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林乐]如果冠军能分半

主友情向原著向。不知道是暖还是虐。

时间是第十赛季后的世界邀请赛。

——————————————————————

苏黎世,静谧与繁华交织在这个西欧都市的夜。

国家队住的宾馆包下了一层房间和一间会议室,宿舍安排了两个人一间,条件还是不错的。这天没有比赛,大家都组队或独自放松着。

张佳乐在宿舍的阳台上,半倚着栏杆欣赏夜景。同宿舍的张新杰吃货属性爆发,邀楚云秀出去吃夜宵,楚云秀顺便拉了苏沐橙去逛街,苏沐橙想了想没人提东西就拉上了叶修……总之,他倒是得了一片清静。

遥望远方,不知道哪里是中国的方向。夜空繁星中,他却似乎看到远在千万里之外的一些人,想起远在时空彼岸的一些事。张佳乐手中的手机打开在通讯录,想起了这是国际长途,迟迟没有拨号;想发短信,但听不到声音也没什么意思,索性怔怔出神。

他想起还是一个月前,那场输给了兴欣的半决赛。记者招待会上,那个惯常儒雅的人,微笑着说,很抱歉不能陪各位继续走下去。和林敬言同宿舍的他,早已知道他的决定,但真的到了这一天,他就连每一次的回想都难以接受。霸图诸位上去拥抱的时候,他想说很多,话到嘴边却只剩一句,加油。林敬言微笑,轻声说,加油。

然后他就这样看着他一步一步离开,他的座位突兀地空在一旁,却仿佛从来没有人来过。可直到招待会结束,他都一直凝视着他离开的方向,纵使早已空无一人。

他和张新杰一起走回俱乐部,快到门口的时候,张新杰忽然停下脚步,问,前辈,没事吧。

他和往常一样没心没肺地笑了笑,没事。

想不到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复杂地看着他半晌,说,前辈笑的和哭一样。他怔愣看着张新杰走回俱乐部,不禁伸手捏了捏脸颊,自言自语,真的有这么丑?一抬头,却正对上一双带着黑框眼镜的眼睛。林敬言拖着行李箱站在他面前,说:“我要走了哦。”

张佳乐一拳打在他肩上,“走就走呗,这么晚了,安排好航班了?”

林敬言点头说:“你再废话才真的要误点了。”

他没再说话,两人沉默良久,他忽然抱住林敬言,严肃的语气:“老林……你一定要……”喉咙似乎被什么堵住,他说不下去。

林敬言拍了拍他的背,低声道:“我明白。大老爷们儿还学小姑娘伤感?”

张佳乐难得没有理会林敬言的调侃,只是说,老林,你要是敢不回来看我们,我退役以后就天天拿着喇叭到你家楼下骂你。

而林敬言分明听到了哽咽。

张佳乐看着黧黑的夜空,突然觉得,倘若自己会抽烟,这个时候抽一根,也是不错的。

他早已不记得那晚,对着人去屋空的宿舍如何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他却想起了第九赛季,他们为了同一个目标,刚来到霸图的日子。

刚开始的训练,他和林敬言都不太习惯。他们习惯于有搭档的配合,能淋漓尽致发挥自己的才能。张新杰注意到了这一点,安排他们两个人进行配合。

本以为还要磨合一段时间的两个人,一天下来却已经如同老搭档一般默契,想来是多年研究对手打法的成果。但是真正的相熟,还是在某天夜里。张佳乐偷偷跑去训练室加练,却意外地发现林敬言也在苦练着。两人在仅有屏幕发着光的训练室相视而笑,练起了配合。一起回宿舍的时候,林敬言突然开口,张佳乐,不是孙哲平的风格,你还是会有不顺手的地方吧。

他停步,反问,你不也一样?

林敬言只是笑,说,是啊,我们的风格,本来就不怎么搭的。

张佳乐愣了一下,听出林敬言话里掩饰不住的无奈与落寞,做出丝毫不介意的样子揽住他的肩,“所以,我们才要更加努力练习配合啊,为了冠军!”

