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人类的宁静从卸载lof手机app开始。

随时爬墙。
21世纪,网上冲浪,兄dei。都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王喻】知更(22)

(1)  (20)  (21)


上次乘飞机的时候才知道原来飞行模式可以在飞机上用了,我国人民已经告别了上飞机关机的时代,顿时觉得以前写过的上飞机关机都充满了年代感……

(其实和文的内容完全没关系。)

——————————


六月中旬,电影《夜雨》如期在各大影院上映,凭借着叶修喻文州黄少天这样顶级的阵容,以及“爱国题材的文艺情怀片”这样特立独行的标签,上映第一天票房就是爆满状态。


彼时喻文州正搭乘飞机去C市录制一档综艺节目,上了飞机才发现邻座竟然是近年来声名鹊起的后辈演员周泽楷——喻文州开始还没注意到他,直到经纪人秦远和周泽楷的经纪人打了个照面,喻文州才发现身边这个戴着口罩,头垂得很低的人是这位后辈。


巧的是周泽楷也是那档综艺的嘉宾。


周泽楷和喻文州不是一个表演学校出身,两个人的学校正好分别是国内最好的两所戏剧学院,有一定的学院竞争关系。难得的是周泽楷的长相无可挑剔,科班出身功底还极好,喻文州虽然只和他合作过一部悬疑题材的电影,就已经对他的实力印象深刻。十分客观的说,后辈里他最欣赏的就是周泽楷。


只是他这个样子实在有些夸张。喻文州笑道:“不至于吧,这样不闷吗?”


在喻文州的注视下,周泽楷有些窘迫地说:“刚才机场里……”


哦,了解。喻文州点头,似笑非笑地说:“毕竟新电视剧刚出,粉丝难免疯狂一些,前天我妹妹还发了个电视剧截图给我,说要嫁给你呢。”


周泽楷虽然没少在各大节目里听到类似的话,但是面对前辈一本正经的调侃,多年练就的脸皮还是薄得不堪一击,耳根瞬间红了,毫无力度地说了一声“谢谢”。


喻文州也不好意思再调戏这位内向的后辈,转而问道:“台本应该看过了吧?”


“嗯。”


“你接的真人秀不多,觉得怎么样?”


周泽楷迟疑了一下,说:“好难。”


这是一档新兴的类闯关解谜密室逃脱的明星真人秀,喻文州目前只接了第一季第一期的录制,周泽楷却是常驻嘉宾。其实周泽楷的经纪人也是用心良苦,毕竟自家艺人这个性格,让他参加什么交流互动多的娱乐性质综艺实在是有点为难,而这档节目可以突出他的智商和知识储备,还不用过多发言,两全其美。


喻文州倒是没少参加真人秀节目。他自己对于这类工作并不感冒,但是工作室始终认为他的个人性格是很大的亮点,所以只要和演戏不冲突的情况下,喻文州一般都不会推拒综艺的邀请,也一直是解谜悬疑类真人秀的智商担当。本着对于后辈的照顾,喻文州安抚性质地拍拍周泽楷的肩,“别担心,这类节目是有套路的,把脑洞开大一点,就算小周比起另外几位常驻欠缺一点幽默感上的优势,但是完全可以用脑子来出戏的。”


周泽楷认真地点了点头。


广播里传出飞机即将起飞的提示,喻文州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叮”地一声,提示微信有新消息。他随手点开,看到发信人时顿了一下。


王杰希:「周五晚上有没有空?」


王杰希:「陪我看个电影怎么样?」

 


那时候王杰希站在门边,眼神是有些复杂的。


然后他说,“我们还算是朋友吗?”


喻文州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只觉得啼笑皆非,以至于他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只能微微低下头,片刻后轻描淡写地一扬眉。


“原来这是由我决定的吗?”


