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唯有再见是人生

2016.11.11江波涛生日快乐!迟到的生贺orz.
cp隐江周,不太明显,毕竟主角是九点水大大。

——————————————

他至今记得贺武经理找到他,宣布转会消息时,脸上那种释然又不舍的表情。那种表情似乎是中小战队的专利。
以至于他如今从轮回俱乐部走出来的时候,很想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脸上是否也有这样的表情。

他收拾好行李,坐上飞往S市的航班。即便是他,忐忑也是难免的。
伸手接过行李的人是方明华,他笑着拍拍他的肩,说:“小江,欢迎来到轮回这个家。”
江波涛笑得很灿烂,说着多指教一类的客气话。
直到他的目光转向周泽楷。
分明是如此俊朗飞扬的一张脸,脸上却是腼腆的笑容与欲言又止的神色。这样的神色,江波涛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到。于是他收起笑容,换成了温和的微笑,严肃又正式地伸出手。
“以后多指教了,队长。”
周泽楷犹豫片刻伸出手,轻轻握了握。手有点冰凉。
“欢迎,江。”他说,嘴角的弧度上扬了几分。
如今他收拾好行李,俱乐部里已没有周泽楷和方明华。最后检查一遍有无遗漏的东西时,他终是把床头的相框放进了随身的背包里。

轮回首冠那天天特别晴,G市的夏夜是热烈与澎湃的。
他们举起奖杯的时候世界都是灿烂的,镁光灯,相机的闪光,粉丝的尖叫,还有来自他们的对手蓝雨的掌声。
炎热与喧哗,成了那晚轮回队员们笑容的幕景。
载入史册。
他记得一年来辛苦的训练与复盘筹备,记得中途叶秋的退役与嘉世的出局,记得2000万的技能点交易,记得决战前晚在走廊上碰到周泽楷时他的笑容与与坚定眼神。他同样不会忘记喻文州脸上的萧索与蓝雨全队的风度,不会忘记黄少天发布会上那句“我什么都不想说”,不会忘记顶着压力输掉了全部的于锋痛苦的神色。
他都没忘。没有人比职业选手更理解这些感情。对自身努力的欣悦,对对手失败的叹息。都是荣耀。
如今他走出宿舍大门,往发布会现场走去。
联盟里早无所向披靡的剑与诅咒,新嘉世的年轻队长正势不可当,叶修功成身退名垂青史,百花在新双花的带领下亦创佳绩,于锋也于前几日便离开了这片战场。
他们曾是联盟里最年轻的象征,如今已然成为历史。昔日便已是老将代表的霸图,早已没有旧人。
他最闪耀的岁月留在床头那张夺冠合照里,里面每个人都笑得洒脱明亮,包括向来内向的周泽楷。

孙翔转会轮回的时候,他们三个就坐在这张桌子前。
他笑着对记者说,轮回一直需要一个正面的攻坚手,相信有孙翔和一叶之秋的加入,轮回会更无懈可击。
他同样在这里笑着说过,作为一个轮回选手,我始终相信轮回可以获胜,无论对手是谁。
他的队长周泽楷不擅长公关,每次发布会都是他八面玲珑应付记者,而周泽楷只负责在旁边闭嘴装酷。
如今他眼前黑压压的都是记者和话筒,他的左边还是孙翔,他的右边空无一人。
他站起来,深深鞠躬。
“很难形容我此刻的心情,”他说,“我很高兴一直以来都有这么多关心轮回,支持我的人,也很高兴荣耀联盟十几年来越来越完善与发达,越来越被认可与接受。
“今天我即将离开这里,不舍是肯定有的,但我庆幸并无遗憾。我始终拥有无比优秀的队友,无比坚韧的对手。我们得过冠军,甚至不止一次,也曾经站在世界荣耀的巅峰,这就已经足够了。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无论如何属于我们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但我相信这不会是终结,这是一个新的开始,这个赛场上依然会出现势不可当的枪王,斗破山河的斗神,也依旧会有无数的荣耀和梦想永远延续下去。在此,我向所有心怀荣耀的人致敬。
“那么再见了,各位。”
他再次鞠躬,清晰地看到轮回随队记者脸上晶莹的泪水。
“那么孙队有什么要说的吗?”有记者采访孙翔。
他转头看孙翔,孙翔没有看他,只是微微低着头,半晌后轻轻对记者说:“没有。”
话语里几分遗憾,几分祝福,几分释然,江波涛都听得一清二楚。
他忽然欣慰了起来——孙翔也不再是那个目中无人桀骜不驯的青年了。至少此刻他脸上的难过与坚定没有半分掩饰。
走的时候孙翔出来送他,拍了拍他的肩。
“副队,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想对你说一声谢谢。”
“别介,今早还可以一起下副本。如果你不忙的话。”江波涛笑着说。
想了想,他又道:“放心,我不会离开荣耀的。”
谁都不会。

