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王喻24小时-23:00】星辰泡沫


这是一个虚假且毫无逻辑的童话故事。你们准备好了吗?

————————————


(一)

王杰希从没见过这种操作。


他只是隶属荣耀魔法学院微草学院的导师,不是不懂爱的法海,所以海边有鱼成精这种事究竟为什么方士谦要作为紧急任务加急call他?


这导致他马不停蹄地花了三个小时赶到这里,然后冷静地站在沙滩上和这条半死不活的鱼大眼瞪小眼。


而且这是一条什么品种的鱼?王杰希陷入了深刻的知识盲区。


这条鱼,它肯定不是罗非鱼鲫鱼鲤鱼秋刀鱼,也不是三文鱼鳗鱼深海鳕鱼。它有着匀称的鱼身,细长光滑的鳞片,每一片蓝色的鳞片还有银色的勾边,倒映着夕阳如同海平面一样波光粼粼。


客观评价的话,这是一条很好看的鱼……哦,重点错了。


重点应该是,请问它做错什么了?怎么就惊动魔法学院了?它破坏生态平衡了吗?因为长得太好看其他丑鱼都自杀了导致热带鱼数量锐减?


而且你扑腾个鬼啊,闹心。


王杰希拎起它的长尾巴,用第一宇宙速度把它甩进了海里。


扑通——


然后他目睹了这条鱼在触到海平面的一瞬间像三维弹球一样嗖地一下弹回沙滩,继续扑腾。


……好的,我现在相信你是真的成精了。


要怎么解决,其实他也没有经验。思索了一会儿,王杰希决定先把它带回家里研究,微草实验室最近实验日程太满,方士谦是绝对没心情管一条鱼的。


主意已定。王杰希一挥暗夜斗篷,把这条鱼捞进斗篷里,骑着扫把就往城里飞去。


(二)

他先是用脸盆盛了一盆自来水,顺手把这条鱼精放进盆里,随手把盆往地上一搁,自己去书房里找资料。


等他抱着一大本《水生生物变形咒语大全》从书房走到盆边时,惊讶地发现在海边闹腾得不行的鱼此刻异常的安静,在狭窄的盆里优哉游哉,时不时吐个大泡泡。


王杰希蹲下来,伸出笔,戳了戳鱼背。结果它不仅毫无抵抗,还直接侧躺在了盆底,瞪着浑圆的大眼睛和他对视。


什么玩意儿。


王杰希清了清嗓子,说:“你好。”


鱼不为所动。


“我已经感觉到你的灵力了,你应该是和我一样的法师,或者是低等级的魔法物种。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现在你的灵魂似乎被束缚在一条鱼里,首先我要确定一下你是否还有自我意识。所以如果你听懂了我这番话,请你给我一个答复。”王杰希说。


鱼缓缓的动了一下。王杰希看到它慢慢张开了嘴。他有点意外,心想难道它自我意识保存得如此完好,甚至还可以开口说话?


然后它缓缓地吐了一口气,一个泡泡从盆底冒上来,浮到水面。


啪的一声轻响。


鱼又把嘴合上了。


王杰希:……我真是太天真了。


他研究半天,实在是没从这个泡泡里得出什么结论。但好歹这也是条有灵力的鱼,直接养在这么个破脸盆里似乎是过于逼仄了。


次日王杰希上街,买了个三米的大水族缸,还有各种口味的鱼食和一些人造珊瑚水草,决定先把它养上一段时间,等他研究出如何解救封印在鱼身里的灵魂再说。


反正如果把它送去实验室,方士谦这种极度怕麻烦的人肯定也原封不动地送回来,不必多此一举。就当观赏鱼来养吧,而且这条鱼的确也非常有观赏价值。王杰希努力说服自己。


鱼被从脸盆里移到了三米的大水族缸里,有紫色的珊瑚和摇摆的水草,还有恒温加热棒和氧气管。待遇水平大大提升,鱼的状态却不见有什么改观。


它依旧是极为缓慢地游动,吐泡泡,在小礁石上发呆,连王杰希偶尔敲缸都毫无反应,不晓得在思考什么沉重的鱼生大事。


“你是不是饿到没力气了?”


王杰希困惑着给它投喂鱼食,没想到一个手抖,倒了大半包进去。水面上密密麻麻地浮着能逼死密集恐惧症的小圆粒。王杰希暗道不好,已经远超说明书上的用量了,得赶紧捞出来。


他赶紧去厨房里拿小漏网,不过半分钟时间,再回来的时候发现世界都变了。


水面上的鱼食已经所剩无几,而这条鱼还在拖着长尾巴一口一口地吞着剩下的鱼食。


王杰希用漏网柄敲了敲鱼缸,有点犯愁地说:“你会撑死的。我鱼缸岂不是白买了?都没用几天。”


结果该鱼慢条斯理地把所有的鱼食一扫而空,游到了王杰希面前,摇尾巴带起一串水花,生龙活虎,远没有之前那种垂垂老矣的慢动作。


果然真的是饿的吗?问题是现在也太夸张了吧?王杰希回头看了一眼新买的三袋鱼食,深觉它们撑不过这周。


(三)

