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张吴】只有关山今夜月

不要问我为什么又拆cp,我觉得我已经上瘾。

——————————————

他还是没有打电话过来。

吴羽策一直是个坚忍偏淡漠的人,而且十分固执,当然好就好在不会因他人的评头论足而动摇。否则当年他也不会在战队的逼迫下还坚持自己所选的职业,并且最终和李轩一起创造出双鬼排挡这样优秀的组合。

也许这样的性格,成为搭档很值得信任,成为队友也很令人放心,但是成为恋人恐怕就不太合适了。

尤其是,对方还是一个在这方面比他还要淡漠的人。

上个周末,他因为一件小事和张新杰产生了分歧。小事而已,两个人也不是没有过冲突,以往都会因为理智的性格各退一步,也就没什么事了。

但这一次……

起因是比赛日的时候常规赛虚空和霸图对抗,周日他索性留在Q市,结果他在洗张新杰的队服的时候,把漂白剂当洗衣液倒了进去。霸图队服主色黑红,漂白剂洗过之后是什么样的效果完全可以想象。黑变白成兴欣队服倒还好,卖给叶修就算了[咳],问题是它漂白不彻底,现在黑红色夹白色混在一起,反正就是逼死强迫症的那种感觉。

可想而知张新杰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内心是多么的崩溃。

吴羽策从来没犯过这样的错误,主要原因是那瓶漂白剂长得真的很像洗衣液,而且包装是全英文,除了张新杰还真没有几个人看得懂。

张新杰坚持认为是他的疏忽,而吴羽策觉得自己不是故意的。两个人就这么吵了起来。准确的说是冷战。再加上霸图忽然有些重要的事,张新杰只说了一声就赶回去了,连吴羽策回X市都没有去机场送别,这让吴羽策莫名心烦。于是两人冷战一直持续到今天,谁都没有给谁打过电话。

不打就不打吧……也许他是真的忙。

但是他的目光还是时不时移到手机上,训练有些心不在焉。

坐在旁边的李轩有些疑惑地转头看自己的搭档,“怎么了阿策?第四次失误了。”

吴羽策立刻集中了精神,低声说:“抱歉。”

李轩欲言又止,好在吴羽策恢复了状态,他最终也没说什么。

常规训练结束,盖才捷走过来,说今晚要回家吃饭。李轩和吴羽策相顾怔愣了一下,才想起来,今天中秋。训练太忙,荣耀里又没有活动,一时间竟然忘记了。

“今天中秋啊……阿策你要回一趟家吗?”李轩笑着问吴羽策。

吴羽策垂眸看着依旧黑着屏的手机,轻轻摇了摇头:“不了,大家不是也都不回去么。”

李轩不置可否地点头,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走吧,去吃饭,据说今天有战队特别准备的月饼。还有啊,别忘了跟家人说句祝福。”

圆月悬空,映得冷霜满地。

房间内的挂钟,时针已过十点。

还有不到四十分钟的时间,张新杰那家伙就要睡了。但是,还是没有打电话过来。

相识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怎么从不知道他生起气来这么可怕。总不至于因为这件事闹分手吧……

分手,吴羽策从没有想过这个词。

即便他们两个都是不介意外界的品评或是世俗的眼光的,但是能够在一起也是很不容易的。这样的不容易,就因为这样的小事,或者说,性格的矛盾而分开么……那之前的勇气与努力岂不是都白费了。吴羽策不敢继续想。

毕竟张新杰不是度量小的人,怎么会这么重要的日子还是不肯打电话过来?

其实自己打过去,也不是不行的吧……但吴羽策这一次,莫名地不想拉下脸。

他关了灯在床上半躺着,任月光洒了满身,他的眼睛始终盯着时钟。

十一点了……

吴羽策忽然猛力把手机一摔在地,手捂着眼睛无力仰倒在床上。

吴羽策,你终于还是软弱害怕了吧。害怕那个人总是给自己这样若即若离的感觉,害怕因为两个人的冷淡与骄傲而产生不可磨灭的隔阂。

也许……就这样了吧……

熟悉的手机铃声就在这个时候响起,他依旧躺着没有动。明知道过了十一点不可能是他,心底的期待却随着铃声的不停歇而渐渐增长。终于,在铃声响了第三遍的时候,他翻身下床捡起手机。

“阿策……睡了?”

职业选手最稳定的左手就这样拿着手机开始抑制不住地颤抖。

他想,自己一定是做梦了。

但是这个梦……未免太真实了。比现实还要真实的梦境。

“嗯……今天中秋,就想说一句,中秋快乐。”电话那头的声音依旧平淡得像在分析战术。

吴羽策尽量平静住心绪,但还是能感觉到自己话音的轻微颤意:“新杰你不是早该睡了?你睡晚不是会失眠?”

他分明记得,张新杰对他说过,习惯了这个点睡,只要晚上一会儿,要么失眠,要么第二天就会困得不行。

“我是想……”话音忽然一顿,很快又平静接上,“我这不是想起来,没和你说中秋快乐。最近我……晚一点睡不会失眠了。”

——傻瓜,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啊。

“你也一样,中秋快乐啊。”吴羽策的声音明显带了少见的欣喜。

——那我就,真的装作很惊喜的样子好了。

都是聪明人,什么话都说得太明白,就失去意义了。

那些所谓原则,所谓刻板的守时,在面对你的时候,都可以直接抛却。

“嗯……上次的那件事,抱歉。”张新杰就连道歉的语气都这么平淡,好在吴羽策早已习惯。

吴羽策低声,“开始……是我不对。但是你一直这样冷着,是不是,和我在一起让你厌烦了。”

最后一句话,低得他自己都听不分明。

电话那头静了一会儿,张新杰忽然问:“阿策,你有没有看过苏轼写的一首江城子,就是,只有关山今夜月的那首。”

吴羽策疑惑道:“没有啊……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张新杰再次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若无其事地笑了笑,说:“没什么。我先睡了,晚安。”

吴羽策道了晚安,挂了电话,却总觉得张新杰的话应该别有深意,他不是这么无聊喜欢说些莫名其妙的话的人。

那么……是什么意思呢。

他打开手机浏览器,输入了张新杰说的那句词。

找到答案的那一刻,他就这么怔愣呆站在窗边。

“只有关山今夜月,千里外,素光同。”

我从未厌烦和你在一起,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能让你明白你对我而言有多么重要。

阿策,虽然相隔这么远的距离,我们仍旧共赏皎洁的明月。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一直在彼此身边?

就连时空都无法把我们分开。

吴羽策静静抬头看着一年里最为明亮的月色,忽然转头擦拭了眼角。

评论 ( 8 )
热度 ( 16 )
  1. 芳华映影洵阡歌 转载了此文字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