电影开播了三分钟他才赶到放映厅,拿着票找到座位,却是一愣。
他旁边坐着周泽楷。
周泽楷同样愣住了,但反应很快,轻声招呼:“江。”
他笑。
“小周一个人来的?”他坐下来之后开口问道。
周泽楷点头。
“巧了,我也一样。”
看的是一部情怀电影,厅里人很少,但是他们都没再交流。
即使距离上一次他们见面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但十多年来的默契还是让他们无需交流就可以心照不宣。
影片里的主人公时隔多年饱经沧桑回到故乡,旧时的老房子被一场大火焚毁殆尽。他站在废墟之上遥望曾经的小巷变成了沥青道路,蜿蜒的河流边上已建起了泛舟游玩的景点收费站。游客们背着大包在一旁指指点点,拿着自拍杆大呼小叫地拍照。
他的故乡在哪里。
他拖着沉重的步伐漫无目的地在陌生的故土上行走,迷惘和绝望一点点渗进他的灵魂。可就在他即将被现状吞噬之时,却看到一处屋子后延伸出的小道,是通向他小时候玩耍之地的必经之路。他快步沿着小道走向记忆里的那个地方,幼时的那株杏花还在,纷纷扬扬的花瓣下站着分隔多年的青梅竹马的姑娘,她正仰望着杏树。
她猛然回头,看到他,眸中缓缓亮起光芒。他看到她手中拿着他们小时候埋在杏树底下的心愿瓶,里面的纸早已泛黄卷曲。
画面定格,片尾曲安静响起,放映厅的灯也亮了起来。
江波涛仰头看着灯,忽然说:“太宰治说过一句话……”
“唯有再见是人生?”周泽楷侧头看他,接话。
“小周不愧是进修了中文系啊,”江波涛笑着,“以后想做什么?”
周泽楷也笑,眼睛干净澄澈,他一直如此。
“去杂志社,做个编辑?”他说,似在陈述,又似在征求江波涛的意见。
江波涛还在说些什么,打扫放映厅的工作人员挥舞着扫把将两人赶了出去。
11月S市的天气已没有暖意,两人裹紧围巾迎着风走向地铁站。
“明天光棍节,双十一。”江波涛看着路边的大幅促销海报,说。
“也是你生日。”周泽楷轻轻说。
江波涛停下脚步,看向周泽楷。
周泽楷略有点脸红地垂眸。
江波涛释然地叹了一口气,说:“队长,真的好久不见了,能再见到你,真的很高兴。”

地铁开动的时候,周泽楷刷着微博,忽然扯了扯江波涛的袖子,示意他看。江波涛好奇地凑过去看。
“孙翔V:明天双十一,光棍副队生日,轮回全队队聚,必须到场![微笑][微笑][doge]
 @周泽楷V@江波涛V@方明华V@杜明V@吕泊远V@吴启V   …展开全文”
江波涛冷静地用自己的手机转发并评论:轮回全队光棍,不差我一个。
方明华冷静地转发并评论:抱歉副队我孩子都会满地跑了。
周泽楷忍笑忍得很辛苦。

周泽楷家的站点先到,他走下地铁,回头看了一眼江波涛。
“再见。”江波涛笑。
“再见。”周泽楷也笑着。
地铁门迅速关闭,继续飞驰前进,周泽楷的身影转瞬消失在身后。
江波涛想起周泽楷退役那天,轮回吃完晚餐去KTV,杜明唱着唱着声音都哽咽了。
周泽楷听得出声调的变化,安静地红了眼眶。
江波涛说,再见,队长。
周泽楷也说,再见。
很久之后周泽楷忽然开口,难得地说了一句很长的话:“我不会离开荣耀。”
他看到光影之中周泽楷好看的瞳孔流光溢彩,充斥着每次决赛之前的那份坚定与一往无前。
刚才他走下地铁时,也是这样的眼神,流光溢彩,惊艳时光。
那是荣耀的分量。
再见,不是日语的永别,而是还会再见。在属于他们的时代里。
这是他离开的第一年,也是他永不离去的开始。

Fin.

评论
热度 ( 5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