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王喻]半生瓜(10)

(1)   (2)   (3)   (4)   (5)   (6)   

(7)   (8)   (9)


他们随着人群挤到场馆门口,还可以听到身边的蓝雨粉丝激动地复述着刚才的各种赛点。喻文州几乎是下意识地把帽檐压低,虽然也不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被认出来,他和王杰希到底谁更惨。


王杰希忽然开口:“要不我们走选手通道。”


喻文州愣了一下,“还可以这样的?”


王杰希拉起喻文州的手腕就往选手通道的方向走,“试试。”


喻文州突然被他拉住,不是很反应得过来,跟着王杰希在人潮中穿梭了十秒左右,才低头瞄了一眼被王杰希握着的手腕。


王杰希十分轻车熟路地带着喻文州走到了选手通道,在管理人员注意到他们之前已经松开了手。


管理人员照例想要拦住:“不好意思,这边不让过,观众应从正门有序离场。”


王杰希冲他笑了一下,“小赵,还记得我吗?”


管理人员小赵定睛一看,惊得张大了嘴,结结巴巴地道:“王……王队?!”


喻文州心想,得,又一个王杰希脑残粉,难怪他刚才那么自信地认为选手通道可以走。


“是我,和朋友来看比赛。正门人太多了不好走,能通融吗?”


小赵赶紧把关了一半的选手通道的门打开,“当然没问题!……那个,王队您今天来看比赛是受战队邀请?”


王杰希道了声谢,说:“不是,个人意愿而已。”


“那王队以后也要多来看看啊!”


喻文州一边走一边道:“那么大个网吧没人认出来,眼镜店和场馆工作人员倒是很怀念你,你的粉丝群分布真是有意思。”


王杰希不置可否。


从选手通道走出来,果然是比较僻静的,远离人群喧闹,隔在一片绿化带后。喻文州松了口气,顺手把帽子摘下来。


“这个主场让我印象深刻。”喻文州回头看了一眼宏大的场馆,说。


“哦?有什么很特别的地方吗?”王杰希问。


“新秀墙那会儿,印象最深的两次比赛,一次是对嘉世,另一次就是对微草。”


“原来微草那个时候的实力已经有嘉世那么强了?”王杰希仔细回忆着第四赛季和蓝雨的第一场比赛,“可是我记得,那个时候团队赛蓝雨也险些就能赢,我们似乎并没有很大优势。”


喻文州转头看他,王杰希淡定回视,见喻文州很久没有说话,问道:“怎么了?”


“你真的不记得了?”喻文州轻声问。


王杰希又把那场比赛再回忆了一遍,摇头:“好像真没什么特别的。”


喻文州移开视线,笑容有点自嘲,“也不能怪你忘性大,也许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你是指我曾经说过什么?”王杰希眯着眼睛,“赛后握手的时候吗?”


“上次去微草训练营,回来的时候我说我想过放弃。”喻文州没有回答,而是话锋一转。


王杰希点头,“对。你还说,去留只是一念之间。”


一念之间……王杰希脑海里忽然电光火石地闪过一个画面。


他没有说错,那场团队赛,黄少天凭借着个人实力已经制造出了赛点,且蓝雨的战术严丝合缝几无漏洞,的确是险些就可以胜出。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喻文州这个指挥者在战术执行上突然出现了偏差,就这点细微的差别,在蓝雨那时一丝不苟的战术里是致命的重创,毁掉了大好局面。


当然这并不能完全归结于喻文州个人的失误,因为微草赛前备战会早已经把喻文州这块短板的部分作为了重点扰乱对象,所以喻文州的执行偏差算是王杰希一手诱导的。


但是媒体可不这么想,他们只会把这场比赛和前几场放在一起,抹杀蓝雨的闪光点,对缺点大肆渲染,在他们眼里,喻文州就是一个不自量力,能力低下,不能堪当队长重任的人。因此王杰希走出比赛席的时候,忽然对蓝雨和喻文州的处境心生不忍。


