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叶乐]荒原与黎明(9)

(1)   (2)   (3)   (4)   (5)   (6)   (7)   (8)

 虽然没有料但是!我要不要脸的打王橙tag了!!!

————————————————

“这是什么?摄影展?”


张新杰点头:“没错,是我的个人摄影展。”


“这玩意儿不是对公众开放的么?”叶修晃了晃手中精致的邀请函,“这个东西拿来做什么。”


“显示你的尊贵身份还不行么,收下就好,哪来那么多废话。”张新杰说。


“哟这个语气,很像老韩,真是潜移默化。”叶修摸下巴。


张新杰表示不想理他。


“好,明天必到。”叶修笑着把邀请函塞进外套口袋里。




张新杰是个绝对理性的人,但他的摄影风格却极尽的剑走偏锋。毕竟是纪实记者,这样的风格也不足为奇,难得的是他观察世界的角度十分独到。


场馆挺大,不过不是张新杰一个人占满,他和一个同为摄影师的朋友每人各占了一半。场馆设置十分考究,符合张新杰一贯的作风。不同主题的照片都有精致的屏风与转角不断隔开,照片整齐地挂在墙上,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布局的合理与严谨,成功地让每张作品有足够观赏的空间,同时不会有审美疲劳。


这些照片千奇百怪,有遗落在废品回收站的废弃书稿,有海里一片黑暗只有气泡的水,有死在枯树下的猫,还有法院门外静坐闹事的农民们各异的表情,还有背着二胡拿着空碗从天桥上走下去的所谓“盲眼”流浪汉。


摄影主题都不宏大,甚至小得不能再小,却给人不同层次的触目惊心。


但是如果耐心寻找,并不是不能发现张新杰犀利作品中的温柔细腻。


譬如上期《征途》的封面,叶修拿着《猎寻》的柔和侧影,还有构图严谨的天主教堂,穿着白色婚纱的幸福新娘,以及在太平洋上行驶的船和铺满阳光的船舱,或者是逆光而行的模糊旅者。


也难怪张新杰身为霸图杂志社的副社长,居然要经常亲自操刀上阵,实在是实力太强,有那么一丝无可替代的味道。



和叶修同来的唐柔并不熟悉张新杰,但是艺术素养极高的她在这样的陌生中或许能体会到别样的震撼,因此他们两个一起才欣赏了不到十分钟,步调就已经不在一个节奏上了。


唐柔发现自己比叶修走得慢,也不急着赶上,反正场馆就在这,还能走丢了不成。


于是她慢悠悠地看完了一个部分后转弯,一不留神与迎面走来的人撞了个正着。


那是个陌生的男人。戴着墨镜裹着围巾,几乎遮住了整张脸,撞到了唐柔后赶紧低声道歉。唐柔说没关系也是我不小心,叶修却恰在这时候绕了过来。


叶修看了那个人一眼,转头对唐柔说:“刚才不是说想和新杰聊一聊?他现在闲下来了,一起过去吧。”


唐柔笑着说好,对那个男人笑了笑就和叶修一起离开。


转弯的时候叶修的目光不经意地扫过那个人,他正背对着他们,站得笔直。



叶修对和张新杰聊天这种事毫无兴趣,而且他并不是专业摄影师,索性留唐柔和张新杰一边喝茶一边相谈甚欢,他踱步回展厅里继续闲逛。


他百无聊赖地研究这地砖的颜色和灯光的反射效果,随意地逛到了一处较为隐蔽的只挂了两幅照片的过道旁边,没想到一抬头,就看到了刚才和唐柔撞了一下的那个男人。


脚步几乎不受大脑控制地自觉停止。


而他依旧背对着他。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但是常识告诉我们,辨认一个熟悉的人,很多时候背影比正面还要可靠。


叶修这才有机会好好看清他现在的样子。灰格羊毛围巾,黑色毛呢大衣,乌黑干净的头发剪得不长不短,但已经没有了扎成小马尾的长发。


还有笔直的站姿,插在口袋里的双手,匀称流畅的身体线条与修长的腿,略扬起来看照片的头。


灯光幽暗昏惑,暖气也没有过多照顾这个小角落,让人不由自主地觉得寒冷,觉得仿佛,少了点什么东西。


也许真的只是这个冬天太冷了,叶修想。


于是他仗着这个毫无逻辑的理由走过去,在那个人回头之前从后面将他一把抱住,一手环着那个人的肩,另一只手环着胸口,下巴搁在他肩头,脸颊贴着有点扎人的羊毛围巾。


他感觉得到他抱着的人瞬间的僵硬与颤抖,以及良久之后却也渐渐地放松和平静,肩微微松下来,几乎把全身的重量都交给了身后的叶修。


叶修加大力道抱得更紧,围在那人胸口上的手能感受到心脏的不正常跳动。那个人抬手把围巾拉下来一点方便呼吸,明显是被抱得喘不过气,连呼吸都分外的沉重压抑。


仿佛深海中溺水的鱼。



晚上他从兴欣徒步走回公寓,挺远的路,不过他正好当成散步。


路过那家书店时竟然还没有关门,方士谦在书架旁整理新书。


叶修走进去,方士谦回头看到是他,也不怎么惊讶,只问:“想挑什么书?”


叶修随手摸了一把架子上新书崭新的塑料膜,忽然说:“王杰希知道你回国了么?”


