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王喻]半生瓜(9)

  (1)   (2)   (3)   (4)   (5)   (6)   (7)   (8)


空气仿佛停止了喧嚣,又或者产生了不该有的轰鸣。


这不见得是谁梦寐以求的愿景,但它真切存在,迫使着王杰希向他靠近,仿佛只是单纯地为了将他眼底的情绪一览无余,又或者仅仅只是遵循内心最原始的意愿。


他在与喻文州的脸只有咫尺之距时堪堪停下。喻文州修长的食指抚上王杰希的唇,片刻之后,他用自己的唇取代了冰凉的指尖。浅尝辄止,却久别重逢。


让一个人走回头路,相较于逼迫他前进,的确更为艰难。正如同没有人会希望自己因为高考分数不理想而复读一样。只为了实现一个错失的完美结局,赌上自己一年又一年的光阴,可人生哪里有那么多的时光可以干耗。


更何况谁也无法确定,再走一遍,就能比之前走得更好,就真的可以是完美结局。倘若再次失败,带来的痛苦只会变本加厉。因此但凡稍有理智的人,都应该在此刻推开喻文州,说上一句“敬往事一杯酒,再爱也不回头”,似乎这样做自己就真的可以自己贞义两全,所谓的尊严也可以得到完美的保护。


但是王杰希没有。


他坦诚地将自己的心从头到尾剖了个遍,都找不到一点拒绝喻文州的决心。


而喻文州的吻始终是这个模样,不温不火,不疾不徐,一点点带起心跳的节奏,让人沉沦至死也不知悔改。


他眼前浮现起很多年前的画面——他们还只是合得来的朋友,他去蓝雨主场打比赛,两个人约好次日一大早到海边看日出。


那时海平面上还只有浅浅的亮光,天色昏暗。喻文州忽然问他,王杰希,你会接受和一个男人谈恋爱吗?


他眯着眼睛和他对视很久,才说,我不知道。


喻文州的吻就是这个时候来的,牵引着他的手,把他带近,然后抬起头,把唇贴了上去。


或许远处有浪涛拍岸与海鸥低鸣,但是那个时候他只听得到心跳声。


很显然你对此并不反感,喻文州放开他的时候说,那么你愿不愿意试试?


一轮红日突然如蝴蝶破茧撕扯着黧黑天幕冲进他们的视野,海平面上波光粼粼,整个天地间似乎只容得下这团亮光。盛大艳绝,天地黯然。


似极末日之景。


而身边只有对方。


此情此境之下,喻文州一动不动地看着他,说:“显然你并不反感,所以你还愿意再试试吗?”


又是长久的沉默之后,王杰希开口道:“但是我不反感,与重新开始,实在没有什么必然联系。


喻文州默不作声。


“我刚才想了一下,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我也的确还爱你。在这一点上,我们还算公平,”他又道,“但是年龄摆在这里,如果这一次答应你,我们就势必要做好共度一生的打算,我认为不能草率,还需要一段时间。”


“在此之前,就当做重新认识和接触,你意下如何?”


小猫从院子里跑到餐桌边,二话不说把王杰希的拖鞋给叼走了。喻文州低头看它,笑了起来。


“所以是要我再追你一次的意思?明白了。”


王杰希:……。


我怎么没听出自己有这个意思。


但是喻文州也很明白,王杰希所说并没有错。他们需要时间,幸好都不缺耐心。




周五临近下班,喻文州又日常敲门问候王杰希,手上还拿着两张门票一样的纸。


“有事?”想都不用想,王杰希肯定在忙着收拾东西。


“明晚微草主场对蓝雨,票已经弄到了,王先生赏不赏脸和我一起去看?”喻文州靠着门框,一脸笑意。


“票都买了,难道我还要你把它扔了?怎么说也是给微草贡献的票房。”


“你没听见今天饭堂里不少女同事都在抱怨没抢到票?想不浪费的话,随便挑一个就好。”喻文州说。


王杰希闻言一顿,停下手上的活,走过去从喻文州手上抽出一张票,“行了,下班。”


