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全员粉,极度杂食,张新杰脑残粉,喻吹。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王橙】当你老无所依

苏沐橙心想,今天真是倒了血霉了。

兴欣附近新开了家商场,是带影城的。陈果唐柔本来和她约好今天一起去逛街顺便看场电影的,结果临出门,技术部忽然找她这个队长有些急事。她便让另外两个姑娘先去,想忙完了再过去找她们。结果这一耽搁就是三十分钟。因为商场离得近,出租车也不好搭,苏沐橙想这也没几步路,就打算步行。

谁晓得天有不测风云,正走到路段中央,天色渐暗,没走几步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应该和刚登陆的台风逃不开关系。她只好小跑想到对面建行门口的屋檐底下暂避,刚要跑上人行道,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电动车贴着人行道就飙了过来,硬生生把她撞倒不说,车上的小青年还骂了一句“晦气”,飞驰着就离开了。

苏沐橙倒在人行道边上,雨太大几乎没有什么行人,更何况她走的这条小路挺偏僻。雨点砸得她眼睛都快睁不开,她伸手揉了揉小腿,感觉到有擦伤,更严重的是扭到了脚,不知道有没有骨折,但是疼的站不起来。她一点一点挪到屋檐底下,一面后怕还好没有用手撑地,否则要是手废了她还打不打得了比赛。

祸不单行的她想掏手机让方锐或是安文逸过来接她,然后她非常酸爽的发现,自己十分成功的地把手机落在了关榕飞的桌上。

老天爷,我苏沐橙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她仰天长叹。

(老天爷:傻不傻,不这样怎么制造一场艳遇?)

“苏队?”

苏沐橙猛然抬头,带着些许讶异地:“王队?”

她看到王杰希撑着一柄天堂伞,伞面是素雅的蓝色,像是下雨的时候临时买的。他穿着寻常的休闲T-恤衫和牛仔裤,不过大部分都湿透了。

“你怎么在这里?”苏沐橙问道。

昨天常规赛兴欣主场对微草,5:5,很难得的比分。不过她记得微草是订了昨天的返程机票,怎么王杰希还没回去。

“小别他们听说这里有影城,想多玩一天,就临时改了计划,不巧正赶上暴雨了,”王杰希看向她,眉头便皱了起来,“这是怎么了?”

我这样子,恐怕不是一般的狼狈吧,苏沐橙心下感叹。

“刚才……不小心绊了一跤。她无奈笑了笑,没有说出实情。

“还能走么?”王杰希也不再细问,立刻转而问起伤势。

苏沐橙迟疑了一下,单手撑地想试着站起来,王杰希伸手去扶。但是当苏沐橙强撑着伸直腿时,一股彻骨的疼痛窜上大脑神经,她疼的吸了口凉气,几乎要再次滑倒。

这时,她听见王杰希叹了一声,说:“冒犯了。”

于是她便被一股力道抱起,落入一个同样冰冷的怀抱。王杰希把伞递给她,苏沐橙没有犹豫,右手撑伞遮住两人头顶的雨,左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王杰希的怀抱和她以往所想的都不一样。没有言情剧里男主“身上带着淡淡的xx香味”,也没有什么温暖柔软。他的怀抱应该用干净来形容,因为淋了雨所以十分冰凉,她身上的雨水还浸透了他衣服上为数不多还干燥的地方。

她有些歉疚地说了声“抱歉”。

王杰希低头看了她一眼,露出一个难得的温暖笑容,也许是着了凉,嗓音在此刻带着点沙哑:“为女士服务是我的荣幸。”

苏沐橙报以一笑,没再多言。

她早就听说过他的性格,也在很多次较量和世邀赛里和他有所接触,但是这样近距离的还是第一次。她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的沉稳与成熟,以及由于多年担任队长而特有的担当与可靠。像是旧式的唱片机,有着古朴的花纹与典雅的曲音,却不因年代感而令人感到刻板或者距离。总而言之,他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苏沐橙心道。

沉默地走了一会儿,走到了一段尚算繁华的地带。街头的商铺里传来推销的声音和人头攒动的喧哗,有几个调皮的孩子穿着凉鞋在屋檐下玩水。与前一段路的冷清截然不同。

一家商铺门口的音响放着《春天里》,沧桑的男声回荡在街头巷尾。王杰希注视着街边景象,忽然说:“苏队,假如你在经历了无数沧桑与岁月洗礼之后,最终只剩下独自一人,你会做些什么?”

话题进行得有些突然,苏沐橙明显愣了一下。远远的商铺门前还在传来歌声,一字一句,似融进了大雨中——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只剩下我一个人的话,”她思考片刻缓缓开口,“也许是握着账号卡,在一个个故人的灵前回忆从前的事吧。只是不知道,沐雨橙风还在不在我手上。”

“那么如果去悼念我,你会说些什么呢。”王杰希的语气平淡得像是在自言自语。

苏沐橙再一次愣住,抬头看他棱角分明的脸。王杰希正好低头望向她,两人平静对视着。这样近的距离,让她有些尴尬,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在彼此间涌动。

她笑了笑,“你的追悼会,还能轮得到我说话不成。不过如果非要说……”

她停顿了一下,续道:“听说人死的时候,对应的星辰就会陨落。但是你连离开都如此引人注目,你带去了万千星光呢。”

王杰希看到,她的目光澄澈得如同盛满了灭绝星辰放出星星射线时扫落的光芒。

“这话……像是小女生看的言情小说。”他移开视线,笑道,脚下不停步地往前走。连苏沐橙都不禁被自己类似于玛丽苏的基因逗笑了。

正在发愣,忽然她又听到他的声音:

“我想,如果是我老无所依,我也许会找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将自己终结。这样,在天上的你看到骤然亮起的满天星辰,就知道,我来了。”

“到了。”

兴欣俱乐部的招牌就在她的眼前,她终于意识到,刚才的对话有多么荒唐。

荒唐得似一场被雨渲染虚幻了的梦。

 

退役之后,她有三年没再听到他的消息。

只是偶尔想起那首歌,回荡在她的脑海里,始终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手机铃声便在这时候响起,她低头看着屏幕上陌生又熟悉的名字,摁了接通。

“沐橙,最近好么。”

街对面的小店又响起了那首《春天里》——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春天里。

她终于从电话那头再次听到了这个声音,低沉,稳重,似旧式唱片机般古朴。她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万千星光,随着响彻在整条街的曲调乍然绽放。

——END——

 

评论
热度 ( 31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