但是双方握手的时候,他只看到喻文州从容的步伐和平静的表情,没有丝毫刻意伪装的痕迹,如冰山般纹丝不动,波澜不惊。


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


王杰希和他握手,脑海里只冒出这一句诗。而他后来知道,这一句诗,也可以称得上喻文州从训练营少年到世界冠军,整个职业生涯的写照。因此当他知道喻文州竟然也想过放弃,才会如此惊讶。


那个时候——


“喻文州……我还记得你。还有黄少天是吧,放了我一年鸽子。”


“见笑了。谢谢前辈指教。”


王杰希顿了顿,放开他的手,去和黄少天握手,错身的时候说了一句:“你果然是个劲敌,不容小觑。”



 

“其实比赛结束的时候我已经打算回宿舍把辞职信递给经理了,”很多年后的喻文州站在微草场馆门口,说,“但是我没想到,会突然之间得到我入联盟以来的第一声认可,还是如此有分量的对手提出来的。”


“实话实说而已,而且后来事实证明,你的确是个劲敌。”


喻文州望着天空,“但是对垂死的骆驼而言,是你把最后一根稻草从它背上拿开的。”


只是这一点,对当时进退维谷的喻文州来说,已经弥足珍贵。


王杰希默然良久,才道:“我现在很感谢当年的自己对你说了这句话,还好我不是那个……彻底把你推向绝境的人。”


“对,还好你不是。我对你始终心存感激。”


王杰希看向喻文州,喻文州眼里倒映着路灯的光线,和整个他。



 

忽然不远处有谈话声断断续续地传到他们耳边。


“对啊……你刚才那招……不应该这么急,你要等着高英杰那小子露出那个空当……机会啊机会啊那都是机会啊!我怎么教你的!不过你最后那个我很喜欢!就是要这样……没错就是揪着砍砍砍砍砍!!对了对了那个剑影步,太帅了!可以啊你小子……”


王杰希和喻文州越听越觉得不得了,怕是碰到熟人了。


“哪有机会啊我真是没找到,黄少你在场上也不会完全捕捉得了嘛!反正我们赢了就行。”


声音渐进,选手通道后面转出两个人影,喻文州冲着他们远远地喊了一声:“少天?”


“嗯嗯嗯谁叫我?”黄少天大声回应。


“黄少!是队长和王杰希前辈啊!”卢瀚文不愧是年轻人,眼尖一眼就看到了那边灯下站着的两个人。


喻文州朝他们挥了挥手。


黄少天快步走向他们,刚走近就一把扑上来揽住喻文州的肩,还给了他肩膀一拳,“可以啊喻文州!来B市这么久只顾着和老王混,都不肯叫我出来聚一聚,还是不是好队友?是不是是不是?”


王杰希在旁边说:“黄少天,你是什么时候来的B市?”


“呃,”黄少天挠了挠头发,“上个月吧,我在这边找到了电竞解说的工作,刚安顿下来,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们。”


“你没告诉我,我怎么知道找你出来聚?”喻文州觉得好笑。


“那个,我不是看到你们太激动了吗,讲话有点语无伦次什么的……毕竟是他乡遇故知多不容易啊!”黄少天说。


卢瀚文此时也走到了他们这边。当年一直被蓝雨队员们戏称“拉低全队平均身高”的小少年已经蹿到和喻文州差不多高了,沉稳了不止一点,但是脸上那股年轻人的锐气却还没有消失,依旧是那副朝气蓬勃的样子。


“队长,王杰希前辈,好久不见啦!”卢瀚文咧开嘴笑道。


“今晚表现不错,虽然刚才黄少天已经夸过你了。”王杰希说。


“谢谢前辈!”


“既然好不容易碰到一起了,今晚我们去哪儿搓一顿?”黄少天兴致勃勃。


喻文州说:“行啊。”


卢瀚文小心翼翼地插话:“那个,我们和英杰他们约好了照常赛后聚会,几位前辈要不要一起来?”


