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王喻]半生瓜(7)

(1)  (2)   (3)  (4)  (5)  (6)


王杰希蹙起眉头,“你想过放弃?”


“辞职信已经拟好了,解约金也在筹,算不算要放弃?”喻文州平静回答。


王杰希哑然。


第四赛季,喻文州刚出道那年,他依旧是震惊整个荣耀的天才,连一直有点情绪的方士谦都渐渐认可和接纳了他。且那个时候,队伍磨合问题还没有严重到需要他放弃魔术师打法。


但是那个时候的喻文州,新秀墙仿佛百丈高墙,舆论抨击仿佛风刀雪剑,他孤身一人,负隅顽抗,哪怕有黄少天这样优秀的队友,也只是更突显出他巨大的缺陷。


有那么一刹那,王杰希的心口抽了一下。


“但是你最终还是没有。”


喻文州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的时候表情已经恢复了一贯的从容不迫。“是,”喻文州似乎是笑了一下,“很多时候,去留不过是一念之间。”


王杰希察觉到他还有话说,刚要顺势问下去,结果喻文州并没有要深入这个话题的意思,只是转头看着他,说:“不早了,吃午饭去。”


他们找了一家尚算雅致的小餐馆,点好了菜,在座位上喝味道寻常的煎茶。喻文州端着茶杯低头玩手机,王杰希无聊地盯着杯里的茶渣子浮浮沉沉。


忽然喻文州抬头往王杰希身后一指,“那边那道菜是什么?看不清菜名。”


王杰希闻言转头看了一眼,看到喻文州指的是一张餐馆新菜品的海报,下面的确有菜名。他微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还没说话,喻文州已经在后面笑了起来。


他皱着眉回过头,喻文州已经笑弯了眼睛,“王杰希,我没猜错的话,你近视了吧?”


喻文州笑得很开心,和之前在王杰希院子里的那个笑容微妙地重叠。他再一次被这个笑容扰了片刻心神,面上却不动声色地道:“是有一点,不过有这么好笑?”


喻文州摆摆手,抿了口茶把笑意收敛回去,才道:“你那么辛苦地看菜单的样子真的很好笑——不去配个眼镜?”


“是有点不太方便,”王杰希说,“但是一直抽不出时间。度数应该也不算深,这事儿就这么晾着了。”


“择日不如撞日,反正今天回去也来不及补做什么工作,不如等下就去。”


“你今早出门可不是这么说的。”王杰希呛他。


喻文州满脸无辜,“啊?我说过什么?上了年纪,记性不好。”


两个人对视片刻,同时失笑。


“去不去?荣耀第一搭配师为您服务。”喻文州一本正经地。


王杰希“嗤”了一声,“就你。”




这个时候的眼镜店人不多,店面挺大的,显得有些空荡。喻文州推开玻璃门,回身等王杰希。


这些日子他们总一起去做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王杰希一边走进店里,一边不由得思忖最近是不是和喻文州走得太近。


他们之间隔着一层看不分明的过去,又天生擅长粉饰太平,谁也不晓得对方究竟是怎么想的,那条界线也全凭感觉划定,隔得远一点也还罢了,偏偏一直在凑近,这样下去,没人可以保证不碰线。要知道喻文州这个人,似乎是生来让人想要接近的。但是那些无谓的皮囊之下,却不曾有人真正参透过他的灵魂,一切不过是浮于表面的一种蛊惑。王杰希早该心知肚明,却发现还是没有办法全身而退。


“这边请……诶?等等,您是……王杰希大神?”


店员小姐的一声惊呼把王杰希和喻文州同时吓了一跳。喻文州有点犯愁地想自己现在躲起来还来得及吗,就听到店员继续用震惊的语气喊了一句:“天哪,您是喻文州?”


王杰希很快恢复淡定,点了点头,“你好。”


店员难掩脸上的激动神色,“大,大神,我是你的死忠粉!你退役之后,我都不怎么关注联赛了……”她忽然像是意识到什么,转头看了一眼喻文州,讪讪地道:“呃,你们关系真好。我们都以为……”


王杰希假装没听见后半句,诚恳地回道:“非常感谢你的支持,职业联赛依旧非常精彩,希望你还可以继续支持荣耀。”


蓝雨微草两家粉丝结仇多年,喻文州深知微草粉对自己的感情恐怕不会特别积极向上,于是调侃地接了后半句:“所以我是不是要先回避一下?”


女店员这才意识到刚才的反应过度,神色难免有点尴尬,“啊,很抱歉,请问是哪位要配眼镜?”


喻文州笑说:“你的大神。”


王杰希无语地看了他一眼。


女店员见到偶像的心情恐怕一时难以平复。她慌慌忙忙地把王杰希领进验光室,强撑镇定地表情看上去非常痛苦。


喻文州没有跟过去,而是在一排展示柜前无所事事地观察镜框,等着王杰希出来。


正无聊得冒泡,另一位女店员走到柜台前,对他笑了笑:“先生您想要什么镜框呢?”