王杰希关掉“鱼类饲养大全”的网页,决定去看一眼鱼,再回房间睡个午觉。


刚走近鱼缸,鱼就冲他吐了个泡泡。


这条鱼似乎特别喜欢吐泡泡,王杰希养了这几天也习惯了,没怎么在意地走过去。


你好。


王杰希瞬间顿住脚步。他仔细辨认,发现是从自己脑海里冒出的这句话。


我梳理了几天,找到了和你交流的办法。我现在回答你几天前的问题,我有自我意识,但是并不健全,我对我从前发生过什么毫无印象,从意识恢复那天起,我就是一条鱼。


一个巨大的泡泡冒出水族缸,啪地一下爆裂。


王杰希淡淡开口:“你找到的办法就是使用泡泡?”


可以这么说,它的确是一个语言的载体。鱼说。


“既然如此,”王杰希说,“你有办法长久维持这个载体吗?”


鱼似乎是歪了一下头,计算了一会儿,说。按照人类的计时方法,最多两个小时吧。


王杰希若有所思地点头,“那么在这短暂的两个小时内,你有什么要说的吗?比如关于你对自己被封印的推测,以及你是否接受荣耀学院的帮助。”


鱼沉默良久,诚然它本来也没有发出过声音。王杰希在鱼缸边耐心地等着它答复,等到自己打了个呵欠。


你真的不觉得,这个水草的颜色很难看么?还有昨天那包鱼食的口味,也实在是不敢恭维。我没想到你们人类的品味这么差。鱼说。


王杰希没想到好不容易等来的就是这么几句嘲笑他品味的话,他挑了挑眉,“鱼大仙有何高见?”


石头最好全都换成一种颜色,水草……鱼回头瞥了一眼。水草最好可以是七种绿色的渐变,从下往上依次变深,和深色的石头衬在一起会很好看。你不是什么微草学院的么?一定认识很多种绿色,不成问题吧?


王杰希:“你是我见过最麻烦的鱼。”


谢谢夸奖。


王杰希从小被教导,养小动物要有耐心和爱心,所以哪怕这只来历不明且麻烦至极的鱼对他整出这些幺蛾子,他也得忍了。


他跑遍整个城市,傍晚在一家快要关门的店里找到了这条鱼点名要的七种绿色渐变水草。回到家的时候鱼已经按时失去了讲话的功能,被王杰希捞出来搁进盆里,换上新的水草和石头。


灰色的石头衬着渐变的水草,在灯光加成下水草泛着荧荧的光彩。果然如鱼所言,十分好看。


他把鱼倒回缸里。虽然失去了交谈的能力,但是王杰希怀疑它还是能保持自我意识的。显然它对鱼缸里的新气象十分欣赏,摇着鱼尾游到水草中间就停下不动了,还转了个头面对着他,吐了个小泡泡。


王杰希看得有趣,索性把晚上要批改的魔法学院笔试作业拿到鱼缸旁边,一边看鱼一边工作。不知道是不是鱼让他心情大好,改卷效率也提升了很多。


(四)

“我上次在实验室听到你的几个学生说你最近改卷子像听了大悲咒似的,仁慈了不止一点半点。”方士谦转着手上的钢笔。


王杰希目不转睛地改着实验报告,头都懒得抬,“嗯。”


“说吧,是不是信佛了?”


“你怎么这么吵,”王杰希把一沓改好的实验报告砸到方士谦怀里,“明天记得给他们讲评。竟然没有一个人听懂了白天教的炼金术入门,作业一塌糊涂。”


“不是吧,怎么在我这儿改作业就这么狠?你还真在家放大悲咒啊。”方士谦草草扫了一眼全是红叉的整沓卷子。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我急着回去,不陪你吃晚饭了。”


方士谦大惊作捧心口状,“什么?!你要抛下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天哪我不敢相信我的杰希就要这样始乱终……诶哟!”


王杰希收回打了方士谦头的右手,转身就走。


今天太忙了,中午没能回去,鱼都饿了一天,他当然不能陪方士谦在学院食堂里吃饭了。


他匆忙赶到家,还在担心着鱼的生命安全,结果一看到鱼缸里的场景,没忍住笑了出来。


他的鱼矗立在一丛水草之中,对,矗立,尾巴朝下嘴朝上的那种,像水草一样轻轻摆动,还有一搭没一搭地吐泡泡。


王杰希不确定它此刻能否说话,因为这条鱼每天两个小时讲话时间是随机触发的,但还是试探地开了个口:“你在干什么。”


良久,他得到答复。


修仙。


“……你们鱼类修仙的方式就是在水里假装自己是一根水草?”王杰希吐槽。


模仿本身就是一种修行。鱼说。


王杰希把一袋新的鱼食倒进水里,“那么你就应该让我买渐变蓝色的水草,你这样混在一丛绿色中间,毫无模仿度可言。”


