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全员粉,极度杂食,张新杰脑残粉,喻吹。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如果你是孙翔的妹妹

随手写的段子罢了。

——————————————————

如果你是孙翔的妹妹。

早上你已经起床,迷迷糊糊瞥见床头闹钟直指的七点,一个激灵跳起冲向隔壁那个仍锁着房门的房间,踹门。他穿着睡衣嘟囔着从床上挪下来,顶着一头乱发揉着眼睛开门,看到你大吼“哥我迟到了”,猛然惊醒。他手忙脚乱地穿衣服催你去洗漱,用手胡乱弄了头发以后还跟你抢卫生间的镜子嫌弃你梳头慢。

你们紧赶慢赶地坐上车,他急匆匆启动却忽然熄火,然后你只听见他大骂一声脏话狠踹车门气鼓鼓地重新发动。你总能看到他俊朗的侧脸上傻愣愣生气着的线条破坏了美感,忍不住捂嘴偷笑。他丝毫没有察觉你的笑意,只是一路上一脸不快地送你到了学校。

数学课上,你开始头晕,肚子也翻江倒海,没吃早餐低血糖的你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老师说了什么根本听不进去。快下课的时候,你忽然听到教室外面有人叫你的名字,一听便知道是谁。你有些惊讶地望向窗外,似乎是怕你听不到,他的声音很大,结果全班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疑惑地看向你。

你有些窘迫地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再喊了,可是他完全没意识到,还是大大咧咧地跑过来,引起了老师的注意,你略微尴尬地低头。你恰巧坐在窗边,他走过来从窗口防盗栏的空间里给你一袋东西,笑着揉揉你的头,说,妹妹不吃早餐会头晕!你看着他明朗的笑脸,怀中的袋子尚且带着热度,忽然不忍心责怪他打扰了数学老师上课。

下课铃在这时候响起,同学们都跑来想围观,你连忙抱着早餐冲出教室,拉着他跑到僻静小路,抬头问他吃早餐了没。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说没吃。你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包子掰成两半,踮着脚把一半塞进他嘴里。他呆呆地吃完,看着你拿着豆浆猛喝一半,把剩下的豆浆连同袋子一起塞给他,说你要回去上课了,便转身离开。他愣了五秒,追上来拉住你,帮你擦了擦嘴角的豆浆,脸上是少见的认真深色。你叮嘱他一定要吃完早餐,他点头,十分敷衍。当你再次瞪他一眼之后,他才勉强答应下来,就着你用过的吸管喝了几口豆浆。

你不再看他,跑回教室。可是如果你回头,就可以看到,他一直看着你离开的方向,哪怕你已经消失在教学楼檐下的转角。

你回到座位,同学们纷纷围过来,都在说着“刚刚那个是你哥哥?好高好帅啊!”“他是轮回战队的孙翔吧?一叶之秋,帅飞了!居然是你哥哥诶!”你想平静地一一应答,但是嘴角翘起的弧度早已将心里的小自豪暴露得淋漓尽致。

有一天你步入了工作,他也会每天送你去上班。如果你被老板训斥了,回到家生气地不做饭,他也不会像从前那样抱怨,只是安静地点外卖,安静地听着你的诉说。如果你禁不住委屈地哭了,他会立刻放下手中的一切工作把你揽进怀里,一边大骂你的老板有眼无珠看不到你的优秀,一边手足无措地拍着你的背生涩的安慰你。实在看你哭得可怜,他就一拍桌子吼道,“不就是几千块么,有什么了不起!明天就辞职,我还不信我这么多年的工资养不起你。我孙翔的妹妹不是送去给人欺负的!”你被他的语气逗笑,一抬头却是他无比严肃的神情。你垂眸,心钝钝地疼,恨自己让他担心着急。

有一天,你带着男朋友回家。他开门看到陌生人,满怀戒备地把你拉过来,凶神恶煞地大声问他是谁。你想说什么,却被他用恶狠狠的眼神制止。幸好男友谦逊地说着自己的名字来历,他才强压怒火让他进来。吃饭的时候,他坐在你对面,不停地往你碗里放你最爱吃的菜。男友在你旁边,有些迟疑地不动筷子。你知道自己的男朋友不吃辣,刚要帮他把菜上的辣椒撇掉,对面的哥哥却已经开口:“怎么,你吃不了辣还敢娶我妹妹啊,我告诉你我妹妹就是喜欢辣椒,你敢欺负她?!”

男友不敢出声,你担心尴尬,就说,哥哥,吃辣对身体不好,我们都别吃了。就没动那些菜,埋头吃饭。你没有看到一向粗线条的他脸上浮现那样复杂的神色,你也没有看到,你的哥哥其实一直都不喜欢辣椒。

每当你想和男友独处一会儿,他都会用各种借口把你拉开陪在他身边,哪怕那个理由一听就幼稚得不行。你觉得他真是烦死了,又不能在男友面前拂了他的面子。

于是在你第十五次看他打完了一场荣耀之后,终于开口说出了自己的不满。

你看到他原本是胜利之后的得意神情,渐渐归于阴沉。他眼里的难过直接刺痛得你无法说下去。他回头看你,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低声说。妹妹,你是不是……是不是……

却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妹妹,你什么时候已经不喜欢辣椒了,我不知道……对不起。我只是不想让你受委屈。你就要嫁人了对不对,我只是想再多点时间和你待在一起,以后,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你听着,扑到他怀里大哭起来。他出奇地没有安慰,只是反常的安静。

你婚礼的那天,一早就要去酒宴场地的化妆间拍照,做准备。他像多年来每一次送你上学一样,早早开车把你送到那里。他说,你先过去吧,我还有点事,待会去找你。你没有说什么,下了车快步离开。因为你难以忘记早晨起床看到他红红的眼圈,你不想看到他在你离开之后趴在方向盘上流泪的样子。

婚宴上,他把你的手放到你丈夫手里的时候,忽然低头吻上你的脸颊,你听到他低声说,哭花了妆,会很丑。才发现自己的眼泪早已控制不住。

如果你是孙翔的妹妹,你有一个很二情商很低很幼稚的哥哥,他不晓得什么是疼爱,甚至很多时候你比他还要成熟稳重。但他只知道,你是他的妹妹,是他用尽一切也要保护的人。他始终没有学会如何温柔,他只会傻傻地守在家门口,在每一个灯火通明箫鼓楼船的夜晚,等你回家。

评论
热度 ( 25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