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全员粉,极度杂食,张新杰脑残粉,喻吹。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王喻]半生瓜(13)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喻文州随手翻着王杰希桌上的大学教材,摇了摇头,“想当年,我语文也是考过年级第一的。”


王杰希整理着上周的上课笔记,随口道:“学霸啊。”


“数学就不及格。”喻文州又道。


“巧了,我理科最好,数学考过年级第一。”


巧在哪里,还有到底谁是学霸。喻文州腹诽。


“那你还选汉语言。”


“高中三年的后两年基本都打荣耀去了,高二以后的数学我毫无基础。只有语文,少学两年照样可以蒙混过关。”


也是。喻文州点头。王杰希在旁边拉开抽屉摸了半天,摸出一串钥匙,放到喻文州手上。喻文州认出这就是之前他自己配的王杰希家的钥匙,不过分手之后寄回给王杰希了。


“找个时间,把东西搬过来吧。”王杰希说。


喻文州安静地看着王杰希半晌,忽然张开双臂,抱住了他,下巴搁在他肩上。王杰希愣了几秒,也伸出手把喻文州抱得更紧些,轻声问:“怎么了?”


“没什么,”喻文州说,“瞬间的冲动。”


只是那么一瞬间,会突然抑制不住想要感受你体温的冲动。


“我批准你以后多一些这样的冲动。”王杰希说。


喻文州笑,笑到眼睛里也盛满了笑意,说:“这种冲动一直都有,多得我自己都记不清。赛后握手,全明星周末看着你输给高英杰,国家队备战,还有在办公室门口看着你忙的时候……每一次,我只差一点,就要克制不了。”


“但这一次,我终于可以毫无顾忌地任由自己被冲动支配,只需要纯粹地去完成一个拥抱,就可以确定你是我的。”



为了兑现愿赌服输的诺言,喻文州特地请了一天假,陪王杰希去上课。


这天王杰希的课在上午十点,两个人起了一大早,在学校里闲逛。


校园对于他们二人来说,都遥远得像上个世纪的事。抱着课本赶早课的学生,靠着树背单词的长发姑娘,骑着自行车手上还提着一袋资料的教授,和他们离得这么近,在他们的视野里匆匆而过。


人往往在这种时候,会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在这条路上也不过是个年轻人,所学的东西实在是不够看。


“如果没有荣耀,我们和他们一个年纪的时候,应该也会像这样,努力学习,为了好工作好前程打拼,熬夜修仙复习期末,谈个恋爱面个试,图书馆里泡一天。”王杰希说。


“你这一副老爷爷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喻文州失笑。


王杰希没回答,向喻文州伸出手。


“在这里牵?影响不好吧。我不信这个学校里没有关注职业联赛的学生。”喻文州嘴上说着,手却已经放到了王杰希手上,自然而然地十指交握。


王杰希一手插兜,一手拉着喻文州,两人并肩在校园的一条小道上走,“牵过这条路就好,没人看见的。”


顿了顿,他又道:“我就想体会一下学校里谈恋爱的感觉。”


“那牵的也应该是个姑娘吧,可以大大方方地在校道上牵,才子佳人,一段佳话。”喻文州目视前方,嘴角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


王杰希握着喻文州的手紧了紧,道:“这很难说。”


“哦?”喻文州挑起眉看向他,“你不是个直的?我一直以为你是被我掰弯的呢。”


“你既然知道,还来掰弯我?”王杰希道,“而且还不是一回,是两回。”


喻文州垂眸,“我问过你的,如果你不是心甘情愿,我也不会勉强。”


“你那个时候问我,接不接受和男人谈恋爱,我就一直想告诉你,如果是随便一个男的就算了,但是喻队的话,可以考虑,”王杰希在小道尽头停下脚步,“但你没给我说的机会,把我带跑了,后来还总误会一开始我是不喜欢你的。”


“是吗?”喻文州表情难得有点发愣,努力地回忆了一下那段往事,轻咳一声,“我就没想过你会答应。”


此时王杰希也只能无奈摇头,轻轻松开喻文州的手,转移了话题,“走吧,还想去哪儿逛?离上课还早。”


正在这时,一对情侣从他们面前经过,男生在前面骑着自行车,女生在后座坐着,双手环着男朋友的腰,两个人一边谈笑,年轻的声音在空气中清脆悦耳。


喻文州目送着他们远去,忽然说:“我们骑自行车在学校里遛弯怎么样?”


王杰希环顾四周,“行,正好我在学校车库里停了辆自行车,一周不用,怕是积灰了,我去把它取出来。”


“你骑车载我?能不能行啊?”喻文州颇为怀疑。


事实证明喻文州的担心完全有道理。他小心翼翼地坐在王杰希那辆恐怕是他高中年代的陈旧自行车后座上,它吱吱呀呀地响,仿佛随时会散架。而王杰希刚刚一踩,车头就不受控制地歪歪斜斜。


才骑出去几步,喻文州受不了了,险险地用脚稳住强行将车停下。王杰希握着车把回头,喻文州跳下车,拍拍车头,“你赶紧下来,我来吧。再让你带我们这两把老骨头迟早要同归于尽。”


王杰希一边下车扶住车头一边道:“你行吗?别摔得更惨。”


喻文州在车座上坐下,下巴一扬示意王杰希别说话快上车。王杰希刚犹犹豫豫地侧坐好,喻文州踩着的自行车就稳稳当当地前进了,速度适中,车头不偏不倚。


王杰希对于喻文州的车技感到十分佩服,“不错啊,老司机。”