喻文州用手背抵着唇,轻笑出声。


次日他们提前到达场馆,离比赛开始还早。


虽然退役已久,但今天这场比赛毕竟比较特别,为了保险,喻文州还是带了棒球帽。王杰希倒是随意得很,大概自家场馆,比较有心理优势。


“进场吗?”王杰希问。


喻文州看了一眼不远处场馆周边挤满的人,“等会儿吧。正好我去买个冰淇淋。”


最近天气有所回暖,但毕竟也仍是春季,早晚温差很大。王杰希皱眉说:“伤胃。”


“偶尔一次,不碍事。”喻文州毫不在意。


王杰希不好阻拦,由着喻文州去买了个甜筒。


走过街角,王杰希忽然伸手握住喻文州的手腕,凑过去咬下一大口甜筒。趁喻文州还在发怔,他已经把那口冰淇淋吞了下去,奶油划过喉咙,一片冰凉。


“这样你可以少吃一点。”他面不改色。


喻文州挑起眉,“我没想到你这么迫不及待地要和我间接接吻。”


王杰希的表情依旧是岿然不动,“直接都有过了,间接算什么本事。”


……喻文州心道哪来的假货,快把我的一窍不通老干部王杰希还给我,他现在这样让人根本招架不住怎么办。


微草主场称得上是灯火辉煌,人声鼎沸。联盟至今十六载岁月,微草也拥有十六年历史,主场的群众基础自不必说,再加上今天又是对阵蓝雨,联盟转播方必选的一场比赛,话题度可想而知。


两人拿着票找位置,舞台上镭射灯光不停变换,全息投影的投影仪也蓄势待发。


等他们终于找到位置坐定,全场已经黑了下来。台上的全息投影设备打开,3D的荣耀标志立于场中,观众席头顶的一排小灯也亮了起来。粉丝们纷纷高举着发光牌与应援带,大声喊着自己所支持战队的名字,并和对方战队的粉丝抬杠。


喻文州买的票是靠近蓝雨粉丝团的,铺天盖地的为蓝雨加油的声音灌进王杰希的耳朵里。


“故意的吧。”王杰希说。


正好又一波粉丝抬杠开始了,瞬间淹没王杰希的话。


“啊?”喻文州茫然。


王杰希把话憋了回去。


个人赛终于开始,蓝雨派出了一个本赛季出道的新人,而微草派出了主力刘小别。


“小别打头阵?”王杰希轻声说。


喻文州点头,“依刘小别现在的实力,蓝雨这位选手恐怕够呛。”


“你们蓝雨不一直都是这样磨砺新人的?直接丢上场。”王杰希说。


“我们那是因人而异,如果说直接丢上场,是兴欣的做法吧?”喻文州说,“对于心理素质足够的选手,不成问题。”


谈话间,刘小别已经迅速地将蓝雨的新人击败,顺利拿下一分。微草粉丝看到自家选手获胜,也不管对方只是个新人,欢呼雷动,一副蓝雨败局已定的架势。


果然是积怨多年,不容小觑。喻文州摇头,对旁边的王杰希说:“打个赌吧。”


“赌注是什么?”王杰希问。


“输的陪赢的去做一件事。敢赌么?”


王杰希嗤笑,“有什么不敢的?”


喻文州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好,我赌微草赢。”


王杰希侧头,成功捕捉到喻文州嘴角带着得逞意味的弧度。


“我现在都想直接GG了。”被套路的王杰希满心无奈。


“那怎么行,要保证公平。”喻文州笑眯眯。


这样一来,王杰希只能在微草赢和自己赢之间选一个,仿佛喻文州在问他“我和微草同时掉进水里你救哪个”这样让人想掉头就走任其淹死的问题。


“专心看比赛。”最后王杰希只能回了这么一句毫无力度的话。


没想到接下来的个人赛,微草连下两城,个人赛全数胜出。微草粉丝已经疯狂了,摇着荧光棒大喊大叫,蓝雨粉这边一片静默。


“我觉得我要输了。”王杰希说。


喻文州只是淡哂,“还早。”


擂台赛倒是势均力敌,双方一直对阵到守擂大将出场,毫无悬念,蓝雨卢瀚文,微草高英杰。微草这边稍有优势,王不留行满血状态,夜雨声烦90%。


双方开打。卢瀚文依旧是让夜雨声烦直切中路,迅速地来到地图中央,王不留行一个斜飞,熔岩烧瓶起手。夜雨声烦三段斩变向,立即离开了熔岩烧瓶的技能范围,一招落英式刺向王不留行。落英式有强制倒地判定,高英杰不得不避,一把寒冰粉洒下,又操纵着王不留行飞到了夜雨声烦身后。