方士谦转过头继续摆书,语气平淡:“我没告诉他,也不知道他是否察觉到了。”


“毕竟是老朋友,连个招呼也不打,不太好吧。”叶修说。


“你不认为,人生就是要偶遇才有趣么?”方士谦回道。


“你们搞音乐的人,还真是重视浪漫。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叶修笑了笑,“不过我真的没想到,我有机会从你这里得到孙哲平的消息。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说来听听?”


方士谦手上的动作停了一停。


“你和王杰希在这方面很像。我是说,挖人老底和窥探人心。”他冷笑。


叶修却仍旧笑脸相对,“当然,我们可都是在那样的院子里长大的。有机会的话我还可以给你介绍喻文州和张新杰,他们也是此道天才。”



 

2月14号那天是叶修获奖作《千机》的签售会,对这一天是什么日子,叶修真是一点概念也没有。


直到他在签售时频繁见到手里捧着花的卖花姑娘和手里捧着花的姑娘,以及掏钱买完书还要掏钱买花的男性读者。


天可怜见,他怀疑陈果帮他选这一天签售的目的很简单,街上人多,卖得多,多么实诚的姑娘啊——至于他最近忙着和楚云秀签订版权转让之类的电影相关合同导致他忙得不可开交的这件事,陈果显然没有考虑。而他讨厌这种人多的活动的心情,兴欣诸位自动忽略。


出于同为单身狗的同病相怜,签到手抽筋还要接受女粉丝时不时的拥抱这样的状况,他大方地忍了。


签着签着一本书被翻开扉页递过来,“叶修大大,签个名啊。”声音十分耳熟。


叶修头也没抬,签完名字之后在旁边画了一个0_o,冷静地叫“下一个”。


王杰希无奈地绕了一大圈,在叶修旁边搬了个凳子坐下。


“什么时候结束?和楚导演的约见在1点整,作为男士,不该迟到吧。”王杰希说。


“知道了,御用律师。我这不是太受人欢迎,脱不开身嘛。”叶修说。


王杰希冷笑了一声,在旁边翻看起《千机》。


等人群终于散了,叶修瘫在椅子上呼出一口白气。王杰希把表递过去,示意他已经12:30。

“如果是张新杰,现在已经到了。”叶修说。


“那么你打算在这里孵蛋么?”王杰希反问。


叶修站起来,“我们该做的是祈祷不堵车。以及,王大眼,你的语气使我想起了一个熟人。”




“如果你觉得没问题,我也没意见。原著部分的一切删改,我都会先和你商量。”楚云秀说。


“没问题,毕竟电影与小说如果完全一样而不知变通,也并不是好事。我相信楚导演的能力。”叶修爽快同意。


王杰希将两份合同和签字笔推到他们面前,“签字之后,违约按合同赔偿,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叶修和楚云秀干脆利落地签字。楚云秀主动伸出手,“叶先生,合作愉快。”


叶修也伸出手轻轻握住她的手指,说:“合作愉快,楚导。”


从商谈的咖啡馆回到各自的工作地点也有一段路程,叶修坐在副驾驶座上,划着手机刷微博。


王杰希打方向盘看后视镜,顺边瞥了眼叶修,说:“楚云秀似乎很欣赏你,是对异性的那种欣赏。”


叶修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能得她这样的人垂青,是我的荣幸?”


“这么勉强啊。”王杰希说。


“如果作为知名导演与合作伙伴,她完美得无话可说;但如果是出于我对女性的欣赏角度,她更适合做朋友而不是更进一步。当然,个人意见,我知道你们直男有很多人喜欢这种类型。”叶修答道。


王杰希沉默半晌,“我觉得,我问一个只能和女人做朋友,和男人谈恋爱的人这种问题,很像一个傻逼。”


“知道就好,所以你能好好开你的车么?”叶修说。


忽然王杰希把车停在路边,说,“等我一下,我买点东西。”


叶修看着王杰希下车走进路旁的一家装修精致的花店,名字很眼熟,他想起来黄少天似乎提过那家店的花价格不菲。


王杰希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捧着一束清新的蓝色多瓣花。


“情人节,有约会?”叶修随口问。


王杰希笑而不语。


叶修看着他换挡发动,也笑了笑说,“我没猜错的话,是苏沐橙?”


王杰希这才停下来转头看他,并不掩饰眼里的探究意味。


叶修叼着根没点的烟,说:“你今天用了香水,实不相瞒,是沐橙托我买的,味道很独特,我不会记错。现在看来,倒很衬你。而且你选择了她最喜欢的矢车菊,而不是俗气的玫瑰,想来你们这段关系持续很久了?”


王杰希颔首,“你是个细心的好哥哥。本来还打算瞒你一段时间。”


“21世纪了还流行地下恋情啊,你们也是很复古,整得我像个封建家长包办婚姻似的,这也要瞒着我,”叶修说,“不过我就说嘛,你这么无聊透顶的人怎么会特地来排签售会的队逗我玩,她建议的吧。”


王杰希勾着嘴角,车里弥漫着矢车菊若有若无的清香。


“你知道了吧,张佳乐回来了。”他说。


车子迅速发动,往前开去。叶修垂下眼帘,将情绪隐在了睫毛之后。


评论 ( 19 )
热度 ( 20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