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全员粉,极度杂食,张新杰脑残粉,喻吹。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张楚】忘川(二)

画风很奇怪,虐点自寻,如果找到笑点那也没办法。

私设,ooc,不谈人生。

————————————————————————

夜晚,医院的走廊十分寂静,楚云秀努力放轻的脚步声在依旧回荡在走廊里,让她感到些许歉疚。

403病房么……她顺着病房门口的号码一个个找下去,终于在一个双人间的门前停下脚步。

她透过门上的窗,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人,无奈地笑了笑,不禁自嘲地想,楚云秀,你还是忍不住来看他了。

正思量着,房门打开,张佳乐看到悄无声息站在门口的人,猝不及防吓了一跳。他拍着胸口低声道:“是楚队啊。”似又想起什么,脸上带了尴尬,动了动嘴唇也没说出一句话。

楚云秀佯作没看见的样子,问:“新杰怎么样了?”

“打着点滴,基本上没什么大碍了。”韩文清走出来,一边回答一边拉上门。

楚云秀与韩文清目光相触,又同时移开。

“还有些事,我得出去一趟。护士小姐麻烦关照一下1号床的病人,我尽量在点滴打完前回来。”韩文清冲着在走廊整理医疗器具的护士低声道,语气是少有的谦和。

护士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一旁楚云秀的声音已响起:“不必这么麻烦,我在这儿守着,你忙你的,点滴打完了我和护士小姐说,如果有什么事再电话联系。”

韩文清蹙眉看了眼她,迟疑片刻后点头同意便离开了。

楚云秀走进病房,在病床边专为看望病人的家属准备的椅子上坐下。环顾四周,病房还算宽敞,隔开双人间的屏风一样的东西也挺干净,看来韩文清选的医院还是不错的。要是条件差的医院,依张新杰的性格肯定是受不了的。

她把包和外套搁在床头柜上,不经意间看到了一旁样式熟悉的眼镜。

黑色半框,镜腿偏细,配上张新杰的相貌,整个人都显得清秀斯文。

记得从前有一次,他们闹别扭,楚云秀趁张新杰洗澡的时候就把他的眼镜藏起来了。她藏的位置并不隐蔽,只是权当表达自己的不满。

谁知道张新杰找了半天没找到,又看她一副“想知道,求我呀”的样子,忽然就把她拖进卧室里。楚云秀被折腾个半死,在张新杰的眼神逼迫下哭笑不得地道:“你早就知道在哪里了,你是故意的吧。”

张新杰很难得地笑的特别温柔,一个吻落在她眉间,在她耳边低声说:“以后你再这样跟我发脾气,一句话都不说,就别怪我每次都故意了。”

她猛然摇了摇头驱散掉脑海里旖旎的往事。把目光从眼镜处移开。

怎么会想起这种事呢……楚云秀觉得胸口闷得透不过气来。

她转而看着张新杰的睡颜。有人说过,平日里越是严谨刻板的人睡相越差,偏偏张新杰是个例外,他的睡姿依旧很端正。倒是楚云秀,睡觉的时候总喜欢抱些什么,张新杰被迫当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抱枕。

他们平时各居两地,相聚的时间并不算多,所以楚云秀发现,女人可怕的记忆力竟然把他们交往的两年相处的日子,一点一滴都记得清晰如旧。

最痛苦莫过于无法遗忘。

连同那些最深的伤害都无法抹去。

只道世事难料,如同她曾无数次在他熟睡之际用指间轻轻描摹他的容颜,仿佛整个世界里安静得只剩下他的呼吸。分开的时候,她感叹这辈子应该再也不会看到他睡着的样子了。

但此刻,她却在这里,再次看到,手指又再次轻轻描上他的眉眼。

描画到唇的时候,她的手开始颤抖,蓦然似触电般收回。

不再属于自己的东西,何苦如此执着呢,傻姑娘。

————————————————

韩文清回到医院的时候,看到楚云秀一手撑着柜子,闭着眼似在休息,张新杰已经打完了点滴。

他不想打扰到她,正转身准备离开,楚云秀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韩队。”

他顿住脚步,转头,“楚队不回去休息么?快一点半了。”

楚云秀笑了笑,“我住战队,离得近,明天复盘会让李华开就好。新杰他……我不放心。倒是韩队该休息了,今天比赛强度也挺大的。”

韩文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沉默良久才道:“出去走走?我有些话和你说。”

楚云秀微愣,点头站起。

路灯光昏暗,医院旁的小径早已空无一人。

“刚才医生说,新杰来医院还算及时,再拖得久些就有可能变成肺炎了。”走了一段路,韩文清才开口道。

楚云秀抿了抿唇,“怎么会病成这样,他身体不是一直很好的?”

“生病的事也很难预料,但倘若是以前,他生病会请假停止训练。这一次,他只是自己吃了药就继续训练,战队的事一刻都没有耽误。劝他都没有用。”

楚云秀无言。

这样的他,毫无疑问是为了冠军不顾一切。老将就要退役,他不想留下遗憾。

他还是这样,坚持的事情,就固执得可怕。

“我以为,”楚云秀轻声道,“我离开他以后,你会和他说你一直想说的话。”

韩文清语声淡漠,在深夜里带了些许寒意,“你以为他看不出来么。既然他没有任何的表示,那我何必把关系搞得尴尬。”

楚云秀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手腕上香水味还没有散尽,淡淡飘在空气里。

“云秀,我承认,在这方面我和你相比,毫无胜算。”

评论 ( 10 )
热度 ( 24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