责任编辑跳槽,导致岗位空缺,年初霸图刊登了招新广告。


负责这次招新工作的林敬言原本天真的以为这个工作十分简单,然而当他被埋在一堆无用的简历中间时他终于感觉到了世界的恶意。


请问学过拉丁舞这种特长和编辑有什么关系???那个学临床医学的你为什么要把简历投进来???我们发的是假的招聘广告吗?!


“现在大学生就业困难啊,前辈你看开点,别气坏自己。”白言飞百忙之中抬头安抚了一句。


林敬言默默地将一沓简历丢进垃圾桶,留下的几份还算合格,正准备电话联系让他们过来面试,宋奇英忽然推门进来。


“社长,有人说要见你们。”他说。


“是谁?‘我们’又包括谁?”韩文清皱眉问。


“他说……是故人。”宋奇英挠头。


张新杰有些了然地放下笔,“我似乎知道是谁了。”


门再次被推开,来者提着包走进来。蓝色毛衣,灰色风衣,除了剪短了的头发和略有些瘦削的脸,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变化。


“我来应聘,还收人不。”他说。


韩文清回头问林敬言,“招到人没有?”


“没呢。”林敬言回答。


“牧云收拾一下新杰旁边的桌子。老林那几份简历不用看了。”韩文清干脆利落。


秦牧云应了一声,立刻去清理桌面。韩文清、林敬言、张新杰都在看着张佳乐,张佳乐也淡定地一一回看,在看到张新杰的时候忽然破功,噗嗤地一声,哈哈大笑起来。


“我是不是进了假霸图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敬言走过去一把抱住他,一拳打在他肩头,笑骂:“长能耐了啊,还知道回来。”


张佳乐笑得开心,带起了眼角浅浅的笑纹,“老韩,我这算是走后门啊。”


韩文清转头回到座位上敲键盘,表示不予理会。林敬言嘲笑,“实话告诉你,你这顶多是试用期,看你这表现很有可能明天就会被解雇。”


“切,我跟你说,到时候业绩被我压下一头不要跪着求我帮你跟老韩求情让你留下。”


林敬言呵呵了一声,“诶呀我好怕啊张佳乐大大。”


张新杰笑着对张佳乐说:“欢迎回来。”


张佳乐眨眨眼睛,“是不是超想我。话说我名声这么臭是不是又要拖累霸图了。”


韩文清冷冷地说:“你现在立刻工作,恐怕还能抵消一点。”


张佳乐不情不愿,“我才刚来不到十分钟,就开始使唤我!”


韩文清没说话,看了他一眼。


张佳乐二话不说放下包打开电脑,在韩文清爱的凝视中手速达到顶峰。


多少年过去了,这个眼神,还是这么他妈的吓人。张佳乐腹诽。


苏沐橙把手机递给叶修,屏幕上的文艺版头条显眼瞩目。


『张佳乐回归加入霸图?!昔日诺言是否作废?』


“哗众取宠。”叶修四字评价。


“逻辑有点可笑啊,”苏沐橙说,“编辑与封笔本身就不冲突,哪来毁诺之说。他们也不用这么急着为将来可能的复出做抨击的铺垫吧。这里还说张佳乐从你东山再起的经历里得到了灵感,也拙劣地模仿你搞个杂志社来做非虚构文学……话说东山再起不是个褒义词吧,这媒体的水平也能头条,恐怕还是竞价排名。”


叶修翻了翻评论,啧啧两声摇头,“又是水军,果然没完没了。”


“不过霸图方面的回应倒是很强悍,张新杰直接来了一句‘我们招什么人与你们无关,工资又不是你们来发’,居然就这样堵住了媒体的嘴。”苏沐橙说着,自己笑了出来。


“看来霸图哥几个刺头的形象给媒体很大心理阴影啊,”叶修也笑,把手机还给苏沐橙,“不过就凭张佳乐这画风,我看不出两年《征途》就得停刊,这是喜事啊,待会儿可以让包子点串鞭炮庆祝一下。”


