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张楚】忘川(一)

一个奇怪的新脑洞,私设开头是十一赛季,应该会分三到四篇写。之前那个一蓑烟雨任平生,我觉得到那里就正好了,所以就不再更了。

ooc不谈人生。是真爱。

标题来源于我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是曲爷的忘川。

『我已年老而你,在何处到老。

痴人一梦横过万里黄沙,无牵挂,痴人一世流浪去那忘川。

我一觉醒转,你一定就在我左岸,牵着手,等一树桃花。』——小曲儿《忘川》

——————————————

风城烟雨倒下的时候,比分定格在7:3。

楚云秀放下鼠标,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

真是一场硬仗,楚云秀想,今天张新杰的状态似乎出乎寻常的好,带领团队成功把改良战术后的烟雨团队打垮。

他,还是这个老样子。不如说,霸图,都还是这个老样子,哪怕稳坐常规赛前四,都还是一如既往地认真,没有丝毫松懈。

她轻轻叹了口气,率先打开门走出比赛室。

烟雨主场,纵使主队输了,粉丝们也不会吝啬掌声与鼓励。谁都看得出烟雨的努力,最后一刻风城烟雨的法杖仍高举着,还在试图吟唱咒术,结果被秦牧云一发子弹了结了。

楚云秀回想方才的比赛,仍是有些说不出的苦涩。

赛后选手致意的时段,烟雨六人已依次站好等着和霸图选手握手。

客队比赛室门打开了,韩文清第一个走出来,刚走出没几步,他忽然顿住脚步转头。开着门失去了隔音效果的比赛室传出张佳乐带着惊慌的叫喊——“副队你怎么了?!牧云快叫救护车!”

两句话准确无误地传入楚云秀耳中。

台下的粉丝就这样看着他们的队长踩着高跟鞋一路小跑到了客队比赛室。

楚云秀蹲下,不可置信地看着倒在韩文清怀里昏迷不醒的张新杰。他的脸色是异样的潮红,眉头紧皱。

她艰涩地开口:“新杰……怎么了?”

宋奇英低声道:“前辈三天前就病了,今天刚好,也许是刚才的比赛太专注了又烧起来了。”

楚云秀点头,伸手探了探张新杰的额头,只感到一阵灼热的温度,她发觉自己一向稳定的手开始微微颤抖。

猛然一只手握住了她抚上他额头的右手。楚云秀略为讶异地看着他在昏迷中伸手紧紧抓住她的右手手腕。那只手和以往一样修长,指甲修剪得一丝不苟,但此刻带着滚烫的温度,让她很难受。

但她没有挣扎,只是低头定定注视着他,恍惚想起今天在手腕上喷的香水,是两年前他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她的那款。

她的呼吸微滞。

直到救护人员赶来,楚云秀终于把手抽出,站起来时才发觉李华已在她身后,问:“队长,记者招待会……”

楚云秀转身,眼里的神色平静无波,“走吧,要开始了。”

只是有些事情,早已终结。

——————————

“请问楚队,您怎么看待今天的比赛?”

“我们很努力,但对手的表现更出色。”

台下的众记者无趣地听着这千篇一律的套话,腹诽着毫无新意的说辞。

楚云秀顿了顿,忽然再度开口:“尤其是张副队,在生病的情况下仍然能发挥得如此优秀。”

记者们终于找到了切入点,一个个激动地抢着提问,楚云秀随手点了一个,那位记者站起来,似乎是组织了一下语言才问道:“请问您对于霸图张新杰选手的看法?”

“作为同期选手,我对他一直……很钦佩。”

眼尖的记者看到楚云秀脸上出乎寻常的神色,但是烟雨的副队长李华就在这时站到了话筒前,他们被迫问了几个与烟雨战队未来发展有关的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楚云秀点了一个女记者。

“刚才楚队提到钦佩这个词,而且我们都看到张副队昏迷的时候楚队的表现,那么容我冒昧地问一句,您和霸图的张新杰选手,私下里有什么特别的交情吗?涉及私人隐私问题,您可以选择不答。”

不答,一些没有道德的记者们随便怎么写就不好说了。

楚云秀接过话筒:“特别的交情……有的。”

她平静地看着记者们充满着兴奋的眼睛,淡淡勾起笑意,一字一顿,“我们一直是,很好的朋友。”

好到曾经在无数个深夜相拥共眠的,好朋友。

她忽然觉得腕上被他握过的地方,再度灼烫起来。

————————————

奇异的画风我知道。

新杰生病我也很不忍心的啊!!

再度声明私设ooc不谈人生。

评论 ( 11 )
热度 ( 34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