卢瀚文接手剑圣夜雨声烦之后,武器由原来的重剑换成了光剑冰雨,打法很是改动了一番。好在早些年的重剑将他的操作磨练得稳了,否则按照他的性格,驾驭攻速极快的光剑难免不会失控。


“瀚文还是有点急了,不过也无妨,他不是少天。”喻文州说。


卢瀚文和高英杰也可以称得上是多年老对手,对对方了如指掌,形势直到双方都被打落半管血仍然在僵持。不过如果算上开场优势,此时卢瀚文把血线距离拉平,似乎更胜一筹。


双方血线依然持续下滑,僵持到了30%。全场一片寂静,只有全息投影发出的战斗声。双方粉丝都紧张地捏着一把汗。猛然,王不留行一记扫把旋风将夜雨声烦逼至角落,卢瀚文忙着格挡,还是狠狠地挨了五下灭绝星辰的扫把攻击,局面瞬间被打破。微草粉丝欢呼尖叫,为自家战队今晚的犀利表现高兴不已。


结果欢呼声还没有完全过去,卢瀚文忽然大爆手速,一记上挑格挡,连突刺接升龙斩突破了王不留行的包围,紧接着直接开了一直留到现在都不曾使用的幻影无形剑,八个剑影瞬间包围了王不留行。场边统计数据显示卢瀚文这一串操作,手速已破四百。


八个剑影换位,时而合为四个,时而化出六个,高英杰一时间竟完全辨认不出真假,连观战的王杰希都惊叹了一下:“这个操作,恐怕黄少天都没有他稳。”


局面逆转,欢呼的变成了蓝雨粉丝,他们大喊着“剑圣”的名号,疯狂尖叫。卢瀚文速度不减,追着王不留行满场打。


“高英杰恐怕要输。”喻文州预测道。


虽然所有微草粉丝们都在期待高英杰能再度逆转,奈何王不留行此时已经被斩翻在地,卢瀚文又难得的爆发,最终一记迎风一刀斩,王不留行血槽清零。蓝雨擂台赛拿下两分。


两轮下来,比分很靠近,还是得看团队赛。果然这样水平相当的两队,微草粉丝们指望拿个大满贯还是比较理想主义。


“卢瀚文今晚的表现,十分惊艳。状态奇佳。”王杰希评价。


“我忽然对今晚的比赛结果更感兴趣了,”喻文州笑了笑,“不止是赌局。”


“拭目以待。”王杰希说。


团队赛也十分激烈,双方直杀到各剩两人都没有结束。不过蓝雨这边还剩夜雨声烦和灵魂语者,微草的治疗却已经阵亡了。最终卢瀚文凭借着这点治疗优势加上好得出奇的状态,将微草两人一波带走,拿下了团队赛五分。


微草主场却被蓝雨拿下,微草粉丝们忿忿不平,却也知今晚每位选手都尽力了,比赛也十分精彩,只好闷闷不乐地率先离场。蓝雨粉丝就激动极了,一种占领敌方高地的自豪感油然而生,整个场馆都是他们的欢声笑语。


而两个战队的前任队长,此时坐在位置上,各自心情复杂。


微草输了,王杰希无论如何也不会感到高兴。而喻文州呢,自己的套路把自己绕进去了,状况实在是一言难尽。


“喻先生,你还记得之前说过什么吧?”王杰希揶揄。


喻文州淡淡回看,“愿赌服输。”


王杰希沉思许久,摇了摇头,“我本来以为我输定了,还真的没想过赢了要提什么要求。先放着吧。”


“随时恭候。”


“来日方长,不急一时。”王杰希说。


喻文州已经从座位上起身,垂眸看着王杰希。他背着光,王杰希看不清他的脸,只能模糊感觉到他的轻笑。“是,来日方长。”他说。


下一章→

————————————

意识流……我还是没能让少天出场。掀桌。


评论 ( 21 )
热度 ( 170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