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全员粉,极度杂食,张新杰脑残粉,喻吹。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林方]故园无此声

2016方锐生贺·故园无此声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纳兰性德《长相思》


文不对题预警。

————————————————

方锐不是N市人,全荣耀都知道。
方锐大大荣耀风格几经波折,荣耀之路坎坷不平,职业千变万化,巅峰期还玩个转型吓你一跳,而且吓完就跑真刺激。
不愧是猥琐流大师,理直气壮。

去N市之前,方锐是没见过雪的。G市没有雪,不只是全荣耀知道,全世界都知道。
那天晚上N市冷成了一个巨大的冷藏室,他和林敬言在打完比赛之后去吃夜宵,雪就这样飘了下来。
方锐一开始觉得脸上有点凉凉的,伸手抹了一把,摸到冰凉的水渍。他意识到了什么,抬头望去。
洁白的,晶莹的,纷纷扬扬的,钻进他的羽绒服领口,打在他脸上,惊艳了他的双眸。
“雪?”他转头问林敬言,眼睛亮亮的,鼻子冻得发红,笑容耀眼。
林敬言笑着点头。
“没想到是这个样子的啊……”方锐仰头看雪,声音很轻,充盈着惊喜。
林敬言把围巾裹紧了些,笑说:“下周打微草你就知道了,B市的雪和我们的很不一样。”
方锐静静地看着江南温柔细腻的雪,良久才轻轻呼出一口白气,说:“真好看啊。”
林敬言伸手接雪,也是良久才说:“喜欢就好。”
那不是他的故乡,却有着温柔的雪,温柔的秦淮河,温柔的法国梧桐,还有……温柔的人。
喜欢就好。

下雪的日子总令人感慨万千,毕竟有很多特别的日子发生在雪天。
譬如很久之后他听陈果说,叶修是在一个雪夜走进兴欣网吧的。陈果说,那一天,她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陈果说这话的时候兴欣在吃为叶修退役送别的晚餐。说完,她的眼眶就红了。
方锐想,他恐怕也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一年他和林敬言看的第一场雪。但那一天实在太普通。他并非心思细腻之人,又怎会将这样的日子牢记于心。
只有那种冰凉却又温和的触感,以及那第一眼的震撼——多么像那个人——是会被他烙在心上的。

坐上飞往苏黎世的飞机时,他的座位在唐昊旁边。
昨天晚上没有睡好,一上飞机就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方锐做了一个梦,梦见了雪,他可以瞬间断定是N市的雪,因为太过于熟悉,太过于刻骨铭心。清冷而晶莹,洁白而温润多么像那个人。
那个人。
那个人伸手接掉落的雪,却不晓得自己的身影刻进了谁的梦里。
方锐本以为他们会有属于自己的辉煌,不到巅峰也没关系,燃烧过就足够。
他知道他有一天会打不动,他也清楚他状态下滑之快。他本以为他的离开会在一个很普通很普通没有任何纪念意义的日子里,他会对他笑着说一声再见,然后什么也没留下,什么也没带走,干干净净,他会将他的背影放在心里好好珍藏。
后来他才知道,林敬言也是可以燃烧到不顾一切的人。或者他们其实都是这样的人。
他离开,他的确什么都没带走,但他留下了太多。在呼啸,在霸图,都足以载入史册。
他终于和他分道扬镳。他终于将他击败,他看着他用那么熟悉的笑容,说着谢谢,说着再见。
方锐庆幸自己人生里的第一场雪是和他一起看的。那个人笔直地立在N市街头的风雪中,灰色风衣,蓝格围巾。笑容清浅,说:“喜欢就好。”