最近他总在鱼缸边改作业,心情一好,下手也轻很多,所以学生们说他“仁慈”许多,也是情有可原。


虽然这条不省心的鱼偶尔会蹦出来溅他一身水,还把作业给打湿,也总是有许多奇奇怪怪的要求,今天嫌水质差,明天又嫌昨天鱼食的口味像塑料,王杰希也懒得探究一条鱼怎么会知道塑料这个词。但是每天回家,他的鱼都会吐两个泡泡迎接他,空旷的大房子里也有了点活气。


毕竟他说到底还是个孤独的魔法师。


他总是给鱼买不同口味的鱼食,鱼吃饱喝足就会躺在缸底的石头上看他研究魔法资料。不用教课的一天,往往就这样过去的,没有谁觉得无聊。


有一次方士谦来王杰希家借魔法道具,好奇地凑到鱼缸边看鱼,鱼忽然从鱼缸里跳出来,呼啦啦带出一波水花,把方士谦从头到脚浇了个遍。


“卧槽!王杰希!你家的鱼精要造反了!”


王杰希在旁边看书,冷冷地接话,“它嫌你丑。”


方士谦脸上写满不相信,“逗我呢吧,你一个大小眼它不嫌你丑,我这么英俊潇洒,它眼瞎啊!”


然后又被浇了一头。


“我听说鱼眼睛里的世界和人类差别很大。”王杰希忍笑把干毛巾递给方士谦,说。


(五)

自从鱼知道王杰希的名字之后,王杰希在家里时不时也可以听到自己被直呼大名。


这天他照常把半袋鱼食倒进鱼缸里伺候他的鱼大仙,鱼突然开口了。王杰希,你知不知道每天喂我这么多,我会吃成胖头鱼。


王杰希端详着这只明显营养不良瘦骨嶙峋的鱼,抖抖手把整袋都倒了进去。


“胖头鱼也比你这样的带鱼好看。”


显然鱼就是随口抗议,面对食物依旧是风卷残云。吃完之后,它消化了一阵。


王杰希,今天的鱼食有点特别。


“哦?”


鱼似乎是斟酌了一下用词,片刻后答道。好像吃了和没吃似的。


然而王杰希并没有意识到其中的问题,他觉得只是这条鱼又在整幺蛾子,不予理会,备课去了。


晚上他做了一个梦。他站在一个黑气缠绕的死亡之门之前,黑气凝成的手要将他拖向深渊之中。他立刻想要反击,忽然像被施了术士的束缚术,双手无法动弹,被黑气完全包围。


然后惊醒了。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手放在被子外面,并不是因为被压住才做的噩梦。


还没来得及细想,他翻身下床要去找杯水喝,刚走到卧室门口,抬眼一看,心跳险些停拍。


门口躺着一个人形生物。之所以说是人形生物,因为王杰希笃定他的房子并不是一般人类可以随便闯进来的,这个人,一定不会是人。


再仔细一看,王杰希看到了他修长赤裸的躯干,深蓝色的中分短发,紧闭的双眼和长睫毛。最重要的是,有水珠从他发丝上滴落——他几乎全身都是湿漉漉的,门口的地毯也被水染成了深色。


他意识到了什么,迅速望向鱼缸的方向。


果然。鱼不见了。


虽然讶异于被困在这个躯壳里的灵魂毫无预兆地挣脱了,还是以这么一个面容清秀的裸男形象出现在他的卧室门口,但是镇静下来的王杰希还是勉为其难地走过去把他拖了起来。


得,还比想象中沉多了,还满身是水,王杰希也无法幸免沾了一身。


他试图拍醒这个化成人的鱼精,拍了十来分钟,该鱼精无动于衷,除了呼吸,全身上下毫无动弹。


王杰希有心想打开窗把这玩意儿往下一扔,一想到好歹是养了三个月的鱼,总有点情分在,下不去手,只好从卫生间里拿了条大浴巾,胡乱把他身上的水擦掉。又任劳任怨地从衣柜底下翻出两件旧衣服给他套上了,并把他拖进客房里往床上一丢,大功告成。


做完这些已经快要天亮,王杰希倒在床上随便睡了会儿,就去学院了。


“啊哈?你说你家那鱼精真成精了?人形还是个帅哥?”方士谦啧啧嘴,“可以啊王杰希。”


“可以什么,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处置。”王杰希冷漠脸。


傍晚王杰希回到家,本来是做好了看到家里有什么诡异的变化或者鱼直接消失的心理准备,推开门,诧异地发现什么都没有发生。走进客房,那只鱼精竟然还在睡。


王杰希算了一下,如果他白天一直都没有醒,再加上昨晚,怎么着他也睡了超过十六个小时。要不是看得见他胸口起伏,王杰希都怀疑这玩意儿死了。


怎么办呢。王杰希坐在客厅沙发上严肃地思考这个问题。


一直思考到深夜,王杰希都没有思考出结果。


半夜睡着睡着,他忽然觉得自己像被一块大冰块挨着,惊了一下,一转身……惊了第二下。


他发现鱼精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爬到他床上来了???而且全身冷得像冰,还非要往他这边挨。


