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全员粉,极度杂食,张新杰脑残粉,喻吹。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叶乐]荒原与黎明(7)

(1)   (2)   (3)   (4)   (5)   (6)

“我就这一床被子,分我点儿成吗?鸠占鹊巢也得适可而止啊。”叶修洗完澡出来,看着裹着被子缩在床角昏昏欲睡的张佳乐,有些无奈。


张佳乐嫌弃地翻个身,任由叶修掀开被子把他圈进怀里。


“你和嘉世什么时候掰?”张佳乐睁开眼睛问。


“明天上午,一拍两散。”叶修答。


“想不到你在嘉世倾注了这么多心血,也有今天。”张佳乐嘲笑着,想努力勾出一个轻蔑的笑,却僵硬得像在哭。


叶修没有反驳,伸手抚平张佳乐皱着的眉,良久也只是笑了笑,“没有谁比谁好过的,张佳乐,尤其是想要坚持自我的人。”


张佳乐沉默,叶修话语里意外的温柔和悲哀让他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只能默默感叹一句这果然是一个根本不按套路出牌的夜晚。


“对了,”张佳乐终于找到了话题,“那碗泡面……”


“凉了,倒了。”叶修冷静地。


“……what?我都一天没吃饭了你把我唯一的晚餐倒了???”张佳乐愤怒地跳起来要揍叶修。
结果扯到了下半身的神经,刚才被叶修那啥后用力过猛的后遗症一点都不含糊地把他打趴,于是只能瘫在叶修身上倒吸冷气。


叶修略带歉意地揉了揉哀嚎的张佳乐,“呃……这么严重?”


“你指的是什么?倒了泡面还是操了我?”张佳乐有气无力。



叶修震惊于这句话的直白,心想不愧是张佳乐,一般人还真说不出来。脑袋当机了一会儿又把他拖回怀里,安抚地吻他的嘴角,“那我……再去煮一碗?”


张佳乐抬眼看他,向来澄澈的眼睛忽然给了叶修深不见底的感觉。


他摇了摇头,“算了,这么晚了,多麻烦。而且我想和你说会儿话。”


叶修没有多问,只说:“好。”



“我刚才就想问,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喜欢你的。”张佳乐忽然瞪他。


叶修“呵呵”了一声,笑而不语。


张佳乐捞起他的手,摆出凶恶的表情,作势要咬,“你说不说!”


叶修配合地露出讨好的神色,“好好好我说,把我的手放下。”


结果张佳乐把叶修的手拉到嘴边,笑着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指节。眉是扬起来的,眉眼间仿佛又流淌着年轻时的神采奕奕,鲜活明亮,让叶修瞬间失神。


怎么能这么好看呢,张佳乐。让人如何舍得放手。


“你真要我说?”叶修笑,眼里映着的只有他一个人。


“难道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情?”张佳乐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不可告人嘛倒没有,因为我知道的时候别人差不多也都知道了。”叶修说。


“……卧槽?谁?”张佳乐惊恐。


“你放心,也没有很多人,我想想啊,也就是王杰希、张新杰、喻文州、林敬言……”


“卧槽……别说了……”张佳乐痛苦地把头埋进枕头里。


“就这么明显?!”张佳乐又不信邪地把头抬起来问。


叶修摊手,“实不相瞒,真就这么明显,不信你去问他们。”


“妈的。”张佳乐闷在枕头里咒骂了一句,想着王杰希喻文州张新杰几个人精肯定一开始就看出来了,就一阵丢脸。


其实如此直白坦荡的人,怎么可能藏得住事儿,从头到尾,眼神动作都懒得掩饰,稍有点脑子的恐怕都看出苗头了。


其实要掩饰什么,对张佳乐而言也并不是难事,但是面对叶修,他从来都觉得自己没有掩饰的必要。


“喜欢我有这么见不得人?”叶修一脸复杂。


“没有!”张佳乐继续闷着说。


“哦……”叶修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其实,乐你害羞了吧。”


“滚!”


叶修揉一把他的头发,“没事儿,我不嫌弃你傻,真的。”换来张佳乐又一阵“滚滚滚”。


“叶修。”张佳乐忽然把头转向他,又是那个让人看不懂的眼神。


叶修没有回应,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晚安。”张佳乐说。


“晚安。”叶修答。


懒得去想突如其来的晚安代表什么,懒得去管张佳乐的眼神又代表着什么。人生哪里有这么多可揣摩可猜测的,又哪来这么多试探和权衡。心知肚明,也便罢了。



次日叶修被夺命闹铃闹醒,几乎没怎么睡的人火气总是异常大。


但是今天不同往日,他必须要准备好舍弃一切,重新来过。


嘉世,《一叶知秋》,陶轩,还有……


出门前他回到床边低头看还在迷糊睡着的张佳乐,有点想说什么,看了半天,手指抚了抚他的眉心,始终一言不发。


他拿起钥匙转身离开,没有再回头。


能说什么呢,早安?谢谢?我爱你?


