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全员粉,极度杂食,张新杰脑残粉,喻吹。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王喻]半生瓜(11)

(1)   (2)   (3)   (4)   (5)   (6)   

(7)   (8)   (9)   (10)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当事人黄少天坐在位置上百年难得一遇地沉默不语。


关键时刻罪魁祸首喻文州终于良心发现,出来救场,“要不我们就先走了?挺晚的了,高队刚才也说过,各位明天还得复盘。不要耽误正事。”


黄少天的手机屏幕再度亮起,来电人还是叶修。他干咳一声,拿起来接了。


“啊?你……你怎么……哦……好吧……”


黄少天这副支支吾吾的样子众人看着也是稀奇,纷纷脑内脑补三万字八卦。喻文州问:“怎么了?”


“他……”黄少天用只有喻文州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他说他到门口了……”


王杰希眼角余光看到他这边的动静,于是放下筷子,问喻文州:“所以?”


“走吧。”喻文州说。


黄少天哪能有什么异议,几个人和众人道别,王杰希还叮嘱了高英杰几句,就一起离场。


“你今天对老叶的态度怎么这么不寻常。”喻文州问。


黄少天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这不我和他约好,不抽烟不喝酒不熬夜健康生活一百天么……让他知道我喝了不止一点,我这脸往哪儿搁。”


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门口,叶修的车果然停在外面不远处。注意到黄少天他们出来了,他直接走下车,冲王杰希和喻文州招呼了一下。


喻文州走到他面前,“叶神最近闲着呢?”


“哪儿闲,文州你别睁眼说瞎话,前几天是谁扔了那么一沓资料给我,我都是起早贪黑地看啊,做你的赞助商真不容易,还得陪着你加班。”叶修说。


黄少天在旁边翻白眼,“得了吧,要不是叶秋催你去公司,过十点都不起。”说完自己坐进副驾驶座上,拒绝再和叶修说话。


叶修扬起眉毛斜睨他,“一身酒味,还呛我,黄少天你等着。诶,老王怎么不过来。”


喻文州回头,王杰希果然站在原地,眼睛望着对面的商铺,没有看向他们。


“你和王杰希这是……”


喻文州神色寻常,淡淡开口:“尽人事以待天命。”


叶修失笑:“也就你俩这样了。”


“倒是你,”喻文州也笑了,“少天既然能来这边工作,看来家里人终于同意了?”


叶修轻轻“嗯”了一声,“耗了这么些年,连我自己都觉得很抱歉。”


“我想没有人需要接受道歉。好好过。”喻文州说。


“你这个语气和老王如出一辙。”叶修调侃。


“还行?”


叶修拍了一下喻文州的肩,“不早了,先回了。你们也自己把握。”


“下周要前往苏黎世,具体通知我周一发你邮箱。”喻文州又道。


叶修应了一声,车子发动离开。


喻文州走回王杰希旁边。“看什么呢?”


王杰希侧头,“他们走了?”


“嗯。”


“你怎么回家?”


他们是乘地铁来看比赛的,这个点,再赶去地铁站,可能已经赶不上最后一趟了。


“还能怎么回,公交吧。等不到就打的。”喻文州答。


“那我和你去公交站。”


他们一路沉默地走着,踩过一地树影。马路上仍然有川流不止的车,灯火昏黄,街边卖场渐渐打烊。


“我周一会去和冯主席递交辞呈。”王杰希说。


喻文州脚步顿了一下,很快又继续往前走,“然后呢?”


“先去大学进修汉语言文学,刚得到教授通知,同意我去插班。”


喻文州垂眸看着地上的影子,沉默了一会儿,说:“为什么不等到九月开学再去。少一个学期,学起来不是会很辛苦?”


王杰希摇头,“第一个学期的内容,其实我已经在这两年闲暇的时候看过了,并不难,没必要浪费时间。而且重要的是,做自己想做的,当然是越早越好,还可以留出更多时间给其他的事。”


喻文州知道王杰希的想法从来与一般人不同,也不会受任何人左右,所以他只是笑了一下,问:“其他的事?”