王杰希的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也没说出口。


此时此刻这两条在喻文州看来明显具有dating意味的微信出现在他和王杰希的聊天窗里,怎么看怎么违和。他只能感叹即便时隔多年,王杰希还是那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王杰希。


其实严格来说他并不抗拒王杰希“朋友”的这个说法。只是人是物非,他们隔了那么多年没见,当年再怎么投缘,如今也各自在不同的领域,被社会大染缸打磨了十多年。大学时期那样纯粹的情感早已荡然无存,他又怎么能判断他们仍然是同一类人呢。


虽然王杰希这句问话,还隐约可见他现实主义外表之下理想主义的缩影。


喻文州在表情栏里翻了半天,找到一个官方微博用他的剧照做的表情包。画面上他歪头眯着眼睛,图片左上角是一个问号。


收到表情包的王杰希“正在输入”了半天,发过来一张截图,是某订票网站上《夜雨》的订票界面。


「不知道是否有幸邀请到‘沈程’本人?——方士谦出差去了,没有女朋友,一个人有点无聊。」


喻文州直觉他这是在瞎扯,毕竟王杰希在传说中从来都是一个即使自己去KTV也能自己和自己情歌对唱的传奇人物,从前他们关系不错的时候,王杰希没少自己去看最新上映的电影,和他分享观后感。


当然他不能以过去的眼光评判现在,因此他只能理解为王杰希是真的想体验一次和主演一起看电影的感觉。


「原来我和方学长相比就是个备胎啊。」


「手下留情,学长。你知道电影院的人流量有多少么?」


消息发过去之后,王杰希很久都没有回复。喻文州在空姐的温馨提示下把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暂时隔绝了和王杰希的联系,戴上耳机闭目养神。


三个小时的飞机,到达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喻文州和周泽楷道别,打算各自先到酒店安置好,再去剧组报道。谁知道刚走到大厅,就被涌入的粉丝团团围住。喻文州还好,比较淡定地挥了挥手,在助理和安保人员的的帮助下成功离场。周泽楷显然没这么幸运。


被这样一搅和,上了出租车喻文州才想起来手机还开着飞行模式,难怪没有听到消息提示。随即他很快看到了王杰希在三个小时前的回复。


「所以我打算包午夜场,这样应该没问题了?」


喻文州对着这条微信看了半晌,回复:「未免太破费了吧。」


王杰希回复得很快:「给偶像贡献票房是粉丝的基本素养。」


「……」


这一次王杰希回得诚恳了一些:「就是想看看你的作品,毕竟我也算半个知道你当年梦想的人,所以觉得应该和你一起看,没有别的意思。如果时间安排不过来可以直接拒绝我,反正场也还没包。」


喻文州摁着额角,转头看了一眼车窗外C市路边整齐的行道树,心想我什么时候真的拒绝过你。

 


真人秀的拍摄进行得很顺利,喻文州当然不会有任何的问题,难得的是周泽楷全程闷声找密码,行动力和解码能力都是爆表,众人讨论逗趣的时候他还懂得偶尔见缝插针地接梗补刀,喻文州不禁觉得之前对周泽楷综艺感不强的担心真的都是多余的。他总是有无数种办法来全力弥补自己的缺陷,突出亮点,也难怪如此势不可当。


在某种意义上,喻文州也可以算是这样的人。天赋在每个人身上的表现形式从不是单一趋同的。


第一期录制之后,喻文州在C市逗留了一天,因此回程的飞机正好在周五的下午,也就是说喻文州必须在漫长的旅途之后还要打起精神陪王杰希去看一个午夜场的电影。偏偏他们这一整周就只有周五晚上是同时空出来的,时间还真是调不开。


黄少天一个电话打过来,说你回B市了吧,上次张佳乐安利那家火锅店还记得吗,说好一起去的,今晚怎么样?


喻文州擎着手机犹豫片刻,才说:“今天恐怕不行,改天吧。”


然而黄少天何其敏锐:“怎么,黄金单身汉有约了?”


喻文州含糊地“嗯”了一声作为回答。当然这肯定没办法蒙混过关。果然黄少天毫不迟疑地追问了一句:“谁?王杰希?”


“你这不还是猜到了。”


“……你怎么又和他混在一起了,这个月你档期这么满,还把空闲时间都让给他。他不考虑一下你的吗?你是不是太迁就他了。”


黄少天的话不无道理,喻文州听来却难免有点刺耳。


“时间是我们商量过的。——就是看个电影而已,他也是给我们新电影捧场,不用担心我。”


“我这不是……”黄少天也知道自己刚才态度有点冲,于是赶紧放缓语气,“哎你别多想,我对他这个人真没什么意见,也没有想要干涉你。”


“我知道,”喻文州轻轻笑了一下,“火锅先欠着,下次我请客。你接着忙去吧。”