冬末春初,天气捉摸不透。


而黄少天选择的请客地点竟然在室外,更令人捉摸不透。


风还是有些喧嚣的,至少叶修那根烟点了半天,愣是没点上。喻文州看不过眼,把自己的zippo防风打火机递到他面前。


“回来就好。”黄少天叹了口气,眼圈有些红。


“你这样子,活像我妈。”张佳乐笑。


“怎么了我觉得我最近是幸运小天使啊,前几天晚上刚提到你今天就回来了,”黄少天拍他的头,“不过从今天这顿饭开始到现在整整半个小时过去叶修你居然没有半点表示啊!今儿嘴秃噜了?今儿咱四个人吃饭全程就我在说说说,咋回事儿啊久别重逢你们都不高兴一下的。”


叶修勾着丝笑,“我和文州都挺高兴的啊,是吧文州。”


喻文州配合地笑了笑说:“我当然高兴。”


主语是不是被偷换了啊喻文州。叶修对喻文州使眼色。


喻文州保持微笑目不斜视,往张佳乐碗里夹了块排骨。


张佳乐清了清嗓子,举起手边的rio瓶子,“这么着吧,庆祝我回来,干杯。”


四个人的酒瓶碰在一起,丁零当啷,敲得叶修耳膜有点痛。他抬眼看过去,张佳乐也看过来,四目相对,愣是没从对方眼里看出半点不寻常的味道,正常得就像是久别重逢的朋友。


“刚才一直忘了说,欢迎回来啊。”叶修笑着说。


“哟你也会对我说这句话,谢谢啊。对了我也忘了说,有我在,兴欣以后别想第一了。”张佳乐语气轻快得刻意,笑容却很正常。


“是不是所有的前任重逢都是这么尴尬的。”黄少天小声和喻文州咬耳朵。


“我没有前任,不知道。”喻文州冷静。


“我擦,早知道就不叫上叶修了这也太尴尬了。”


“别急,我想到办法了。”喻文州挑着眉说了一句。


张佳乐发誓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他死都不会和喻文州结交。


当他被喻文州忽悠到坐上叶修车子的副驾驶座上时这么想着。


“你住哪儿?”叶修问。


“和你住的地方隔条街的那个小区。”张佳乐说。


“我记得从前你那房子卖了不少钱,这些年满世界浪都给浪没了?沦落到租房子的地步。”


张佳乐下意识地重复摁开手机电源键,看了眼时间又关掉的动作,良久后答道:“房价涨得快,货币全都贬值了。”


叶修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不咸不淡地“哦”了一声,踩了一脚油门加速。


到底是不说话冷场比较尴尬,还是说了话不知道怎么回答更尴尬,没关系,反正他们都试过了。


张佳乐自己先受不了了,撇了撇嘴做出一副大爷的表情,“我说我们好歹也有那么多年交情,这样说话好累啊。”


“我不是刚才饭桌上叽叽喳喳的那位,实在找不到更多话题。”叶修坦诚。


张佳乐有点郁闷地看窗外,“我也找不到……”


“你的摄影技术,有很大进步,尤其是沙漠的那几张,明暗把握得很好。”叶修忽然说。


张佳乐答道,“是吗我也觉得,那几张可是乐爷我的得意之作,穷尽生平所学啊。”


“消失一趟还能有技术加成buff啊,下次我也试试。”叶修说,声音有些低。


张佳乐却转头看了他一眼,抿着唇,片刻后开口道:“你不是每年都会去么。”


旁边的人没有再回答。张佳乐的背始终紧绷着,除了前方夜幕之下川流不息的车流与人潮,目光几乎无处安放。


十几分钟的车程称得上是一场酷刑,总之看到自家小区门口的瞬间张佳乐简直要脱口而出一声“阿门”。


他道了声谢,下车后顺手把车门带上,叶修忽然把车窗摁了下来,看着他说:“张佳乐,晚安。”


这句话为什么如此熟悉。


晚安……晚安。晚安。


张佳乐只觉得心脏像被什么东西揪得生疼,刚刚缓过来的窒息感再次涌上来,将他淹没。


而从叶修的眼睛里,什么都看不到。


他终于想起来,这好像是他们分开之前,他对叶修说的最后一句话。


评论 ( 5 )
热度 ( 19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