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全员粉,极度杂食,张新杰脑残粉,喻吹。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王喻]半生瓜(17)(END)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所有的生活终究要归于平静。譬如整个下半年,喻文州都在忙荣耀等级上限提升后的新赛制和明年的世邀赛场馆等一系列工作,而相对清闲的王杰希也几乎每天泡在学校图书馆里学习。两个人各忙各的,好在晚饭后的时间还能够给对方,比当年在联盟里时的异地恋还是好上许多。有时喻文州周末加班,王杰希就一个人呆在家练书法撸猫,被喻文州戏称为“退休老干部生活”。


偶尔看看比赛转播,解说黄少天那张熟悉的脸在屏幕和观众们打招呼,还会飞过一堆黄得瞎眼的弹幕,诸如“偷偷承包我天”“老公你又变帅了”“嗷嗷嗷我们烦烦还是这么可爱”之类,也是见怪不怪。


这年的十六赛季结束后,微草刘小别宣布退役。王杰希刚在电视上看到发布会,手机上就收到了微博的@消息,刘小别艾特了微草全队,说他准备在某某街开家酒吧,欢迎大家捧场,微草成员半价。喻文州当然也看到了这条微博,坐在王杰希旁边,顺手转发艾特黄少天,评论:“小别为了和你一战专门开了家酒吧,不要辜负他的苦心哦。”


结果被叶修转发并评论:“老王你管不管喻文州。”


王杰希非常不想掺和他们的低龄举动,无奈叶修点名,哪能任他嚣张,冷冷地回复:“没权限。”


这一番暗潮涌动,只留下一群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面面相觑,还有一群刘小别迷妹大喊一定要去别哥的酒吧一醉方休。



就这么忙忙碌碌到年终,总部开始年终考核,王杰希那边期末考试也临近了。


王杰希把热好的牛奶端给喻文州,自己靠在桌子边上,说:“明晚教堂里有唱诗班,我们去看看吧?”


这些天两人都没什么相处时间,面对王杰希的邀约,喻文州第一时间愣了一下,“明晚?”


王杰希说:“平安夜。”


喻文州这才反应过来,把空玻璃杯放回桌上,“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


“听说那边圣诞零点还会放一会儿烟花,想带你去看。”王杰希又说。


于是他们在这天晚上推掉了所有工作,一起去最近的天主教堂看唱诗班演出。


他们都不信教,所以坐在了最后排靠近门的地方。


天主教似乎有一种力量,每一个走进教堂的人,在看到琳琅的壁画,精致的烛台和闭目祷告的教徒时,都会自然心生一种庄严的宁静。


角落里的三角钢琴奏出悠长的乐曲,领唱的少年唱出第一句歌词,变声期特有的沙哑嗓音配合着宗教音乐,倒是别具一格。


喻文州轻声说:“这是我第一次和你一起过平安夜。”


王杰希回忆了片刻,轻轻点头。


喻文州闭上眼睛聆听着优美安详的歌唱,眼前浮现着这么多年来的很多画面。有些和王杰希有关,有些则全无关联,它们全都在记忆闸门打开的刹那间纷至沓来。他看到许许多多的自己,在这条路上跌撞地走着,渐渐越走越稳,开始奔跑,从遥远的地方向现在的自己跑来。嘲笑讥讽,欢呼掌声,蛰伏与落寞,巅峰与奖杯,全似一场前尘旧梦,承载了他几乎全部的热血与深爱,是可以用一生来回忆的最精彩的梦。


而他庆幸梦醒之时并非一无所有,这个梦留给了他如此真实而触手可及的馈赠。眼前的画面定格,他幸运地看到那个遥远的自己奔跑的尽头并非孤身一人。


他睁开眼睛。孩子们已经唱起了新的曲子,教堂的墙上影影绰绰,分不清真实虚幻。侧头望去,王杰希略长的鬓发贴在脸侧,下巴的弧线映在他眼里,又确定而唯一。


不知道过了多久,演出终于结束,孩子们从台上下来,只有钢琴的余调还在教堂里回旋。


“如果我现在祷告,会有用吗?”王杰希道。


喻文州看着他的眼睛,笑得温和:“心诚则灵。”


