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叶林】Miss Forever

2016叶修生日贺文
——————————————

miss这个单词,在中学课本里有三个释义:错过,思念,不在。
但愿以叶修初中水平的英文,这个单词,他还能记得起来。

·错过
叶修是谁?
在他还是叶秋的时候,斗神之名响彻九州,他是率领嘉世创下三冠王朝的神话。在他是叶修的时候,散人千机幻象十面,他带领草根战队重返巅峰,是当之无愧的奇迹。
林敬言又是谁?
第一流氓唐三打的前任操作者,可惜在他最鼎盛的时期都不曾封神,拼了命也不过是打到季后赛。更不必说后来加入霸图之时,几乎算是落魄。与他时期相近的,前有叶修后有王杰希,同期还有一个双花,实在是不怎么起眼。
所以林敬言之于叶修,最开始真的只是一个还算不错的后辈;叶修之于林敬言,也不过是一个可供仰望的高度。
但是这不代表,林敬言对叶修的关注,就比黄少天张佳乐这些人少。
第三赛季的一次呼啸主场对嘉世,打完比赛林敬言从后台通道走出去,迎面却撞上了那时还是叶秋的叶修。
灯光昏暗,两人都是一愣,叶秋却是最先开口问他吸烟区在哪里。
林敬言指了指身后的一个方向,叶秋道了谢,便与他擦肩而过。
林敬言往前走了几步,忽然驻足回头。叶秋已经往和他完全相反的方向渐行渐远。
渐渐遥不可及。

·思念
这世上很多东西会不知不觉到来,往往停下来才恍觉世事难料。
比如黄金一代,比如方锐的突然出现,比如唐昊的以下克上,比如与叶秋的逐渐相熟,还有自己状态的不断下滑,以及……叶秋的退役。
林敬言天性温和,有人甚至称之为儒雅,因此人缘是很不错的。更何况同为老将,所以他和叶修的熟悉,也便没那么难以理解。
叶秋退役的时候,微博里刷满了对这件事的评论。职业选手们或遗憾或惋惜,但更多是表示怀疑。其实他也不相信叶秋的状态会下滑到退役的地步,只是这种满城风雨的时候,哪里轮得上他发表见解。
过了好几天,他才发了一条很简单的微博。
林敬言V:甘心吗?
这句话,他不知道是在问叶秋,还是在问自己。
从第七赛季开始,就有关于“呼啸队长状态不再,曾经的支柱已成为负累”的言论,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愈演愈烈。
他不觉得自己和叶秋的情况可以相提并论,但发这条微博的时候,林敬言下意识地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他的心情——那种身为队长却无法给战队更光明未来的无奈,那种输给时间只能眼看着新旧更替的不甘。每每夜深人静独自思及,都觉得压抑难耐。
次日训练完再看微博,没想到叶秋竟然评论了他。
叶秋V 回复:还没到停下来的时候。
那一瞬间,林敬言只觉得压抑了这么久的心情突然间平复下来。

有一次客场打嘉世,打完比赛林敬言一个人走出场馆,刚过马路,就看到对面网吧里走出来一个熟悉身影。
叶修也看到他,转身便向他走来。
“怎么了,来打比赛,怎么一个人走。”叶修的语气漫不经心,眼神却是关切的。
林敬言笑得有点苦涩,“我就不凑过去,惹他们心烦了。”
叶修无言。
林敬言见气氛不对,便语气轻松地说:“怎么,退役了还能整出腥风血雨,那个散人是你吧?”
“不然你觉得还有谁有这能耐?”叶秋也笑。
“会回来的吧?”
“我不是告诉过你了?没有我,联盟里一定十分寂寞。”
还是这么欠打的语气啊,林敬言感叹,几乎可以看到他重返联盟激起千层浪的场景。
“你呢,老林。”叶修忽然问,语气严肃,神色认真。
林敬言微怔。
“这个赛季结束,你有什么打算?呼啸,还容得下你吗?”叶修看向对面的嘉世,声音有些沉重。
良久,林敬言才回答:“你不是说了,还没到停下来的时候。”
叶修转头看他,他亦平静对视。随后叶修笑了笑,“那好,等我回去,记得请我吃N市的鸭血粉丝,好久没吃了。”
他说,好。

后来叶修带领兴欣回归,林敬言真的找机会请他吃了一顿鸭血粉丝。即便那时他已与呼啸再无瓜葛,联盟中也已没有嘉世。
店面虽小,粉丝味道却是很好。N市夜晚没有白天那么沉闷,两人对坐在小店里的桌前,空气轻快,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吃到一半,叶修忽然抬头看他,笑说,“你这平光镜不错,张佳乐挑的?很衬你,看上去挺斯文。”
林敬言只是勾起唇角挑了挑眉,说,“是吗。”
那笑容在叶修眼里无端温柔。
叶修说,我回来了,我没食言。
林敬言说,我也没食言。

