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全员粉,极度杂食,张新杰脑残粉,喻吹。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叶乐]荒原与黎明(1)

『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挨着饿歇斯底里浑身赤裸,拖着自己走过黎明时分的黑人街巷寻找狠命的一剂,
天使般圣洁的西卜斯特渴望与黑夜机械中那星光闪烁的发电机沟通古朴的美妙关系,
他们贫穷衣衫破旧双眼深陷昏昏然在冷水公寓那超越自然的黑暗中吸着烟飘浮过城市上空冥思爵士乐章彻夜不眠。』
 ——艾伦·金斯堡(Allen Ginsberg)《嚎叫》

——————————


注意事项:
1.原著与不知道有什么用的最终解释权属于蝴蝶蓝。
2.cp:叶修x张佳乐,自由心证的孙哲平x方士谦。排雷。
3.设定:文学艺术类。叶修张佳乐都是作家,其他人设文中可以找到。由于没什么人生阅历,也是这方面的门外汉,如果有从事相关工作的大大看到错误,别客气,尽管骂我,我一定改。
4.与标题不符的辣鸡文笔和没有ooc怎么活的作者。
——————————————————————————


“叶修,去买早饭,”陈果将钱包甩给他,“我的,小唐的。”


叶修披上外套,揣好钱,颇有些无奈地迎上杂志社外扎人的北风和飘雪。


大清早过来加班,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四份蟹黄包,三分生煎。”


“豆浆要吗?”


“三杯吧。”叶修掏钱包。


付完钱正要转身,一瞥间看到里间餐桌上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看样子早饭已至尾声。他走过去,敲了敲桌子,笑着问:“老韩呢?”


张新杰抽出纸巾擦好嘴,才慢悠悠地拿起座位旁边的尼康,“忙着审稿。下期专题还没拟好,我是出来找灵感的。”


“早着呢,你们就这么急?”叶修一边说,一边和张新杰一起走出来。


“未雨绸缪,也好过你DDL将近,要早起加班。”张新杰说。


这个人,还是这副样子,叶修笑了笑,没再理会。


叶修问着你上哪找灵感,张新杰说,也没什么目标,沿着街走吧。叶修就说,那正好顺路。


离兴欣不远的地方有一家刚开不到两个月的私人书店,店面挺大,装修宽敞大方,简约明了。这里并非闹市区,买书的人不多,难得店主从不刻意宣传,只是常见他独自坐在收银台钱看书。来选书的人或攀谈或询问,他也总是态度温和细心回应。


买早饭经过的时候店门还是关着的,现在却已经开门营业。店主依旧独自一人安然地读着书。


叶修停下脚步,看着店内正中的展示台上摆着今年的畅销佳作,周泽楷的《荒火》。左边是自己去年获世界奖的作品《千机》,右边是早些年张佳乐的代表作,《猎寻》。虽说都是优秀的作品,但是在流行文学盛行的年代,严肃文学毕竟不能成为吸引广大年轻读者的噱头。店主没有选择将流行作品作为宣传手段摆在正中,而选了这三部作品,也实在是有些特别。


因此连忙着摆弄相机的张新杰都不免抬头多看了一眼。


叶修一言不发地走进店里。雪已经停了,阳光透过稀薄的云层,倾泻在店外的雪地上,折出几分刺眼。


张新杰捕捉到了一丝不寻常,对他而言,是缪斯降临的前兆。


叶修在店内逛了一圈,还是走到了展示台前,伸手拿起了一本《猎寻》。凝视片刻后,他修长的手指碰上塑料膜隔着的,封面上的“猎寻”二字,似乎是无意识地,手指一笔一划地将两个楷体字描摹了一遍。新书纸页的独特香气透过塑料膜在空气里蔓延稀释,叶修略长的额发轻轻垂在眼旁。这样看去,背影不算挺拔,手里还提着已经冷掉的早餐。


阳光将将他手中的《猎寻》照了半边,裹上一层柔和的色彩,原本黑底白字的凛冽也被这层柔和弱化了许多,平添出几分鲜活灵动。


张新杰抬起相机,迅速地摁下快门。


店主只是饶有兴味地看着他手上的尼康,对他未经允许擅自拍摄店内的行为浑不在意。


张新杰倒是很快意识到了,赶紧对他道歉。店主也只是摆摆手,说没关系,不用删。


叶修走过来,说:“张佳乐的《繁花血景》,市面上已经彻底绝版了吧。”


店主看了他半晌,才说:“这是当然,他三年前封笔时发表声明,称其为'最愚蠢的作品',并表示不会再以任何形式出版,你不会不知道吧。现在还剩下的二手书,都炒到了天价。”


叶修沉默,良久笑了一声,没什么感情的笑。“好,谢谢,以及刚才我的朋友也麻烦你了。祝生意兴隆。”


两个人转身走向店外,忽然店主似乎是带着叹息声说,“你是叶修吧。”


叶修回头,“我是。”


店主合起手上的书,站起来递到叶修面前,说:“我这本是初版,你如果想要,就给你吧。”


叶修有些诧异,“我付不起天价。”


店主只是笑了笑说:“不必了,你如果非要给钱,就给我这本书的原价吧,它也就值这个价。”


叶修低头看着保存良好的书,淡蓝封面,张佳乐喜欢的正楷字体,作者,张佳乐&孙哲平。


叶修没有过多客气就接过来,把钱给了店主,道了谢。


“以及,作为你的书迷,我希望你能继续创作。”店主又说。


拿人手短,没办法,叶修只能说好。


走到兴欣楼下,叶修随手翻了翻手里的《繁花血景》,张新杰站在旁边回看刚才拍的照片。忽然叶修拍了拍他的肩,把书翻到扉页,递过去示意他看。


张新杰只看了一眼,就怔住了。


『x年x月x日,好友王杰希赠新年礼物。方士谦惠存。』


字迹龙飞凤舞,颇有气势。


“方士谦?是那个方士谦么?”张新杰有点惊讶。


“如果王杰希是我们认识的王杰希,方士谦就必然是那个方士谦。不过看样子,也没有别人会送人这种毫无情趣的新年礼物了。”叶修说。


张新杰认同地点头,“但是他竟然是方士谦,而且杰希竟然认识他。”


“方士谦为什么在这儿我不知道。至于王杰希,他什么人不认识,区区一个退出作曲界的天才作曲家,还算不上他的本事。也亏方士谦这些年比我还低调,我们都没认出来。”叶修说。


回到杂志社的时候早餐都要冻成冰了,怒气冲冲的陈果本来想抽他,无意间看到他手上的《繁花血景》,忽然就像被顺了毛的猫一样安静下来,啥也没说地把早餐放进微波炉里加热去了。

评论 ( 6 )
热度 ( 31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