喻文州思索了一会儿,开口道:“有什么能让大小眼看上去对称的镜框吗?”


店员:“……”


她斟酌着措辞小心翼翼地道:“这个,先天条件如此的话,可能得去韩国才能解决。”


喻文州直接笑出了声。


幸好王杰希没听到他们的对话,走到喻文州旁边的时候一脸困惑。喻文州轻咳一声,“完事儿了过来挑镜框。”


最开始那位王杰希脑残粉的女店员赶紧把几个款式放到柜台上,王杰希刚想随便选一个全黑框的,喻文州在一旁道:“这几个款式都有点墨守成规,适合张新杰,不适合你。”


“哦?喻老师有何高见?”王杰希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你们这儿有金属框或者半框无框的么?”喻文州问店员。


然后他先是拿了一个无框的,伸手放到王杰希眼睛前摆弄了一下,摇了摇头,“像放大镜一样,左眼效果恐怖。”又拿了一个金色的全框,仔细比对后再次摇头,“不好,像装嫩。”


就这么反反复复地比对来比对去,王杰希被他这么近距离地晃了半天,晃得心烦意乱,想撇开脸又觉得不礼貌,只好无奈地道:“喻文州,你是在耍我呢吧。”


喻文州微微眯起眼睛,“你在质疑我的审美。”


王杰希实在是懒得折腾,随手拿起一个递给店员,“就它了。”


递到一半,手被喻文州拦住。他从一堆样品中拎起一个金属框,“这个。”


两人对视着僵持片刻,店员有点发愣地想不愧是久有宿敌之名的两家队长,挑个眼镜框都能杠上。却见王杰希很快放下了手中那款。


……所以自家大神竟然还是输给了蓝雨队长。身为微草粉的店员一时间有点悲愤。


等待配镜的时间更为漫长,两个人除了相对着默默玩手机,没有别的活动解闷。


王杰希刷着微博,屏幕顶上冒出一条微信新消息:「喻文州:等会儿能去你家看猫么?^^」


他抬头看喻文州,后者继续低头划着手机,仿佛刚才那条微信不是他发的。也不知道这种面对面坐着还要发微信是什么毛病。


王杰希实在捉摸不透喻文州这一天都要和他耗在一起是什么态度,犹豫很久,才回道:「行。」


眼镜到手,王杰希迟疑地戴上去,刚开始还有点眩晕。喻文州在柜台边托腮看着他对着镜子研究新造型,忽然打开手机前置,凑过去强行和王杰希来了张自拍。王杰希一脸莫名,却没有拒绝。


围观的店员深觉活久见。




去地铁站的路上,喻文州一边走路一边低头发微博。王杰希双手插兜,回头看他:“你这样会撞到电线杆。”


喻文州停下手上的动作,从善如流地把手机放回口袋。


初春尚有寒意料峭,道路两旁的枝头倒是冒了些许绿意,赶早的燕子已经开始在枝头徘徊,时不时发出细微的嘀咕,喻文州便抬头望着。


“喻文州。”


“嗯?”


王杰希的声音有点低,也有点飘忽,似乎是一边在思考什么,“你真的愿意担任联盟主席这个位置?”


话题有点突然,喻文州也是想了一段时间,才说:“为什么不愿意?”


“你有没有想过离开荣耀,做另一种事业?”王杰希问。


喻文州呼出一口气,“你应该明白,荣耀不会一直存在。它是个游戏,联盟也是以它为依托的,荣耀关服那天,我自然也就离开了,不需要我去选择。”


“至于我个人的意愿,”他又道,“我能在它存在的时间里让联盟得以注入新的元素,拓展新的成长空间,有全新的可能,那就是我所能做到的极致。主席这个位置,只不过是实现这个职业理想的一个选择罢了。既然我能胜任,就没有理由拒绝。”


王杰希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喻文州侧头看他,道:“看来你有别的想法,不如说来听听?”


“我……”王杰希停顿了一下,“主席由你来担任是最合适不过的,我很赞同老冯的眼光。但是我个人的话,并不是很想继续在联盟工作。”


“那么,你想好要走什么路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可以涉足教育领域。”他答道。


喻文州露出诧异的表情,“我是真没想到。”


“当然,因为这是我接触荣耀之前最初的职业理想。你不知道很正常。”


王杰希在地铁站口停下脚步,望着远处,语气平淡:“荣耀,微草,联盟冠军,世界巅峰,我都已经得到了,在荣耀这条路上已经不存在什么遗憾,那不如去试试自己最初的想法,此生也不算辜负。”


喻文州听他说完,很久没有接话。


久到王杰希自己都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他忽然说:“你就这么确定,自己已经没有遗憾了?没有什么还应该去争取一下的东西?”


“我可没有你的自信。”


下一章→

评论 ( 11 )
热度 ( 170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