王杰希也笑了一声,站起来把手伸给喻文州,喻文州配合地把手交到他手中,他们就这样并肩走出教堂,与深冬的大雪相遇。


他们一路上都没说话,却在走进明亮街区的前一秒同时松开手,王杰希扳着喻文州的下巴来了一个不长不短的吻。


平安夜的街区自然是欢闹的,这天大街小巷不会因为大雪而失去客源,店门口的音响不约而同地放着圣诞歌,小小的孩子们一手拉着大人的手,一手握着各式各样的气球。


喻文州脖子上围着的还是很久之前他们去通宵打游戏那天王杰希借给他的那条围巾,那之后一直就忘了还,现在几乎变成喻文州的所有物了。


“明年世邀赛就要在这个城市承办了。”王杰希开口道。


“可惜我们在的赛季,竟然没有一次机会能在祖国战斗。”喻文州说。


“不过看着国旗在异国升起,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


他们走到街心花园,地方僻静,没什么人来往,灯火也稍显昏暗。他们在公园里的一个角落停下脚步。


“喻文州。”


“你……”


两人同时开口,喻文州先笑了出来。王杰希说:“你先说。”


“我只是突然想问……之前在学校里,你说我从前向你表白的时候,你是喜欢我才答应的,不是一时兴起答应我‘试试’,是真的么?”喻文州问。


“骗你干什么。”


“那么我挺好奇,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为什么……哪怕是我们交往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都没看出端倪?”


王杰希淡淡地瞥他一眼,“什么日子啊,大马路上问这个有的没的,喻队好兴致。”


喻文州笑而不语。


王杰希心知推脱不掉,沉默思考了半晌,说:“我也没办法说出一个精确的时间点,但是我推测至少是在第四赛季就有萌芽。”


“这么早?你也太能装了,藏得这么深,否则按理说我那么仔细地观察你,不应该察觉不到。”喻文州低声说。


“也不能说藏得深……”王杰希迟疑了一下,应该是在考虑怎么表达,顿了顿才道:“我从来没有喜欢一个人的经验,而第一次喜欢就是一个同性,要知道此前我一直对自己的性向坚定不移,难免会怀疑自己。我们又是朋友,我根本不知道应该掩盖还是表达,就想干脆趁这种感情还没有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时直接扼杀,谁都会好过一些。”


“然后在那个当口,你先表白了。我根本拒绝不了,只好前功尽弃。”


喻文州抿着唇听完,说:“你这么一说,还好这件事上我比你下得了决心,要是再晚一些,你是不是真的可以扼杀成功了?”


一阵冷风过来,王杰希没说话,转而伸手把喻文州的围巾裹好一些,喻文州依旧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王杰希缓缓地说:“我原本是这样以为的,如今才知道这个想法不太现实。和你分开的时候,我确实想过,要是当时再努力一点,早点摆脱对你的感情,也就不会有那些事发生。后来命运给了我八年时间,用来慢慢磨掉对你的所有想法,我以为苍天如此安排就已经足够仁慈了。但是那天当你告诉我你还爱我的时候,我发现我自己竟然还像当年一样,根本拒绝不了。都说时间可以让一切都过去,亲身经历才知道有的时候这句话真是个笑话。”


时间可以完美地掩埋所有东西,甚至扭曲真相,尘封事实。它可以把一些感情在心里的某个角落悄然冰封,让人自我麻痹,以为那些早已经是过去的事,自己随着时间已经变得坚不可摧,不会再产生任何波澜。可事实是那样的惊心动魄过后留下来的痕迹,又如何能够真正戒除?


归根到底,人非草木。


喻文州叹着气,“还有呢?”