对于黄少天不厌其烦的关心,喻文州习以为常,但总会分外感激。从前在学校里他总认为自己适合绝对的孤独,也曾艰难地学着适应黄少天偶尔在人际界限周边徘徊的性格,为的是不愿意辜负这份赤诚,后来才明白这样的一个朋友对一个人而言有多么重要。


人的需求总是在变的,走到最后的朋友往往不是最激赏最触动的那位,反而可能只是不那么合拍却在每个重要时刻都给你支撑的人。说来也残酷。


正漫无目的地想着这些事,手机的消息提示音又响了。喻文州打开一看,还是王杰希。


「我听说你刚下飞机不久?晚饭有着落了吗?」


喻文州虽然想不通他是通过什么渠道“听说”的这件事,也不知道王杰希这句话到底有没有共进晚餐的意思,但是眼下刚推掉黄少天火锅的邀请,的确也还没有解决晚饭的方案,既然都是要date,多一个环节少一个环节似乎并没有那么重要。所以他选择了实话实说:「还没有。」


「我刚结束加班,一起?」


「好啊。想去哪里?」


过了一会儿,王杰希回复:「介意我顺路过去接你吗?」


王杰希是开自己的车过来的,喻文州扫了一眼,是一辆配置很高的银色SUV。他上次过来参加聚会是搭了方士谦的车,两个人选车的风格倒是有点相似。


王杰希打量着喻文州棒球帽墨镜黑口罩的一整套装备,神情有些无奈地挑了挑眉:“现在我相信你答应邀请真的是给我赏脸了。”


喻文州的声音闷在口罩里,和平时不太一样,语气却挺无所谓的:“这有什么,就算不答应你,我今晚也要去和黄少天吃火锅的。我们也有生活,总不能因为麻烦就不出门。”


王杰希点了点头,片刻后忽然说:“所以我的顺位比黄少天高一点?”


喻文州一愣,才想起之前在微信里和王杰希说“原来自己和方士谦相比就是个备胎”的这个玩笑话,没想到王杰希还能记得这茬,于是下意识顺水推舟地回道:“学长要和少天比?有点追求不好么?”


王杰希开着车目不斜视,没有接喻文州的话。喻文州等了一会儿没有回音,也觉得无趣,转头看向车窗外。


“我是觉得,”王杰希忽然又开口,“黄少天对你来说……应该比其他人特别一些。”


然后轮到喻文州无奈了。他心说我只是开个玩笑,为什么要这样认真地考虑起来呢。


王杰希自己也知道这个回答显得有点蠢,但他毕竟不是喻文州,实在想不到怎样能更好地接这一句带有隐晦歧义的话。最后双方都发现对方本质里的一些东西其实一直没有改变,这个结论对有心想继续了解喻文州的王杰希而言也未尝不是一个收获。


只是喻文州万万没有想到,拒绝了一个黄少天的火锅邀请,到头来他还是得和王杰希去吃火锅。


这个事情说来也好笑,王杰希来之前真的只有一个单纯的“要和喻文州吃饭”的概念,完全没有任何打算。两个人在车里对要吃什么这个终极问题相顾无言,最终喻文州实在没辙了,有气无力地告诉了王杰希那家火锅店的地址。


这种时候的火锅店虽然已经过了晚饭的高峰期,但是人还是不少的。喻文州走在王杰希前面,裹得很严实,头微微低着,王杰希从他身后望过去,隐约觉得这个动作和鸵鸟有一丝异曲同工,有些忍俊不禁,下意识抬起手掩了掩唇。喻文州忽然停下脚步,转头看了他一眼,眼睛隐在墨镜后面,王杰希看不见他的神情,本能地有些心虚,扬了扬下巴示意他继续往店里走。


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是喻文州这个情况也只能订个包厢了。和服务员交涉的过程中,王杰希很自然地选择了一个微妙的角度,尽可能地帮喻文州挡住了一些视线。喻文州看在眼里,在最终在桌子前面对面坐下的时候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谢我什么?”王杰希拿着菜单,有些困惑地抬头。


喻文州只是笑了笑,自己也拿起了菜单。


在王杰希的记忆里,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学校食堂和便利店之外的地方和喻文州单独吃饭。他很快意识到其实火锅是最容易了解一个人饮食偏好的机会。


