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王喻]半生瓜(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电话那头一直沉默。


喻文州擎着手机,耐心地等着回应,安静的夜色中,王杰希的呼吸声隐约传到他耳畔,细微而绵长。


“既然这样,”王杰希的语气听不出什么波动,“就早些办完,早点回来。”


喻文州扶着阳台栏杆,眼睛望着远方,又问:“你想不想我?”


又是一阵沉默,喻文州听到了轻轻的叹息声,随即王杰希似笑非笑的声音响起:“我忍了这么久,喻文州,你突然来这一下,也太不厚道了。”


“到底想不想?”喻文州忍着笑问。


王杰希一本正经地道:“睡觉去,你自己算算你还能睡多久。”


喻文州没有接话。


王杰希等不到回应,又道:“信号不好?听见了没有?”


喻文州依旧选择不回答。


王杰希没辙,只好叹气着说:“不会比你少。”


“突然不是很想挂电话。”喻文州说。


“那你就等着直接因为欠费停机被挂断吧。这可是国际漫游,看来接下来一周都不打算和我打电话了?”王杰希调侃道。


“那你来,我不挂。”


“今年几岁啊,喻队?”王杰希深感无奈,“晚安。”


电话干脆利落地被挂断。喻文州低头看着通话记录,摇摇头暗暗嘲笑自己今天的幼稚,嘴角弧度却怎么也平复不了。



初审还是非常激烈的,没有哪个参与竞争的代表队是弱队,每个队伍的理念阐述各有所长,脱颖而出并不容易。


然而中国作为世邀赛三届冠军得主,在成绩上面有绝对的优势,而且这次喻文州下了血本,配套设施一应俱全,能考虑到的所有问题都提出了解决方案,再加上中国庞大的观众群体本身对于各大赞助商来说就具有极大的吸引力,所以喻文州对这次申办抱有很大的自信。


初审结果当场公布,中国代表团毫无悬念地获得了进入终审的资格,即将在三天后与同样进入终审的日本队进行角逐。


这次申办在国内荣耀圈里引起了巨大的反响,王杰希成功地在电子竞技周报上看到了占据整个版面的相关内容,左上角有一篇随团记者在初审通过后对喻文州的采访,还配了一张喻文州在台上宣讲时候的照片。


王杰希拿着报纸仔细端详那张色彩采光都十分一般,印到报纸上还有些失真的照片,掏出手机给喻文州发微信。


「瘦了不少,下巴都尖了。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


发完之后他直接把手机搁到一边,到院子里喂猫,保守估计不到中午是收不到回信了。


果然,直到傍晚王杰希才收到喻文州的回复,一上来就是一张和叶修的自拍。


「哪有?你自己看,老叶的脸都比我尖了。」


王杰希:……


他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回复:「行了吧,就没见过你这样修图的。」


喻文州回了一个不明所以的^^。


「赶紧回来。」


王杰希发完四个字,顺手拍了今晚自己做的晚饭发过去。


等了很久,喻文州回复:「呵呵。」


王杰希对自己的报社行为十分满意,不打算回复,放下手机吃饭。


最终的角逐,两国代表团都提出了极为精彩的议案,而这一轮结果是由多方投票产生的,统计方在后台统计票数的时候,喻文州都捏了一把汗。


不能失败,也没想过失败。虽然投资方的投入并没有落实,就算失败也可以明年再来,但是正如他自己所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次所展现的,是喻文州所能做到的极限。破釜沉舟,没有退路。


主持人走上台宣布结果,从信封里抽出了一张纸,低头看了一眼后,高举过头,展示在摄像机镜头前,同时口中已经大声喊出了“China”。


结果公布的下一秒,喻文州口袋里的手机一震,立刻收到了王杰希的短信。


简简单单,就两个字,「恭喜。」


旁边叶修已经向他伸出了手掌,他笑着一掌击过去,彻彻底底地松了一口气,走上台领主办资格证。


全场沸腾,电子竞技周报,电竞之家等国内权威的电竞媒体已经蜂拥上来,忙着采访叶修喻文州,并迫不及待地把这个消息传回了国内。


喻文州的手机已经被消息挤爆了,全都是老朋友们发过来的祝贺短信,有些都退役六七年了也来凑热闹。


散场后他一条条读下来,叶修插着口袋围观,忽然说:“这些家伙,对荣耀的关注一点都没少。”


“不是很好么,我们都没有离开荣耀。”喻文州笑。


第一届世邀赛中国队的领队和队长,此时重新站在苏黎世场馆门口,手里拿着的是另一个巅峰的奖章。仿佛只是过了一场梦,重归此地,依稀少年。


时过境迁,他们脱下战袍,却没有放下初心。的确,这片战场早已成为了别人的战场,但是他们的荣耀依旧无可取代。



三天后,他们乘坐的飞机平安着陆。喻文州刚走出航站楼,就看到王杰希的车停在门口。


许多思念酿成的情感,让他的整颗心在那一刻就已经被溢出来的欢欣全部占据,明面上却偏偏还要保持着从容的步伐,走过去敲王杰希的车窗。


王杰希等他把行李放进后箱,坐到副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才慢悠悠开口:“晚饭吃过了?”