“赛后聚会?”黄少天颇为感兴趣的样子,“什么时候有的习惯啊?我们和微草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真让人不知所措。”


“你退役之后有的,英杰和我提过。”王杰希冷冷地说。


“…………什么叫我退役之后就有的???不带这样儿的啊你们!说得我好像是不让你们幽会的封建大家长一样!不行不行不行我今晚去定了,文州和老王也走起!”黄少天吵吵嚷嚷。


“去么?”喻文州问王杰希。


“他已经帮我们决定了,”王杰希在黄少天的吵闹中一脸漠然,“走吧。”


聚会地点在微草场馆附近的一家小饭馆,王杰希一眼认出是微草赛后聚会的常驻地。卢瀚文带着他们几个推开包厢门,“就是这里。”


“瀚文怎么来这么晚?”高英杰的声音响起。


“哈哈哈哈当然是为了迎接我啊!好久不见,各位小朋友们!”黄少天从卢瀚文身后走出来,在众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还给自己倒了杯茶。


刘小别的眼神充满震惊,“卧槽?我是不是产生幻觉了?!”


“文州,老王,你们在门口忤着干什么!进来坐坐坐!”黄少天随手对门口招呼着,十分喧宾夺主。


喻文州率先过去在黄少天旁边坐下,笑道:“没有打扰到你们聚会吧?”


其实刘小别心里非常想说黄少天在怎么可能不打扰,但是看到王杰希时,心里的激动还是大过了对黄少天的介意。


高英杰站起来迎接,“队长。”


微草其他队员也都有要站起来的架势,黄少天看不过眼,“什么年代你们还流行个人崇拜呢,还能不能好好吃东西了?”


王杰希也摆摆手,“不用这样,随意就好。”


“我也是服了哈,老王一来就和定海神针似的,还得我来暖场啊,”黄少天清了清嗓子,“服务员,上酒。”


“能不能行?”深知黄少天酒量的喻文州狐疑地问。


“管那么多呢反正尽兴嘛!来来来别客气。你们这些要打比赛的不能学我啊,特别是刘小别,你一醉就要和我真人PK别以为我不记得那次全明星周末!”


刘小别豪气干云地拿过一听啤酒,“来啊怕你啊!”


喻文州无奈,看着黄少天成功带起了气氛,自己拿了两听啤酒,一听递给王杰希。


气氛被活跃起来,微草队员也抛开了见到王杰希时特有的拘束,闹了起来。都是年轻人,要融洽起来很容易,更何况还有黄少天这么个暖场高手。倒是喻文州和王杰希,有一搭没一搭地喝口酒吃口菜,也不交谈,简直是一股清流。


酒过三巡,职业选手们不能常喝酒,各自对自己的酒量也有把握,都有分寸地停下来纯聊天。只有黄少天和刘小别还在斗。


“少天,少喝点。”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手肘。虽然他也看得出黄少天酒量有进步,但实在不敢推断上限,为防出事还是提早提醒。


黄少天已经有些醉了,揉着眼睛,“啊,哦……再喝几杯。”


喻文州见劝不动,懒得再劝,转而低头玩手机。


“小别也少喝吧,明天还得复盘呢。”高英杰在旁边救场。


刘小别酒量倒是不错,脸不红心不跳,但是高英杰都这么说了,他只好放下酒杯,“不跟你比了,省得待会儿还要麻烦喻队把你拖回去。”


黄少天一听,伸手敲刘小别的脑袋,“没大没小,有没有点尊重前辈的意识!”


刘小别还没回答,黄少天放在桌上的手机亮了,显示有人打入。他没怎么在意地解锁摁开电话,手一抖,摁了免提。


喻文州看清了来电人,刚想提醒已经来不及了。


“黄少天,在哪儿浪呢?都几点了你还回不回家?看了场比赛把自己看进黑洞里去了?”


黄少天瞬间酒醒,眼疾手快地把免提关掉,赶紧拿起电话。


“啊刚才碰到瀚文和队长还有王杰希我们就到旁边去聚了一下忘了告诉你了那什么我很快就回去没什么事我先挂了!!”


黄少天挂断电话。抬头发现全场一片静默。


卢瀚文迟疑地说:“声音好像,还蛮耳熟……”


“叶修。”几乎吃了一晚上没怎么开口的王杰希夹了一筷子菜,顺便冷静指出。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把手机放回桌上。王杰希不出意料地在他唇边看到了轻微的上扬。


王杰希的筷子微妙地一转,把刚夹的菜放进了喻文州碗里。


下一章→

————————

叶黄tag就不打了。


评论 ( 23 )
热度 ( 199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