有天林敬言问张新杰,miss是不是有思念的意思。张新杰说有。
林敬言从一本新的笔记本里撕下一角,笔法生硬地写下这几个字,还顺便写了个日期,然后把这张纸夹进他一直在看的《呼啸山庄》里。
那年叶修生日的时候,收到了林敬言寄来的一本笔记本。一本第一页画着君莫笑的人设,右上却缺了一角的荣耀官方笔记本。

·不在
这次去N市,叶秋执意让大儿子陪同叶修去,美其名曰时隔几十年哥你肯定不记得路,其实不过是不放心。
刚听到叶修N市的故友过世的时候,叶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下意识问了一句:“怎么会……”
问完才发现失言。
叶修没有在意,片刻后才说,谁赢得了时间呢。
坐在飞机上,他无聊靠在窗边,回忆起那个久远的名字。
林敬言。
很多的点滴过往早就消散在记忆的深渊,只是有那么一些片段,午夜梦回会骤然想起,挺莫名其妙的。
他想起第一次见到林敬言,很干净诚恳的一位新人,虽然没有双花那样的惊艳,但自有一种淡泊坚韧的力量。
他想起林敬言退役那天,他从屏幕里看到他眼里的沉静,听到他真诚的祝福,却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他想起国家队第一次出征苏黎世,林敬言远渡重洋目睹他们夺冠。迎接的时候,林敬言还是笑得那么温和,却在回程的途中,在所有人没注意到的时候,悄悄地给了叶修一个很轻的拥抱。
叶修至今仍然忘不了那个温暖的拥抱,林敬言轻声说的恭喜,以及那时,他微微收紧的手臂,像试图抓住什么的样子。
却始终没有人,越过雷池半步。
就这样过去了几十年。
叶修没有想到,张佳乐也在这个时候来悼念林敬言。
不过老朋友会面,喜悦总归是藏不住的。
他们拜访了林敬言的家人。林家小孙女十五六岁,温柔又开朗,给人很清爽的感觉。
“是叶老先生和张老先生吗,爷爷以前总跟我们提起,每次提到都特别高兴。还说您们是他最了不起的朋友呢。”
张佳乐的眼圈突然就红了。
走的时候,小姑娘交给叶修一个不大的盒子,说是林敬言让她转交的。叶修迟疑,但还是接过,和张佳乐一起离开。
他们去了那家店吃鸭血粉丝,老板早就换了人,味道也不太一样,两人都上了年纪,也吃不了多少。
张佳乐像是想起了什么,说,“老叶,明儿是你生日吧,生日快乐啊。”
叶修瞥了他一眼,“哟,难为你还记得。”
“呵,我记性好着呢。更何况……退役之后每年你生日快到了,老林都提醒我,想忘都忘不掉。要不然你以为我怎么会记得每年给你个祝福。”说到后面,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叶修有点诧异,“他一直都提醒你?”
都是老朋友,聪慧如张佳乐也不可能没察觉这两人之间有些什么,此刻不禁有些感慨,“提醒了二十来年,直到我跟他说我早就记得了不用再说了。说实在的,老叶,你当年就真的……没有想过试试吗。”
叶修沉默,一转头想起那个盒子,伸手拿过来,打开。
里面是一副黑框眼镜,从前林敬言一直戴着它,让他看上去很斯文。
一张账号卡,ID已经磨损得差不多了,依稀能辨认出三个字,冷暗雷。
还有一张好像是从什么本子上撕下来的一角,早已有了霉斑,只写着一个英文单词,miss,落款大约是第十赛季的某天。
叶修很费力才想起来那年生日收到的本子,明白了这个小角是从哪里来的,轻声笑了笑。
他随手把纸片翻过来,发现竟然还有一个单词,笔迹很新,落款是……一个月前。
看清那个单词的瞬间,他的心脏狠狠一抽,眼前渐渐被水汽模糊。
张佳乐凑过来,念出了那个单词。
“Forever.永远?”
眼镜,荣耀,还有从未因时间而摧毁的最深的眷恋。林敬言把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东西,全都放在了这个盒子里,全都送给了他。
叶修合上盒子,起身结账。
miss forever.
永远的思念,永远的错过,还有……
永远的不在。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都会离开,荣耀永远不会停下。
叶修,生日快乐。
感谢你,感谢《全职高手》里所有像你和林敬言一样不曾放弃的灵魂。感谢荣耀,让我遇见你们。
我相信,即使黄土白骨,都带不走你们的信仰,都带不走你们的荣光。]

评论
热度 ( 12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