“一看你就是中学时期专心学习,放学不会骑自行车送女生回家的那种学霸。”喻文州漫不经心地道。


“听起来你还没少干,不过你不是弯的么?还和女生玩暧昧?”王杰希学着刚才那对小情侣的样子,用手环上了喻文州的腰。


“见到你之后弯的。”


王杰希在他腰上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喻文州猝不及防,车头立刻有点歪斜的趋势,他赶紧纠正回来。


“再乱动我把你摔下去,王队。”喻文州回头冲他翻了个白眼。


王杰希笑,额头抵在他后背上,没再说话。


他们在校园较为僻静的角落里逛着,自行车行进带起的微风把喻文州的衣摆轻轻吹起来,王杰希的头发也轻微晃动。早晨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和自行车碾过地面的声音轮番在耳畔流转,刚冒头的阳光温暖却不炽烈,一切都刚刚好,足够让人产生地老天荒的遐思。



就这样瞎逛,竟然也逛了半个小时,临近上课时间。喻文州把自行车停回王杰希原本放车的地方,王杰希背着装书的斜挎包,领着喻文州去教室。


教室里空荡荡的,只有十来个人到了,讲课的陈教授倒是已经在讲台上摆放教具了。


陈教授是在整个市里都颇有名气的专家,正好和王杰希的父母认识。所以看到王杰希进来,他笑着和王杰希点了点头。王杰希走过去,把喻文州介绍给他,“教授,这是我朋友,一直想来听您的课。”


喻文州也很配合地道:“陈先生好,我叫喻文州,久仰您的大名。”


“喻文州……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啊。”教授推了推眼镜。


“文州和我是同行,之前都是打游戏的。”王杰希补充。


陈教授顿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哦,想起来了——喻文州,什么队的队长吧?我女儿可是你粉丝。”


喻文州闻言,礼貌地道:“谢谢您女儿的支持,也相信今天可以从先生您这里学到很多。”


一番客套,同班同学也都陆陆续续来齐了。王杰希选的座位在后排,喻文州跟着他坐下,从王杰希的笔袋里随便拿了支笔,翻开空白笔记本,手指无意识地转动着笔杆。


今天他们的课程是中国文学史,教授打开ppt,开始讲起南宋诗词文化。


王杰希下意识地用眼角余光观察喻文州,只见喻文州托着腮,目不转睛地盯着ppt,手上的水性笔连盖子都没打开,仿佛它本来的用途就是拿来转的,而喻文州毫无记笔记的意思。不过这倒没什么,喻文州本来就是半路旁听的,王杰希对他也没那么高的要求,转而自己在课本上标注起来。


陈教授不愧为知名教授,讲课绝对担得起一个“好”字。教授年纪不小,讲话却风趣幽默,课堂上笑声不断。在讲到南宋文人的慷慨悲壮时,他念了几首宋词,语气又恰到好处的沉郁悲慨,让人完全沉浸其中。


王杰希是听课十分用心的人,一直在记着笔记,记到一半忽然想起来旁边还有个喻文州,于是侧头瞥了一眼。


喻文州的笔记本上总算不是一片空白,记录的东西却和王杰希的基本不一样。


然而正在上课,王杰希也顾不上对喻文州笔记的好奇,继续跟着教授的进度听课。


整堂课下来,几乎没有人走神,连喻文州这个旁听生都听得入迷。下课铃打响了都没人站起来,直到教授合上书说了一句“下课”,许多人才反应过来这堂课已经结束了。


“精彩。”喻文州低声赞道。


王杰希拿过喻文州的笔记本,“你把课堂上的诗词都摘抄了下来?”


“念书时的旧习惯,把诗词记下来,不记录解析。自己揣摩才有意思。”


“我也不记解析。”王杰希把课本推给喻文州看。


喻文州看到他只记延伸出来的其他诗句和教授对每首诗词的一些犀利评价,笔记整得像一本另一个角度的课本。


“我不得不再次感叹,不愧是魔术师思维。”


“行了,下午没课,现在想做什么?”王杰希把书收回包里。


“能先去食堂吃饭吗?我饿了。”喻文州道。


“你真要去食堂?我得提醒你,这里的食堂味道和总部的没什么差别。”


“好不容易来一趟,好歹也得试试再走才不虚此行。”喻文州道。


“行,那我们赶紧去,也好帮你抢白斩鸡。”王杰希勾勾嘴角,背起挎包往外走。


喻文州跟在王杰希身后,保持着一臂之距,忽然问:“你让我来跟你上课的这个要求,真的是临时起意?”


王杰希沉默片刻,摇头,“是,但也不完全是。”


喻文州望着他的侧脸,等待下文。


“说出来有点好笑。我想起我们从前在一起的时候,正好是大学生的年纪。学校里不是经常有男孩子约女朋友去上他的那门课程或者上自习么?坐在同一个教室的相邻位置上,听着同一门课,如果我们没有荣耀,也应该会有这样的经历。”


“青涩懵懂,不懂得如何谈恋爱。只知道是恋人就应该一起去做同一件事。哪怕是无聊的课程,和对方待在一块儿,也可以高兴一整天。”


喻文州笑着问:“那么已经步入而立之年的王杰希同学,是否还会产生这种可以高兴一整天的感觉呢?”


他们走出教室,转过教学楼,王杰希再次向他伸出了手。


“当然。我现在发现爱情果然是个很了不起的事物。它会让你完全不考虑要做什么或者要走什么样的路,只需要知道和谁一起,就有了走下去的勇气。”


下一章→

——————————

听说我中间有一段逆了(。

评论 ( 21 )
热度 ( 128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