醒来的时候耳边充斥着黄少天的声音,国家队队员们都已经习惯,多半戴上耳机不予理会,只有叶修不堪忍受拿起飞机餐里难吃的餐包的堵上了黄少天的嘴。
方锐斜眼瞄唐昊,只见他安安静静地看着杂志,忽然觉得十分难得。这个嚣张跋扈上天了的臭小子竟然也有如此文静(?)的一面。
他伸手拍了拍唐昊的肩,后者一脸莫名其妙地转头,方锐回以真诚(?)的眼神。
“小唐昊啊。”方锐一脸慈祥。
唐昊眉头都拧在一起了:“什么形容词,说人话。”
方锐不置可否地保持着微笑,说:“唐昊我问你哈,你在N市这两年,对N市的冬天有没有习惯?”
唐昊说:“恐怕没有,冷得我都感冒了三次。我还是习惯K市四季如春。”
方锐“啧啧”两声,“年轻人,冬天穿的少耍帅是会出事的知道么。”
说完他忽然问:“那雪呢?你觉得N市的雪怎么样。”
“雪?”唐昊想了想,“很好看。”
“好看吧,”方锐嘿嘿笑了起来,“我以前也讨厌N市的冬天,还是G市好,不冷。但是雪真的很好看。”
“那唐昊啊,你喜欢N市和呼啸么?”方锐又问。
“方锐你今天话好多啊。”唐昊不耐烦,一转头却看到方锐的脸上没有了嬉笑,取而代之的是严肃与认真。
唐昊垂眸合上杂志,几乎是无需考虑地说:“当然。”
他们在呼啸还是队友的那一年,方锐没有问过他这样的问题,也没有这样近距离地了解过唐昊。而也许现在知道也不算太迟,至少方锐明白了一点,呼啸交给唐昊没有走错。
他最终揽了唐昊的肩,两个人来了一张自拍发微博。方锐笑得很莫名猥琐,唐昊被迫(???)笑得很灿烂。
粉丝们齐声惊呼,呼啸现队长和前副队终于冰释前嫌了吗果然是真爱永恒啊。而方锐只是笑着对唐昊说了一句。
“喜欢就好。”

冬休期,方锐在家过完大年初一,坐上飞机就飞往N市。
无论如何G市才是他的故乡,在H市这一年也不是没有看过雪,但他就是想去N市看看。
他一直坚信,那里的雪是不一样的。
他坐在咖啡馆的靠窗位置看着大雪。过年没什么店开门,这家却不一样。他以前常和队友们来,店主是一个中年男人,不懂荣耀,却喜欢玩唱片,因此店里常年都能听到音乐。
离开的这一年多,他有多久没听到这样的音乐了。
店主一个人擦着咖啡杯,笑说:“你很久没来我店里了吧?”
方锐也笑:“换了工作,不在N市了。”
店主有些意外,却不多问,只说:“找机会回来看看呀,我开发了不少新的饮料呢。”
方锐点头应下,说:“好。”
他一直喝着咖啡,直到林敬言推开门,看到他。
“好久不见,方锐大大。”

他们站在天桥中央,倚着栏杆。方锐伸手接雪。
“老林,”他说,“你记不记得我第一次看到雪的时候?”
“记得,后来去B市打比赛,你还骂皇城的雪太霸道不像雪,和第一次看到王杰希的眼睛一样吓人一跳。”林敬言说着,笑出了声。
方锐自己也撑不住笑了起来,“让王杰希知道我就死定了。”
又说:“老林,你看我这么喜欢N市,是不是有点白眼狼。”
“方锐大大还担心这个?不符合猥琐流随遇而安的宗旨啊。”
“也是哦,”方锐往手心里呼气,“管他呢。”
“所以你和呼啸队长的亲切合影是为了表达你热爱N市投诚呼啸的决心?”
方锐怒拍栏杆,掉了一手雪。“你别污蔑我,我对兴欣衷心不二,若有异心甘愿叶修拿去当烟灰缸!”
林敬言嘴角抽搐,“你越来越浮夸了,方锐。”不过还是转了语气,轻轻说:“还是那句话吧,喜欢就好。”
方锐转头看他,眼睛亮亮的。
“喜欢,喜欢得不得了,真的,不骗人。”
林敬言低头,嘴角的上扬弧度清晰可见,很久很久。天桥上人来来往往,在方锐眼里全都成了雪中点缀,成了衬托这个人嘴角温柔笑意的幕景。
“我一直都知道。”他说。

END.

——————

方锐大大,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 ( 18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