王杰希目光游移了片刻,随即直视着喻文州的双眼。


“留给未来的生活……还有你。”


喻文州有点意外,却又仿佛理所应当,似乎这么久以来,他等的就是这样的一天,这样的一句话。终于听到的时候,喻文州只觉得一切都那么水到渠成,摆在他面前的,是王杰希经过百般考虑后完完整整地交付出来的。


他缓缓地勾起嘴角,说:“好。”


公交车敛起刺眼的远光灯,缓缓地在站边停下。是喻文州要乘坐的那辆。


他拿出公交卡走上去,刷完之后回身看了一眼。王杰希在站台上,和他挥手道别。



周一早上,王杰希刚回到办公室,喻文州就过来了。


“主席同意了?”喻文州抱臂靠着门问。


“嗯,说是让我周二再走,今天移交工作和收拾东西,”王杰希打开电脑准备拷贝资料,抬头看喻文州,“你和叶修什么时候去苏黎世?”


“正好也是明天。所以你不用去机场送我了,回家之后好好休息一下。”


叶修和喻文州此番前往苏黎世,不为别的,只因这周日,竞争明年荣耀世界邀请赛主办资格的大会就将在苏黎世举行。


喻文州的办事效率可以称得上雷厉风行,从去年九月开始,这件事就已经在筹办。和联盟洽谈,和荣耀公司协商都还算是小事,关键还是在于资金来源。这一点上喻文州已经对总局失去了信心,于是早在去年十一月,喻文州就开始联系赞助。叶修凭着很大一部分私人感情,率先支持,成为最大赞助商,为他减轻了不少压力。难得的是唐书森和楼冠宁也二话不说,直接提供了大笔经费。


但唐氏和楼冠宁毕竟与叶修不同,他们支持喻文州,除了与荣耀这个游戏也有不浅的羁绊之外,更多的是从商人的角度,看好世邀赛举办的收益,所以提供经费肯定也是有所保留的。不过喻文州要求不多,只要这些赞助可以帮助他撑得过这场赛事,带来收益甚至社会影响力,以后再有相关赛事,体育总局那边的支持肯定少不了,处境也会比现在好得多。


他要的是一个效应,用荣耀世界赛来打响电子竞技,引起一波电子竞技赛事的热潮,这个行业的发展才可以真正突破现在的瓶颈,取得质的飞跃。届时所有曾经参与过赞助的企业,获得的收益都是不可估量的。而这正好与叶修的想法不谋而合。


对此叶修曾戏称:“文州你要是敢给我搞砸了,以后我每天去你家门口要饭。”


王杰希目睹喻文州四处奔波努力了这么久,自然知道此次申办的重要性。


“你办好正事。”王杰希说。


喻文州点头,走过去帮他收拾东西。


半晌王杰希又来了一句:“别让叶修到我们家门口要饭。丢人。”


喻文州摆弄着桌上的盆栽,正打算把它搬到自己办公桌上,闻言,将“我们家”三个字低声重复了一遍。

 



这次苏黎世之行,总部安排的时间长达两周。


下飞机之后,一批人马先在宾馆落脚。只有喻文州没有给自己留下休息的空隙,立刻去联系了苏黎世主办方了解大会详情。


谈了大半天,喻文州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叶修戴着耳机在宾馆电脑旁打荣耀,听见他开门的声音,摘下耳机,指了指身后的桌子:“晚饭给你带了,别低血糖晕过去。”


喻文州的确是饿得有点脱力,走过去打开便当盒,感激地道:“多谢。”


叶修三两下解决了竞技场对面的对手。能被已经退役了五年多的叶修如此迅速地解决,对面的人有多么菜鸟,喻文州都懒得关心了。


然后他转过身看着慢条斯理吃饭的喻文州,说:“你也太拼了点。”


“就像攀登一座高山,如果想登顶,无论如何都不能在半山腰停下。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仅此而已。”喻文州说。


“这话,像是你说的。”叶修笑道。


“没事干?不如过来看我刚拿到的资料。”