“你让我把航空餐当晚饭?王队好残忍啊。”喻文州一本正经地调笑。


“所以我打算直接把喻队拐回家里加餐,没问题吧?”王杰希也跟着面不改色。


喻文州耸肩,“都上了你的车,我也跑不掉了。”


于是他就这样心甘情愿地被王杰希直接送到了家里,还收获了一只傻猫的热烈欢迎。


“中午的剩菜,你将就吧。”王杰希说着,一边走进厨房。


喻文州站在厨房门口,把一片薄荷味口香糖放进嘴里嚼,一边轻声道:“你做的就好。”


王杰希拿着锅铲的手一顿,忽然放下锅铲,转身走到喻文州面前,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离得太近了。喻文州呼出一口气,直视他的双眼,声音低到只有王杰希这样的距离才能听见。


“我回来了。”


王杰希“嗯”了一声,“你真的瘦了。”


厨房里没来得及开灯,傍晚六点的天色已经暗下来,微弱的光线和面前的人像一种诱人犯罪的因子,喻文州将口香糖吐进旁边的垃圾篓里,伸手把王杰希的头按过来,唇已经贴了上去。


这个吻的味道与上一次完全不同,细密绵长,纠缠不清,王杰希仔细沉沦在喻文州口腔里薄荷的余韵中,一手揽着喻文州的腰把距离再次拉近,胸口几乎是贴在一起的,心跳的频率错杂纷乱交织着,霎时引爆了久别重逢的焦灼。


这场久别,不是喻文州短短两周的远行,而是近八年的分隔。正因中间隔了太多的人事嘈杂与情非得已,再度相拥时的真切触感才让表面维持的理智彻底溃不成军。


难以控制。无法冷静。


他们原以为一个吻就足矣,临到尾声却根本觉得不够。要怎么样才能把无法诉诸于口的想念与重新唤起的热爱完完全全地交付出来,其实他们也根本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喻文州被压倒在沙发上的时候笑了出来,为自己少见的疯狂感到新奇,而王杰希的唇已经落在他肩上。白衬衫的扣子并不算太牢,此时半遮半掩,喻文州的皮肤在灯火下泛着莹润的光,像极了一场邀请。


喘息或者吻,没有固定的节奏。这样的距离他们已经很久不曾有过,急躁生疏却也配合默契。王杰希视线所及之处是喻文州眼角浅淡的一抹红,还有从额角滑下来的汗,以及头微微后仰时脖颈拉出来的好看弧度。


结束之时王杰希轻声喟叹,把头搁在喻文州肩上,喻文州闭着眼睛,伸手环上了他的背。一场静默的拥抱。


“我从没想过这一天。”王杰希说。


喻文州睁开眼,说:“那本来就不应该是终结。”


“后悔?”


“从未。”


王杰希是笑了的,眼角眉梢也都染上了笑意,他从喻文州身上起来起来,随意地穿上衣服,对喻文州说:“从我衣柜里拿衣服,去洗澡,洗完出来吃晚饭。”


等王杰希把菜端上桌,喻文州已经洗完澡,随便穿了一件他的衣服站在客厅,正在低头摆弄着什么。


“你在干什么?”王杰希问。


喻文州把手里的东西放回桌上,王杰希看清了那是他之前摆在客厅的相框,但是那张第七赛季微草夺冠合照被喻文州换了下来,换成一直被藏在合照后面的那张喻文州的背影。


“我就知道,你上次肯定发现了。”王杰希说。


“我还没问你为什么一直藏着我的照片,”喻文州说,“看画质还是偷拍的。什么时候拍的?”


王杰希一边帮他盛饭,一边答道:“那个时候删手机里和你相关的东西,照片删得一干二净,但是后来在百度云里找到了这张仅存的,突然有点舍不得,就打算印出来找个看不见的地方藏着,再删掉电子备份。”


“至于什么时候拍的,”王杰希思考了一下,“记不清了,反正就是那几次和你去海边的时候干的事,懒得回忆。”


喻文州对这个理由深觉有趣,“原来你还真有过舍不得。”


“我第一次喜欢人,总是有纪念意义的。”


“这个纪念也太丑了吧,印出来都失真了,我留给你的印象就连一张正面照都没有。算了,先这么放着吧,买个新相框再把你们微草那张摆起来,以后有的是机会换照片。”


以后,真是个好词。


两人吃着晚饭,王杰希似是又想起了什么,道:“你是不是欠我一个赌注?”


喻文州夹菜的手停了一下,“差点都忘了这茬。对,输的人陪赢的人去做一件事。”


“那么,我想好了——明天陪我去上一堂课。”


“……魔术师先生,你的想法未免太天马行空了吧。”


“是谁说的愿赌服输?”王杰希挑眉。


喻文州低头吃菜,再度为自己设的圈套把自己绕进去而默哀。


下一章→

————————————

我知道我这种意识流发车肯定会被群众唾骂的。

抱歉让各位久等了。(不会看不出我开车了吧,忧愁)

评论 ( 27 )
热度 ( 174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