还是再见了。



解约手续还算顺利,王杰希状态很好,还成功帮叶修低价要回了《驱邪》《画地为牢》等作品的版权,违约金也成功减半。


协议达成,双方签字。


陶轩看着叶修,说你记不记得从前我们深夜审稿改稿赶工的日子?


叶修的表情隐在缭绕的烟后,说,陶轩,如果你记得的话。


陶轩拿起笔,潦草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把笔扔回桌上。


也许商业化是这个时代的必然,也许最后败逃的会是坚守自我的叶修而非在物欲横流里迷失初心的陶轩。但是叶修不可能妥协。


正如为了抗争丢掉一切的孙哲平和张佳乐。每个人都有必须要追求的至死方休的东西。


道不同不相为谋,仅此而已。后来叶修面对官方采访时,只回答了这一句话。



王杰希看了一眼天色,又看了一眼腕表,“你一天不回家,真的好么。”


叶修坐在张新杰的办公桌前,无聊地玩着手机,“老林还没有把材料给我,新杰都没赶我走,你再等一会儿。”


王杰希无奈,“我的时间很宝贵的。”


“那要不你下次再去我家要那份资料?”叶修说。


“……”王杰希认命地找了个位置坐下。


谁让他明天就要用这份资料,上周还手贱地落在叶修家,落了还懒得绕道去拿,只好百无聊赖地陪叶修在这儿瞎等。


“你跟老林要的这份材料才是真的无关紧要吧,你非得这个时候拿?”王杰希叹气。


“来都来了,你让我这时候走?”叶修说。


“张佳乐在你家吧。”王杰希忽然说。一直低头工作着的张新杰听到这句话,下意识抬头看向叶修。


“怎么了?”叶修反问。


“没什么,问问而已。”


林敬言匆匆忙忙走进来,把一个U盘给叶修,“都在这儿了,你回家看看,没有漏的就行。”
叶修接过U盘塞进外套口袋里,“谢了啊老林。”


说完他站起来和张新杰林敬言道别,招呼王杰希离开。



叶修跺亮楼道里的声控灯,翻着公文包找钥匙,东西有点多找了半天没找到。


王杰希说:“为什么不敲门?”


叶修拿出塞在文件缝隙里的钥匙,看了他一眼,一边开门一边说:“王杰希,不要明知故问。”


屋子里一片漆黑,叶修拍开灯,王杰希走进去,目光停留在茶几上压在水杯底下的字条上。


叶修拿起字条,王杰希也走近了去看。


『我必须离开,去找我应该走的路。我和你是不一样的,但是谢谢你,叶修。
珍重。
                                                                        张佳乐 字』


字迹干净清晰,绝非临时起意。


“你早就知道他会走。”王杰希说。


叶修把纸条揉成团,扔进垃圾篓里。


“他根本就没想过要瞒着我。昨天晚上他说了百八十遍‘我爱你’,不可能是为了证明真实性,只可能是担心以后没有机会说,闷在肚子里怕憋死自己。”


王杰希沉默了很久,才说:“所以你今天一直在拖延时间。不过叶修,说真的,我没有想过你也会有选择逃避的时候。”


叶修把王杰希的材料翻出来,放到他手上,“别管我了,你走吧。”


少见的疲惫。


王杰希走之前还是拍了拍叶修的肩,说:“这辈子有一个这么上心的人,对你来说实在太不容易,忘不掉也罢,不要让自己太为难。”


叶修挥手示意他赶紧走,却也是难得地有些感动,说:“放心。”


而窗外又飘起了雪。


叶修以及所有人都忘不了那个冬天异常大的雪,还有所有破碎消失的年少轻狂与一厢情愿。


如同行走在夜晚寂静而残忍的荒原。


————————————————————
回忆杀结束!

写这么久了,忽然想写写感想。
我觉得叶修和张佳乐,无论是原著还是大量的粮食,都有一个特点,他们从来不曾并肩作战,但是他们从来都在并肩而战。
因为性格不同,经历不同,他们的选择也总是相差很大,他们不会选择在一个战队,张佳乐赌不起,而叶修又太无所畏惧。但是他们始终都非常地理解、尊重并且感佩对方,他们都在与命运抗争,且一路走来,从来都不曾后悔。而正如我最喜欢的叶乐文手希风大大所写,不后悔,是一大幸事。
喜欢叶乐的理由很简单,我觉得他们这样的人在一起,吵吵闹闹,真的很开心。而张佳乐的浪漫让他永远保持着活力,像是一本读不完的书,也像是荣耀,叶修一辈子都不会觉得腻。
他们都会幸福的!
以及……接下来……我在chapter1之前写的声明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有一对cp,叫,王橙……
就是一个,发小把妹妹这颗滴翠的白菜拱了的故事。(不)

评论 ( 11 )
热度 ( 21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