叶修拿起喻文州存资料用的平板,一摁电源键就被锁屏上的王杰希和猫闪了一下眼睛。


他啧啧两声,假装没看到地点进备忘录,发现喻文州有良好的分类整编习惯,每一个项目都分了不同的文件夹,基本都是今天的谈话记录和分析,于是仔细地研究起来。


本次竞争的国家代表队有中国,瑞士,韩国,美国,俄罗斯和日本。电子竞技这种一年一度的赛事与一般的四年一度的体育竞技赛事还是有很大不同的,因此竞选流程也有很大差别。首先各国阐述本国的电竞理念,展示本国的物质条件,评委从六个国家中选出两个国家,再进行新一轮对本次赛事主题的解读,再由各国电竞权威机构与各国代表团的大众评审来进行投票,得票最高者获得承办权。


叶修和喻文州就着笔记分析到了当地时间的深夜一点,确定了从现在到周日大会的四天内要如何优化理念阐述与创新思路,如何扬长避短,最大可能地争取初审票数的计划。


接下来几天,叶修和喻文州分头忙碌,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时差都不用倒,反正连轴转之后一倒在床上就可以直接睡过去。


周六晚上叶修正和喻文州做最后的整合,忽然叶修电话铃响了,他抄起手机一看,黄少天。


趁着叶修去阳台接电话的空隙,喻文州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发现和王杰希的微信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周二到苏黎世那天,也就是报了个平安到达。


整整四天,王杰希没有消息发过来,也没有给他打过电话。王杰希这种人,显然是不愿意让自己成为喻文州如此忙乱还要分心的因素,而且恐怕就算白天电话打过来,喻文州多半也是因为没时间接而挂断的。


喻文州转头看了一眼苏黎世的天空,良好的空气环境让他可以直接看到繁星,不像京城,一到夜晚只有灰蒙的黑云。


他在心里默默计算了一下时差,王杰希此刻应该在熟睡之中。他和黄少天不同,黄少天可以为了和叶修打这一个电话定个闹钟睡一觉再起来,王杰希则是无论如何都觉得没有必要,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何必如此费神费劲,还打扰喻文州工作。


这样的理智充满王杰希的味道,喻文州习以为常,也一直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但是此时异国他乡,连天空的颜色都如此不同,难免让他生出许多子虚乌有的暌隔感,甚至对双方的过度理智感到失落。


但他脑海里又满是王杰希熟睡的样子,还是七八年前的记忆。他想起王杰希睡着的时候偶尔会锁起眉头,薄唇是紧抿的,轻轻卷着被子的一角,盖得不算严实刻板,但也不见得十分保暖,时不时还会因为没盖好而着点凉,但是好得快,也就从没在意。


他这么想着,只在一瞬间就点燃了一根名为思念的引线。


他给自己设了个震动的闹钟,定在凌晨三点,手机压在床头。


闹钟震动的时候他条件反射地要掐断,迟疑一秒之后强行从床上爬了起来,起来时头重得几乎撑不住。他在迷糊中看了一眼隔壁床已经睡得不省人事的叶修,叹了口气,拿着手机轻手轻脚地走到阳台一角,拨通了王杰希的电话。


电话几乎是第一时间被接起来的,不出喻文州所料,此时王杰希应该起床了,正在一边吃早饭一边拿着手机看晨间新闻,接电话肯定十分迅速。


“喂?”王杰希的声线有点哑,显然也是刚起不久,带着点低沉,不动声色地撩拨着喻文州心里的弦。


喻文州的声音放得很轻。“喂,起床了吧。”


“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那边是凌晨三点,明天就是初审会,你现在是在干什么?”王杰希的语气不算太好,有点冷,不知道是在担心还是斥责,总之听起来并不是让人感到温暖的。


但喻文州偏是低低笑了起来,只觉得这个声音让他如此心心念念也不是没有理由的。他抬头看向深得发紫又布满星辰的凌晨三点苏黎世夜空,对着话筒,声音极轻。


“我好想你。”


下一章→

评论 ( 24 )
热度 ( 160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