喻文州没有和他客气,在了解到王杰希不介意吃辣之后点了个鸳鸯锅底,然后点了一些自己喜欢的菜。王杰希留心观察,默默地记了一下喻文州的爱好——比较喜欢素菜,特别是冻豆腐和生菜;对菌类没有偏好;喜欢虾滑。酱料调得很普通,不吃香菜,对葱和蒜蓉无感,没有什么清奇的搭配。总的来说比较清淡,倒也挺符合G市人追溯食物本原味道的传统。


记完之后他自己怔了一下,不明白自己的行为意义何在。喻文州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一种放任的态度,而他自己其实对于当年的事情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界定,以至于这十几年间偶尔想起来,喻文州对他而言都一直是一个很特别的概念。加上重逢之后的种种接触,说没有在王杰希脑海里唤起半分从前对他的感情肯定是不切实际的。


那些悬而未决的过去,无法重提的遗憾,对于各自变化的感慨,以及哪怕时过境迁都依然有增无减的欣赏,在王杰希这里都无比清晰而直观。他依然很重视喻文州,可惜喻文州的想法似乎与他全然不同,也没有任何交流的打算,于是他找不到放置这份重视的空间。


——就算是朋友也好啊。作为朋友,他能坦然地记住方士谦过年吃饺子会放几勺醋,可谁知道这会不会是他最后一次和喻文州单独约饭。


王杰希沉默着,喻文州也没有试图找任何话题,只在接过王杰希给他盛的一整碗食物之后又道了声谢,两个人各怀心事地埋头吃菜,混杂着各类食材味道的火锅汤在他们之间冒着蒸腾的热气,朦胧的视线里氛围竟然没有预想中的尴尬,反而更像是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彼此无话可说时维持得了沉默的场面而不觉得尴尬,倒比强行寒暄的局面显得熟稔和坦诚。


这样的氛围一直持续到了十二点电影开场。毕竟吃饭时间虽晚,吃完的时候时候也只是九点左右。这个时间有些令人为难,于是之后他们坐在车里各自用手机处理公文和通告,喻文州吃饱之后心情还不错,主动找起了话题,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一些漫无边际的话,倒也不算无聊。


其实坐在只有两个人的空旷放映厅里看到荧幕上的自己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像黄少天这样的就会沉浸在自己的帅气造型里,并和身边的人絮絮叨叨地解说自己拍这个片段的心路历程。而喻文州只是安静地托腮盯着屏幕,整个人处在放空状态,仿佛不认识演戏的这个人。


当然这或许和他身边坐着的人是王杰希有关。


也许他可以做到不过分在意别人的审视和品评,但是王杰希无论如何都还是不一样的。那是为数不多知道他对梦想的执着和曾经为之付出多少的人。


很快他就觉得自己有些过于紧绷了。因为王杰希在看到“沈程”大摇大摆冲进宴会厅的时候直接笑出了声。


喻文州在阴暗的光线里毫不留情地瞪了他一眼。王杰希恰好看过来,脸上的笑还没散,见到喻文州这个眼神,笑得更厉害了。


他忍着笑和喻文州解释:“你真的太强了……这些表情完全颠覆了我对你的印象,人设都崩了。”


喻文州耸了耸肩,“承让,你笑成这样也完全颠覆了我对你的印象。”


两个人沉浸在各自对对方印象的颠覆里对视了半晌,喻文州自己也没忍住笑了,率先移开了视线。


电影进行到三分之一,一改轻松的氛围,所有的阴谋和真相都慢慢摆上了台面。王杰希看得极为认真,沈程这个角色所有激烈的蜕变和沉重都呈现在他眼前。——这当然不是喻文州本人,可是那些复杂而细致入微的表情,痛苦的艰难的,甚至是不顾一切向死而生的决心以如此真实的方式出现在这张脸上时,王杰希只在一瞬间就被震撼了。


他记忆里很多零散的片段被一张网细碎地打捞起来,定格在十一年前他最后一次完整地见到喻文州时,那个午后的简陋病房里单薄阳光洒在他脸上的光影。


他几乎是本能地转头看向身边的那个真实存在的人,才能从荧幕的虚幻和过往的回忆里短暂挣脱。


喻文州察觉到他的视线,也转过头,屏幕映出的琳琅光线在各自脸上明灭闪烁。他垂下眼帘,在放映厅里回荡着的沈程声嘶力竭的呐喊中,无声地叹了口气。

 

tbc

下一章

评论 ( 43 )
热度 ( 176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