王杰希长这么大从没和谁同床共枕过,更何况是这么大个雄性物种。他努力冷静了一下,试着挪到床边。两秒之后,他又被挨着了。


他被迫深更半夜大脑飞快转动,回忆了一下方士谦从学院图书馆底下翻出来的那本《水生生物类习性详解》里关于非正常鱼类吃饭睡觉习惯的解释,心里大概有了点谱。他推测这条鱼精离开水之后体温降到了不正常值,因此产生了自动搜寻热源的反应。


当然这么想之后,情况也并没有什么改观。


炎炎夏日,王杰希总不能把鱼关在房间里开热空调吹吧,那和直接把它放进烤箱里有什么差别。但是这样一来,他就只能和鱼挤在一起睡。


有什么办法呢。王杰希绝望地望着天花板。


一条手臂悄无声息地压住他的胸口。


王杰希:……


他缓缓转头,看到侧躺着的鱼精安静美好的睡颜,哦,还有那只不安分的手,正毫不自觉地搭在他身上。鱼几乎是以拥抱的姿态睡在他旁边,冰冷的体温冻僵他半个身子,而他鼻尖还萦绕着鱼身上穿的那件旧衣服上属于自己洗衣液的味道。


(六)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不在家的时候,那条睡美人鱼精不得冻死?”方士谦说。


王杰希点头,“刚开始我也很愁。后来我发现,我不在家的时候,他自己跑进浴缸里放热水了。”


是这样的,那天王杰希回家,一打开门……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水漫金山的景象。


跑进卫生间之前,他大致目测了一下,得出地板上的积水至少有三厘米深的结论。


诚然他已经习惯了每天回家一打开门总有不一样的景象这种事,但此时还是非常地想把那只罪魁祸首放进锅里炖汤。


他的鱼整个躺在浴缸里,热水龙头还在源源不断地往外冒水。察觉到王杰希回来,他抬起头。


这是王杰希这么多天来第一次看到他睁开眼睛。瞳孔湛蓝深邃,王杰希只看了一眼,就觉得险些被吸进他眼睛里。


然后他突然眯起眼睛,对王杰希笑了一下。


王杰希彻底没脾气了,几步走过去一把关掉水龙头,说:“水满了记得要关,知道吗?”


鱼眨了眨眼,点头。


王杰希伸手打开排水口,让积水迅速流走,一边问:“听得懂我说话?还记得我是谁吗?”


鱼再次点头,传声。记得,王杰希。


王杰希发现他变成人形之后,语言功能并没有恢复,仍然是每天两个小时随机触发。


“我说,你也该从浴缸里出来了吧。”王杰希无奈地收拾满地积水。


鱼突然伸出手,放在王杰希的手背上。恐怕不行,还是冰的。


这个动作让他从水里坐起来,裸露的苍白胸膛露出水面。还有水珠顺着他瘦削的身躯流回浴缸。


王杰希迟疑了一下,欲盖弥彰地把视线转开,轻咳一声。“那你继续泡着,饿不饿,我回来的时候买了点吃的,饿了去客厅拿。”


鱼继续乖巧点头。又冲他笑了一下。


王杰希在书房备完课,走出客厅拿水。再次成功地看到了他并不是很想看到的一幕。


没错,他的鱼是从浴缸里出来了。但似乎并没有什么穿衣服的觉悟。他正在一丝不挂地坐在沙发上,缓慢地剥着王杰希带回来的糖炒栗子,面前的茶几上已经堆满了栗子壳。


王杰希一时间不知道该叫他穿衣服,还是让他把栗子壳扔进垃圾桶。


唯一得出的结论就是这只鱼似乎格外喜欢糖炒栗子。没了。


几天下来,他倒也摸清了这条鱼精的套路。每天睡二十个小时,起来的四个小时,不是浴缸里泡着就是王杰希被窝里瞎躺着,还一度表态人类除了糖炒栗子没有好吃的东西。虽然王杰希也就买过那么一次,其他时候他自己吃什么,鱼就得吃什么。


“所以我应该叫你什么,你总得有个人类名字吧,鱼大仙。”


鱼夹了一筷子清蒸同类,放进嘴里,抬头眯着眼笑。鱼不就挺好?简洁。


“你……”王杰希停顿了一会儿,终于把一直想问的话问了出来:“你打算还赖在我家,被我当成个宠物继续养下去?”


鱼的目光闪烁了一下,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不可以吗?