“嗯,为了冠军。”

他们为了冠军相熟,为了冠军,成为了新的搭档。

很久之后,张佳乐每每回想,都会感谢上苍给了他这个机会,让他来到霸图,让他身边拥有这么多优秀的队友。这是他的福气。

他们住在同一间宿舍,由于同期生,再加上正副队长的性格实在不好打扰,和后辈在一起又有拘束,两人很快成了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加练的很好的朋友。他发现,林敬言和他的兴趣根本就是两个世界。他的床头堆着漫画书PSP和大包小包的零食,每次张副队进来看到都会犯强迫症;林敬言截然相反,他的床头柜上整齐地摆放着两盘CD,三本书。CD是班德瑞的轻音乐,书,则是张佳乐一辈子也不会去看的呼啸山庄,欧·亨利和三国演义。

张佳乐喜欢在每天训练完拉着林敬言去吃饭,再拖着他陪他看动漫,看完动漫再偷偷跑去训练室练配合。林敬言从未有过反抗,只是在张佳乐津津有味地追着番的时候,他的眼睛却是盯着手上的书。

有一个周末,张佳乐拉着林敬言去逛超市,说是零食吃完了急需囤积。两人到了超市,林敬言哭笑不得地看着在食品区如狼似虎的张佳乐和购物车里转瞬间堆成小山的东西。

一边走一边往车里丢东西的张佳乐忽然停在货架前,推着购物车的林敬言疑惑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看到张佳乐盯着货架第二层的百花牌蜂王浆。林敬言想起前几天在论坛上看到的对张佳乐攻击的帖子,蓦然心疼。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完全不在乎这些东西。只是为了冠军,他背负了这么多,舍弃了这么多。

张佳乐回头,看见林敬言的神色,无所谓地笑了笑说,都只是过去了,老林。不用担心我。

林敬言勉强地扯了扯嘴角,张佳乐垂眸,自嘲地笑了,“有的时候,就连队长那样的人都不能不服老的啊。为了冠军,我们别无选择。”他回身,率先离开了这排货架。

出了超市,两人心照不宣的忘记了刚才的小插曲。张佳乐双手插袋哼着小曲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在前边,林敬言凄惨地提着两袋东西简直是满满的恶意。走到拐角的时候,林敬言突然说:“老张,陪我去趟书店。”

张佳乐惊恐地摇头表达坚定的立场,林敬言一笑,看似文弱的手力道却不小,硬是把张佳乐拖进了书店里。认命的张佳乐只好在漫画前徘徊等待。

林敬言专注挑选书的时候认真的神色,从侧脸看去有一种不可亵渎的风采,和他打荣耀的时候一样,让人根本无法想象这样一个人,玩的居然是流氓和猥琐流。他从架上拿下一本书,向张佳乐摇了摇,笑说:“我说,乐乐,你也该看点书了。”

张佳乐极其不情愿地挪过去,看到书的封面赫然写着《泰戈尔诗选集》,立刻哭丧着脸:“老林我高中都没毕业你让我看这个……”

林敬言笑得很开心,把书放到他手里,说,将就看着吧,刷垃圾话都显得有文化。

付款出来,张佳乐一个劲的碎碎念,你丫有文化你全家你祖宗十八代都有文化。林敬言笑而不语。张佳乐侧头盯着他,脑中忽然灵光一闪,伸手在他脸上比划着什么,然后煞有其事地摸下巴点点头。林敬言在一脸莫名其妙中被强行带进一家眼镜店。张佳乐一拍柜台,“小姐,你们这里有平光镜吗?黑框的……诶没错就是这样的……不行不行不要圆框,要方的。诶对了拿来给我瞧瞧。”接过黑色方框平光镜,张佳乐在林敬言挣扎之前大爆手速把眼镜戴到他脸上,还掏出手机帮他拍了张正面照。林敬言无奈:“乐乐你……”张佳乐自顾自地哈哈大笑,真的好适合你啊完全就是个欺骗性的外表不知道的谁会想到你是第一流氓啊哈哈哈。十分满意的张佳乐痛快地掏出卡结账,林敬言服从地戴上,知道这是张佳乐的小报复。

走回俱乐部的一路上,天很蓝。张佳乐抬头向着阳光,手背半挡着眼,忽然说,老林,你没有生气吧。

林敬言再次哭笑不得,说谁像你一样。

张佳乐笑,也是。

一路无话。

快到俱乐部的时候,张佳乐忽然开口:“老林,我只是希望分别以后,你看到眼镜就会想起我,如同我看到那本诗选就可以想起你一样。”

苏黎世夜晚的风吹得张佳乐有些头晕。

那本诗选,他真的有看,虽然几乎没看懂什么。但他记得林敬言最喜欢的一句话:生如夏花之绚烂,死若秋叶之寂静。林敬言,似乎就是这样的人吧……无论到来或是离开,他从来都是这样,从来不曾改变。

他们也曾谈起彼此最好的搭档,他说孙哲平特别霸气特别有担当,他说方锐猥琐是猥琐了点但是很可靠。然后他们开始互相吐槽,他说你一个知识分子玩流氓还玩的这么猥琐我看不起你,他说你整天让百花缭乱玩弹夹卡卡卡的吵死了。