“那次你妈妈来找我的时候说,如果后来没有再遇见你,我照样可以这样过完一生。她说的句句在理,我几乎想不出反驳的话,因为我来来去去都只有一个单薄的理由,不甘心而已。如果没有再碰到你,我就不会知道我对你还存有想法,我还可以回归正常的既定轨迹生活下去,但是我们偏偏重逢了。是你让我再次偏离轨道,所以我也算是彻底被你误了,如果不把你一起牢牢绑在贼船上,岂不是亏大了?”


喻文州一直安静地听着,王杰希的语调始终平淡,喻文州却从这样的语调里听出了一丝不同寻常。


“所以你刚才要对我说的话,是不是和这些有关?”他问。


随即他看到王杰希的眼神,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这么重要的平安夜特地出一趟门,不会只有唱诗班和零点的烟火吧?”


王杰希无奈,“战术大师,给点面子。”


他在飘雪的街头路灯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只看一眼就可以猜得到里面会装着什么。喻文州站在原地,看着王杰希把盒子打开。紫色丝绒面上嵌着铂金的小环,上面还精心雕琢了一颗六芒星。


戒指在喻文州眼里折射出琳琅的光芒。


“我们无法拥有法律的契约,也无法拥有拥有天长地久的誓词和一场盛大的庆典,我能给的不多,希望你不要反悔。”王杰希说。


喻文州笑了,“自己选的路,自己瞎的眼,一切后果,我照单全收。”


“那么,喻文州先生,你是否愿意将后半生交付给我,无论生老病死,无论贫穷富有,无论微草和蓝雨谁拿了冠军,无论你是不是联盟主席,也始终相互扶持,相互信任。从现在开始到未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和我携手共度?”


什么破誓词,喻文州吐槽之情溢于言表,却还是点头。


“我愿意。”


当王杰希终于把戒指套在他左手的无名指上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手心已经全是汗,而王杰希的手竟然轻微颤抖。


“不就求个婚么,王队你也太怂了吧,还怕我拒绝不成?”喻文州语带戏谑。


王杰希冷静转移话题,“不想知道我那款上面刻的是什么?”


他将另一个盒子拿出来,喻文州打开,同样的铂金环上嵌着一个小小的魔术帽。


“怎么不是扫把,唉。”喻文州故作失望地把戒指也套上了王杰希的无名指。


然后手被紧紧握住,王杰希离的很近,在他耳边轻声说:“喻队已经被我用六星光牢锁住了,还敢胡言乱语?”


“那么,驱散粉。”


“无效。”


喻文州挑起眉,腾出另一只手将王杰希推到旁边建筑物的后墙,柔软的唇堵住他的嘴。那个吻的味道如同喻文州,温柔缱绻,也如同王杰希,坚定绵长。他们沉浸在彼此的气息之中,每一分都无比熟悉,每一分都有如新生。


零点已至,烟花在喻文州身后的天空中猛然炸开,绚丽美好,轰轰烈烈,是个好兆头。


『到大悟大彻将一切都升华,这一秒坐拥晚霞。

我共你觉得苦也不太差。』


END

(正文完。接下来应该会有三个左右的番外。)

番外一 尘埃,道路与远方

番外二 方得始终

番外三 雪落无声

————————————————

爆肝使人折寿!

写了一个多月,总算是把这个故事写完了。

其中兜兜转转,删删改改,也和徒弟交流很多,在这里感谢我的徒弟给我的很多建议,还有红心蓝手评论的小天使们的支持。

这个故事真的只是很平淡的日常,没什么内容,我写的时候一直在想,其实无论是什么样的故事都会有一个结尾,就像荣耀这一场热血美好的大梦终归是要醒来回归平淡。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兜兜转转,他们还是选择了彼此,没有留下遗憾。而我也相信,王杰希和喻文州这么好的两个人携手前行,无论前方道路如何,有彼此相伴,都是光明坦途。

最后关于别哥的酒吧……我决定番外再给他点戏份(。出本的事……再说吧……

感谢耐心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 ( 71 )
热度 ( 418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