王杰希一时失语。


我不会说话,没有独立生活能力。鱼又补充道。


王杰希本能地觉得不对。荣耀魔法学院这个系统,与其他种族并不都是和谐相处的,王杰希也树敌不少。更何况他至今都不知道这条鱼的来历。


可事实摆在他面前,鱼的确没有说话的功能,也没有生活能力,根本无法让他像其他人类法师一样在荣耀大陆生活。


他正要开口说些什么,鱼忽然对他摇了摇头。这个动作表示,鱼可以交流的时效已经过了,无论王杰希说什么,他都没办法回答。


王杰希一愣,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七)

王杰希又做了一模一样的噩梦。洞开的死亡之门,不见底的深渊。


他惊醒,下意识看了一眼窗外,天色没有异状。


五年前灭掉的那一支灵族,不可能这么快恢复元气。他强行压下心里翻涌的不祥的预感,脑海里却已经在温习对抗灵族那伙异支的一些基础法术。


猛然间一声轰鸣,落地窗外划过巨大的一道闪电,暴雨倾盆而至。他迅速地翻身下床走到窗前,终于看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东西——那些雨水打在地上,冒着丝丝乌黑的蒸汽。


来了。


他第一时间把消息发给了方士谦和邓复升,随后带上灭绝星辰,走出卧室。


出门之前他回头看了一眼客房关好的房门。


门外雨水果然已凝成了成百上千的黑影,灵族的士兵们循着王杰希的气味,来向曾率领微草学院灭了他们部族的最大仇家寻仇,将王杰希的房子团团包围。


王杰希站在门前台阶上,抬手发动灭绝星辰,魔法射线朝灵族士兵们汹涌袭去,刹那间最前排的士兵已倒下。只一招,他立刻确定这些灵族士兵与丧尸一样并无独立意识,一定是幕后有人强行用暴雨将他们召唤出来的。


没有意识的灵族士兵本不足为惧,奈何对方数量过于庞大,王杰希一人对付还是比较吃力。


他掷出熔岩烧瓶,血红的岩浆飞快扩散,范围之内的灵族士兵纷纷发出凄厉的惨叫,呼啸着划过夜空。


剧烈的雷声如同交响乐,伴随着又一批的灵族倒下,暴雨越来越大,王杰希伸手抹了一把雨水,将斗篷里最后一个熔岩烧瓶扔了出去。


猛然前方一阵破空之声,一条血路被杀开直至他面前。不出所料,邓复升和方士谦同时赶到。


“我去,你挺能撑的嘛。亏我俩还玩命儿似的赶过来生怕你被碾压成肉酱。”方士谦道。


“少废话,”王杰希赶紧退后几步,把正面战场交给方士谦和邓复升,“我烧瓶都用完了,晚一点你们就给我收尸吧。”


“哟呵,早知道这样我就晚点来了,是吧复升。”


邓复升忙着扛住东边的攻击,好脾气地笑了笑,没接话。


多了两个大帮手,这些小喽啰实在是不够格的,王杰希心里计算了一下,只要十分钟,这一波就可以清理完毕。


“他们为什么卷土重来了?我们当年不是已经赶尽杀绝了吗?”方士谦问。


“现在还无法判断,但是肯定不是整个部族的复苏。”王杰希答道。


“那当然,这些灵兵明显是背后有操控者,一刀过去都不晓得挡一下的……诶?怎么回事?!”


方士谦的惊呼声中,暴雨骤然停歇,他们眼前所有的士兵都幻化成了烟雾,干干净净,一个不剩。


“混乱之雨……”王杰希轻轻叹了口气。


“那个灵族特有的召唤功能的秘术?原来如此。”方士谦皱着眉收回大斧。


“才过了不超五分钟,看来不仅是有人操控,他甚至是知道我们的动向的,故意提前收回,戏耍我们。”王杰希说。


他看了一眼泛着白的天色,“快天亮了,召集学院紧急戒备,你们都赶紧回去收拾一下,我想下一波攻击没那么快。”


邓复升有点担忧,“杰希你一个人,未免太危险了。”


“所以各位迅速吧。”


他说完,告别方士谦和邓复升,转身要走回屋里,忽然一顿。


他的鱼不知何时,靠在门边,面沉如水,还没穿裤子,两条长腿在外边晾着。发现王杰希转身注意到他,原地站了一会儿,自己拉开门走进去了。


王杰希微眯着眼跟上,目光打量着他,说:“你下次不要只穿上衣就跑到门外,不太雅观。”


鱼仿佛有点讶异,也不知道听懂没有,沉默以对。


“刚才都看到了?”


鱼轻轻点头。


“那正好,我也要告诉你,最近有危险,紧急戒严,我的房子很不安全,所以我会暂时离开一段时间,房子也会设好结界,吃的也会给你买好。我不在他们不会来捣乱,你在家不要随便出去,明白了么?”


鱼垂着眸,没点头也没摇头。王杰希看不到他深蓝色的眼睛里藏着什么,继续道:“这是最好的选择,你没有对抗的能力,就算送到学院实验室也不够安全。听话。”


鱼抬起头,露出一个轻松的笑,点头。


好。


(八)

戒严之后,整个荣耀学院的人被困了整整五天,敌军的攻击一波接着一波。灵族最擅长召唤亡灵战斗,也最为狡猾难缠,当年王杰希与叶修韩文清合力才将他们暂时封印,本以为至少可以持续和平三十年。谁知刚过五年,灵族在所有人都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复苏,其中有什么变数众人已没有力气深究,首先抵抗住入侵才是当务之急。


叶修拖着满是血污的战矛走到王杰希和张新杰身边,“还是查不到?”