他们不是最好的搭档,虽然同在霸图,但曾经百花和呼啸的烙印早已在初入联盟时最青涩的岁月里就深深刻在了他们的名字之上,曾经繁花血景和犯罪组合的光辉无论如何都无法磨灭。

但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在职业生涯的末期选择为了同一个梦想而共同努力。

遗憾两年的时间,没有让他们得到冠军。但正如林敬言退役时所说,他们得到了比冠军还要珍贵的东西。如果是从前的张佳乐,一定会有不甘和后悔,可现在,他不会。他的身边从来都有如此优秀的伙伴,来到霸图,他知道了什么叫坚定和一如既往。

哪怕他们两个已不复往日的辉煌,退出了全明星舞台;哪怕他承受着唾骂加身还要笑着说我没事,哪怕他一直在努力追随者天才的步伐用尽全力也只能到此为止。

哪怕他一直被嘲笑运气不好,但在他心里,曾经拥有这些坚持与陪伴,已是他最大的幸运。

“喂我说张佳乐你躲哪去了过来玩游戏啊!”走廊里传来方锐的大吼。张佳乐回神,打开门走到隔壁方锐的房间,发现王杰希李轩肖时钦唐昊也都在。

张佳乐大刀阔斧地在桌边坐下,“玩啥,咋玩。”

唐昊敲了敲桌上的盒子,盒子上“三国杀”三个金灿灿的大字。

“哟唐昊你还会玩三国杀啊真是人不可貌相。”

“我会玩有什么奇怪的吗我又不傻你以为我是孙翔?”

“哈哈哈你的孙二翔呢被他们队长拐走了么?果然还是长得帅一点好啊哈哈哈。”

“张佳乐你想打架?!竞技场还是真人?!”

“诶别我怕我看到唐三打下意识以为是老林情不自禁狂殴伤了你自尊心。”

“张佳乐!马上分牌我们1V1!!”

国家队所在的宾馆在那个静谧的夜晚传出了一晚上的杀杀杀闪闪闪过河拆桥水淹七军南蛮入侵无懈可击……

几人玩的正在兴头上,猛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攻势,张佳乐一手拿牌一手掏手机,来不及看屏幕就接了电话。

“喂,谁啊。”

“我,林敬言。”

张佳乐沉默了下来。

“乐乐?老张?张佳乐?信号不好吗?”

“你……”张佳乐顿了顿,忽然吼着,“你怎么现在才记得打电话!这是国际长途啊卧槽!”

“抱歉啊……我就想问问,你还好吗。”林敬言的声音依旧温润淡雅。

“好的很我们连爆韩国日本英国冠军没跑的!你都不看播报吗?”

“那很好啊,看来你的第一个冠军就是世界冠军呢,提前恭喜了。至于你们的比赛,我一场没漏看。”

张佳乐静了静,忽然轻声笑了,那笑声听起来更像是叹息,带着说不出的怅惘。

“其实我一直在想,如果冠军可以分一半给你就好了。你还……没有得过。”

原本还在吵闹分牌的众人就这样停下了喧哗。

电话那头出奇地寂静了很久。

“说什么傻话,真能分的话还不如分给孙哲平,分给我做什么。”林敬言笑道,声音听不出波澜,也不知道是不是故作轻松。

“哦林敬言你什么意思啊我好心好意你还嫌弃我是吧你个没良心的小兔崽子!还是让方锐大大分给你吧。”张佳乐嘲讽属性顿时触发。

“我哪有嫌弃你……”林敬言自从认识张佳乐之后第无数次哭笑不得。

“啥?是老林?”方锐在旁边探头过来。

“你和猥琐方说几句?”张佳乐说着把手机递给了方锐,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迎上了众人的目光。

“诶我说你们都盯着我干什么?继续打啊!来来来分牌。”张佳乐心虚地打着哈哈转移注意力。

眼前是主公唐昊被反贼王杰希杀得狼狈不堪,耳边是方锐抱着手机煲电话粥还有令人忧伤的国际长途费,张佳乐看着自己的牌,却是心不在焉。

老林,我刚才说的话,是真心的,你明白。

我的成功可以和老搭档一起分享,你的人生我却不能陪你走到最后。如果我们能一起捧起冠军奖杯,就相当于,我们一直陪伴在彼此左右,度过每一个黑夜与白昼,直到岁月洪流将我们淹没。

My dear friend,我有很多话没有机会对你说。到头来,唯有这一声祝福。

我知道无需多言,这声祝福,你一定会在千万里之外听到。

评论 ( 2 )
热度 ( 40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