张新杰抱臂摇头,面色十分严肃,“这个发动攻击的人完全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查不到源头,敌军尸体上也没有线索。”


“擒贼先擒王,这样盲目抵挡……嘿我去!”叶修话说到一半,王杰希身后竟不知何时潜进了一只灵族蝙蝠,正要攻击王杰希。他赶紧眼疾手快一甩战矛将蝙蝠戳了下来。


“他们总是时不时放这玩意儿进来,不过捉到还是第一次,新杰过来检查一下。”叶修道。


王杰希才发觉危险,顺着战矛方向低头看着矛尖戳着的蝙蝠。


张新杰拿出放大镜,在蝙蝠身上反复观察,用镊子从蝙蝠翅膀根处拔出一片薄片。


王杰希只是无意识地瞥了一眼那片薄片,片刻之后太阳穴忽然剧烈跳动了一下,“给我!”


张新杰诧异于他的激动,立刻把镊子递给他。


那片薄片不大,半透明,像海一样的蓝色……还有银色的勾边。


他眼前浮现更早的那天晚上的那场噩梦,他醒过来,门口躺着全身湿漉的鱼。还有那天在浴缸前,他抬起头,深蓝色的瞳孔让他一瞬间失神的异象。再到五天前,一转头发现鱼站在门口时,心里蔓延出的极度不祥的预感。


他把薄薄的鳞片放进口袋,飞快地往门外走去。


“王杰希,你去哪儿!”叶修喊道。


王杰希不顾叶修的阻拦,乘着灭绝星辰就飞出了学院主控制室。空中少量的灵族灵鸟尖声呼唤同伴,纷纷阻拦王杰希。


结果王杰希一抽扫把,以几乎不可思议的角度从包围中飞出,回身击落一大半追上来的灵鸟,如流星般迅捷地在空中留下一道白痕,几乎用尽平生最快速度往家里赶。


刚在门口停下,就看见他的鱼叼着一片面包,靠着门站着,看见他的刹那,瞳孔里的蓝色异常浓郁,仿佛可以滴出来。


他们隔着五米的空气遥遥对望,各自面无表情。鱼穿着他的旧T恤,简单的白色,衣服上印着一顶魔术帽,帽尖儿上有颗小星星。鱼一直偏爱这件衣服。


时间如同静止。


他身后的天空,又是一道闪电划过,惊雷响起。


同时身后传来破空之声,王杰希侧身躲过了暗箭,没有回头,灭绝星辰击向身后。


“王杰希,我们又见面了。”


灵族前任大将军,离他也有不多不少五米之距,冲他打了个久违的招呼,手上的法杖顶端冒着袅袅紫气,显然是刚释放诅咒之箭。


长久的沉默,王杰希忽然自嘲地笑了笑,“前后夹击,不错啊。”


他甩出熔岩烧瓶,“来吧,正好都在这儿,我也等你很久了,大将军。”


两人几乎同时出手,王杰希在熔岩边缘,对方退后几步默念长咒远程攻击。


鱼依然站在门口,缓慢地吃着那片面包,安静地看着两方激战,时不时还来一发混乱之雨助兴,却始终没有召唤出亡灵,也没有自己亲自上去夹击王杰希的举动。


王杰希心知自己贸然跑出学院,叶修明明看到了,不可能放任不管,援兵理应早已赶到,却一直毫无动静,当下就已经知道不妙。只是一个大将军就已经和他势均力敌,更何况立在那边一直没有动作的那位才是最大的隐患。


他确信自己在劫难逃,可是根本抽不出手来给方士谦发消息请求支援。


他已做好准备,既然无法逃脱,那么倒下的那一刻,对方必定放松防备,这就是他趁机将消息送出的最好时机。而关于即将牺牲自己这件事,在他心里并没有带起什么波澜。


地上忽然凝成一片蓝色六芒星,六根光柱依次升起。


他回头看了一眼,鱼已经将面包啃完了,目睹六星光牢升起的时候,他眼里的蓝色骤然黯淡成一片灰色。王杰希闭上了眼睛。


死亡之门洞开,耳边是灵族大将军代表胜利和仇恨的疯狂笑声。


他想如果再来一次,他还是会把鱼留下的吧。所以怪得了谁呢。


他没给过鱼什么,鱼也没有报答过他什么,他们之间清白得很,正好符合卧底复仇戏码的全部条件。


(九)

然后他忽然听到一声惨叫,围绕周身的六星光牢全部消失。他睁开眼睛,死亡之门缠绕的黑气竟将灵族的大将军拖至了门口。而向他发射过来的诅咒之箭,此时稳稳当当地插在鱼的肩头。


鱼默不作声地摇晃手里的法杖,鲜血从他每个白皙的指间渗出来,顺着手背,划过半截手臂,滴落在地。


眼前的场景有些触目惊心,王杰希一时间怔在原地。鱼挥了挥手,黑气将大将军缠得更紧。


“索克萨尔先生!索克萨尔……您疯了吗?”被困住的大将军一脸不可置信。


王杰希的瞳孔骤然紧缩。


索克萨尔……他们当年一直没有抓到的,灵族王室中最强的祭司。


鱼皱起好看的眉毛,收紧了握着法杖的手。


“您要造反吗?!我代表王室出征,无愧天地,您却要将我私刑处决吗!”


血的流速并没有减缓,很快,鱼面前的地上已经积了一大滩暗红的血水。他本就白皙,现在的脸色更是苍白如纸,蓝色的异瞳光芒重现。


“您今天背叛王室,我们即便是重锁于地底万年,也必定来向您寻仇——”


轰隆隆——


惊雷过后,死亡之门关闭,黑水从法杖柄流出来,和血交汇在一起。


鱼扶着法杖,摇摇欲坠,王杰希站在原地,感觉世界一片空白。


然后他看到鱼走了几步,往前栽倒在地,箭立刻穿破了肩。手心里的血源源不断,从门前的台阶一级一级往下流淌。


“杰希?杰希?结界怎么现在才解?我操,发生什么了?”冲进来的方士谦看到这一幕,惊得不知所措。


王杰希有点跌撞地走过去,用力把倒在地上的鱼拖起来,撞开半掩的大门。方士谦冲过来帮忙,被他挥手打开了。


他把双目紧闭的鱼放在沙发上,先擦掉了他嘴角渗出的黑血。然而诅咒之箭击穿的肩头与手心不明来历的伤口却根本没有止血的架势,迅速地染红了王杰希的沙发。


那时候他闭着眼睛,并不能知悉那支向他飞来的箭是如何最终落在了鱼的身上的,他只知道,若非如此,倒下的人就应该是他。


方士谦拍拍王杰希的肩,“你这样挡着,谁有办法给他治疗?我来吧,你去通知叶修新杰,他俩还一头雾水呢。”


方士谦精通医术,王杰希在这里碍手碍脚确实没什么用处。他表情很空洞地点了点头,拿出通讯工具联系叶修,眼睛却一直望向这边。


方士谦全程皱着眉头,花了五分钟止住鱼的血,又花了近半个小时把诅咒之箭取了出来。好在鱼作为灵族的术士,和普通人类不同,暂时没有产生失血过多而导致休克的症状。血仿佛不要钱似的,在王杰希的地毯上蔓延。


但是被诅咒之箭扎到的伤口,没有解药,只能持续溃烂,最终侵蚀魂魄。可如今要到哪里去找解药,恐怕只有鱼自己才知道了。


王杰希不记得方士谦是什么时候走的了,走之前似乎还跟他交代了什么,反正他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鱼躺在沙发上,他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一动不动。


窗外天色渐渐明朗,五天的阴云密布之后,终于出现了一道亮光。


鱼在这个时候终于睁开了眼睛。他们沉默对视,鱼张了张嘴,随即意识到自己是无法说话的,又合上了。


“解药呢?”王杰希率先打破沉默。


鱼的眼神十分困惑。什么解药?


王杰希的目光落在他肩头的伤口,没说话。鱼反应过来,瞥了一眼自己的伤,转而扯着嘴角,笑了一下。


没用的。


“什么意思。”


王杰希。鱼硬生生地把嘴角那个艰难的笑扯成了正常的弧度。我是灵族王室的大祭司,你救我是养虎遗患,你知道吗?


王杰希眯着眼看他很久,应该是被气笑了,“也许我真的不太懂你们灵族的脑回路。那你刚才是在干什么?被我照顾久了,突然良心发现背叛部族,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这样不好吗?你应该自豪于自己怀柔政策的成功,完美策反了敌方的大祭司。


王杰希深吸了一口气,忽然失控似的抬高音量,“我问你解药呢?!你活下来,这些账我有的是时间慢慢跟你算清楚,我不想看见你在我的沙发上腐烂掉,明白吗?”


鱼深蓝色的瞳孔泛起了波澜,一瞬间竟然让王杰希看出了悲伤的味道。


不会的,我不会腐烂。他说。我已经以血为祭,加固了对灵族的封印,以后百年之内,都不会有灵族侵扰荣耀大陆。诅咒之箭本身对我来说毫无影响。


他抬头看着王杰希客厅顶上的水晶吊灯,嘴边噙着一丝笑。


我会慢慢失去意识,变得透明,最后像海的女儿一样化成泡沫,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这些血迹都会随着我的消亡而消失,你也不用请清洁工了。


是不是特别方便?是不是觉得我也没那么麻烦?


(九)

久违的夕阳洒进王杰希的房间。肆无忌惮霸占王杰希被窝的鱼感受到阳光,睁开眼睛。


王杰希坐在床沿,声音轻柔,“今天天气挺好的。”


鱼眯着眼点头。


昨天他苏醒的时间,已经缩减到了十五分钟,那么今天呢。


王杰希抬眼看钟,正好下午六点。


太阳啊……明天就看不到了呢,有点遗憾。鱼说。


王杰希无法回答。他伸手把窗帘全部拉开,让所有的阳光倾泻而至。


你会把我的三米水族缸扔掉吗?哦,还有我的渐变水草和灰色石头。


王杰希背对着鱼,轻轻摇头。


你这件T恤真的好可爱啊,可惜我也没穿多久,浪费了。鱼看着床头挂着的印有魔术帽的T恤,又说。


“没事,我还会穿。”


王杰希。


他等了很久,都没有得到下文。他几乎是带着惶惑地转头,看到鱼闭着眼睛,笑了。


我想吃糖炒栗子。


“太晚了……明天……吧。”他艰难地开口。


你也太没人性了,最后一个愿望都不愿意满足啊。


王杰希沉默半晌,说:“那你等我。”


傍晚,集市大都已经收摊,王杰希找了很久,找到太阳落下和地平线持平,都没有找到糖炒栗子。


他拖着步伐回到家门口,手放在卧室门把上,忽然没了打开的勇气。


当他终于积攒起全部的力量把门打开的刹那,他在空中看到了一个透明的泡泡,在打开门的瞬间破裂。水珠洒在他的床上,有一些还溅到了他的脸上。


清凉的,带着点海水的气息。



“王杰希,”方士谦敲敲桌子,“你今天第三次分神了,我和你说的,你听到了没有?”


“……还真没有。”


方士谦无语。


“我是说,他不是为了救你,你不用自责。索克萨尔祭司是在蓝雨魏琛的抚养下长大的,曾经的蓝雨毁于灵族入侵,魏琛方世镜至今不知所踪,他在那场战争才被俘虏回灵族的……老冯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把魏琛他们救了回来,利用这个恩情和他达成了协议。没想到五年后灵族突然异变,他不得已才提前兑现这个诺言。但是他的灵力并没有完全恢复,却突然强行使用了血引……”


“行了,”王杰希面无表情打断他,“我对你们无聊的政治交易毫无兴趣,什么狗屁索克萨尔,我只要我的鱼。”


方士谦哑然,很久才道:“王杰希,你们朝夕相处,你该不会对他产生了什么不对头的感情吧?”


王杰希淡淡地瞥他一眼,“你晚上吃什么?我听说街角开了家新饭店,红烧鲤鱼清蒸鲈鱼黄焖桂花鱼,总有一款适合你。要去现在就走,逾期不候。”


说完他转身就要离开实验室。


“王杰希……”方士谦有些无奈。


王杰希已经走到了门口。


“人说鱼有七秒记忆,就算你的鱼与众不同,又能有几秒?你对他而言不过是个让灵族大将军现身好一网打尽的引子,更何况他连偶然救了你都不是为了你,恐怕他此时灵魂已经转生,把你忘得一干二净。”


方士谦苦口婆心地讲了一大堆,王杰希却只听进了前面几句。


他想,原来鱼只有七秒记忆啊,为什么他的鱼把他的名字记得那么牢,有事没事就喊他一下来刷存在感呢。


如果每七秒都要忘记他一次,那么每七秒也会重新记住他一次。一天二十四小时,他的鱼把他记了一万二千三百四十三次。


真是条麻烦的鱼。记个东西都这么费劲,麻烦极了。


(十)

王杰希刚教完一天的炼金化学,身心俱疲,教案都没来得及放,就被百年不联系的校长冯宪君一个电话紧急叫到学院总部去。


而且今早还把灭绝星辰放在了家里,他只能步行前往。


他抄近道穿过了一片蓝雨学院术士学生练习用的冰霜沼泽,一边抬手看表,估摸着还可以在校长规定的时间内赶到……也不知道是什么急事。


他正心下思忖着,没留神沼泽地上冒起的细微水泡。很快,地上光芒大盛,耀眼光线飞快地结成六芒星,光柱在他身边升起。


王杰希反应迅速,几步错位,斗篷甩出一把驱散粉,轻松破解了突如其来的六星光牢。


“啊……抱歉!”


身后响起了一个清亮好听的声音。


“本来是要练习抓兔子,没注意到有人过来,实在冒犯了,不好意思。”


王杰希转身,忽然像被施了束缚术一样,愣在原地。


沼泽地的枯木后转出来一个人,身形修长,一身术士打扮,蓝色的瞳孔澄澈深邃,嘴角的弧度清晰可见。


“没关系。”王杰希下意识地说。


“您是微草学院的王杰希导师?”那个人拿着法杖,笑意更深,眼睛里闪烁着光彩,“您好,我是蓝雨的喻文州。”


“好久不见。”



王杰希曾经很多次设想,他的鱼如果可以说话,会是什么样的声音。


——END——

我们的魔术师,大眼儿生日快乐!

感谢主催大人夜灯老师的玩命催更,感谢王晏先生提供的灵感来源,还要感谢我的徒弟在我赶稿时的不懈打断(。

感谢阅读。^^

评论 ( 26 )
热度 ( 299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