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王喻]半生瓜(6)

 (1)   (2)   (3)   (4)   (5) 



全明星周末之后,联赛进入下半年,常规赛即将收尾,挑战赛决赛和季后赛也已临近,总部忙得不可开交。偏偏在这个时候,喻文州关于世邀赛承办的议案又重新提出来了,压得整个总部焦头烂额,也体会了一把白领周末加班的快感。


如喻文州之前和叶修所提到的,承办一场国际比赛,场馆,选手们的住房餐饮安排,主场城市的交通状况和空气质量,客流量,甚至牵涉到外交层面的种种,都是由不同的部门落实到个人的,工作之繁重,策划之辛苦,再加上总部的预算根本挤不出这么多钱,弄得很多人忙到吐血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亏得冯主席足够信任喻文州,帮他顶下了不少压力,让他尚有喘息的机会慢慢想办法解决经费问题。


“只要办得好,对你个人的影响力是怎样的一种抬升,你应该明白。”冯主席语重心长地提点。


喻文州当然明白主席的良苦用心,毕竟他资历很浅,主席有心提拔他,也得有个理由。眼下的工作要是真的可以帮联盟开出一条全新的道路,那么喻文州功不可没,别人也没办法有什么异议了。


虽说这件事长路漫漫,且喻文州一开始还真没有这么功利的想法,但既然主席都这么看中了,要是还百般推脱,不是矫情是什么。所以他义无反顾地……加起了班。


王杰希走到喻文州办公室门口,手指叩了叩门框,“我有点事,今早先不干活了,如果上面有人过来,你帮我传真一下,麻烦了。”


喻文州转了转手里的笔,半晌才似笑非笑地道:“说好一起加班,王杰希你欺骗我感情。”


自从上次他们一起把小猫送到王杰希家里之后,两个人的关系明显改善了很多,开这样的小玩笑当然也无伤大雅,但是王杰希总觉得有点说不出的不适应。


“昨晚和英杰约好的,他们最近在从训练营选拔正式队员,我毕竟一直都是远程指导,所以让我去实地参考参考。”他只好耐心解释。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明白了。”


王杰希回到办公室,拿上手机钥匙钱包就要走。


“等一下。”喻文州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嗯?”王杰希回头。


只见喻文州也带上东西把门给带上,钥匙揣进了口袋里,“我也去,介意么?”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我去的是微草训练营,喻队。”


“难道我会误会你去霸图训练营?”喻文州回道。


王杰希:“……”


“而且我要提醒你,现在没有喻队,只有卢队。”


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就算真心觉得喻文州是吃饱了撑的他也得忍了。


“你工作不做了?”王杰希问。


“不差这一会儿,早去早回还能赶上收尾,速度。”喻文州说着,已经率先走向电梯间。



 

地铁上什么时候都人满为患,他俩倒也不是一起挤地铁,十分习惯。


他们不得已挤在一处站着,都可以感觉到衣料的摩擦,喻文州稍矮些,王杰希的目光越过他的发顶看向窗外的电子屏幕,高英杰代言的饮料广告从他眼前一晃而过。


他却已经有近一年没在这个站下车。


“从训练营提拔人还要你帮忙参考,能不能行。”喻文州戏谑。


“你真这么想?”王杰希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喻文州也懒得揣度他指的是微草真的诚心请他提供意见,还是他如今的技术和眼光真的已经退步到不能行的地步。反正他直接没有回答。


微草队长高英杰和经理站在门口等王杰希。见到喻文州的时候,两人都狠狠地愣了一下。


然而喻文州毕竟是喻文州,他没有先看高英杰,而是转头向微草经理笑道:“代表联盟视察一下微草未来的新星,不算违例吧?”


微草经理立即反应过来,当即微笑着和喻文州握手,将他们两个带往训练营,还一边说道:“看来很快就要改口叫‘喻主席’了?”


“不敢当。”喻文州客气回应。


“不用这么谦虚,等冯主席调到体育总局,这个位置是谁的,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嘛。”


喻文州依旧客气地笑了笑,没接话。旁边王杰希的目光投了过来,他也仿佛没看到一般继续往前走。


几人先是到了训练营一层,一进去就听到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和敲击鼠标键盘的声音。看到高英杰和经理来了,少年们顿时安静了几分,很多孩子偷偷拿眼睛瞟过来,几个胆大的孩子和高英杰打招呼,还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王队”。


喻文州看着这些如青葱和朝阳般挺拔的年轻人,嘴角一直挂着笑容。


王杰希说:“竟然没有人认出你,稀奇。”


话音未落,就响起了一个少年惊诧的声音:“王杰希前辈和蓝雨的喻文州前辈?”


喻文州白了王杰希一眼,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王队打脸打得愉悦否?”,又和蔼地对那位少年点了点头,“你好。”


微草经理在他们耳边低声说,“这个孩子不错,是王不留行的接班人人选之一。”


王杰希看向他,问:“你多大了?”


“17。”面对王杰希自带的气场,少年还是有点拘谨。


“和我打一把。”王杰希说着,掏出了兜里的账号卡。


“是!”少年有点紧张,却不掩饰眼底的兴奋。


喻文州侧头和高英杰说:“不愧是你们微草的孩子。”


高英杰知道他意有所指,当下不好意思地笑了。


喻文州道:“这样挺好的,踏实谦虚是好事。这么着,我随意看看,没问题吧?”


高英杰还敢说“有问题”不成,于是喻文州莫名其妙成了个闲散人士,没有围观王杰希他们的指导过程,而是在训练营里闲逛。


他注意到有一个角落里,整排电脑前只有一个少年在做着基础练习,而他前后几排都坐满了人,似乎是在进行训练营内部的团队比拼。


那个少年戴着耳机,全神贯注,对周边的一切吵闹充耳不闻,甚至没有发现喻文州在看他。他操纵着枪炮师进行飞炮操作,敲击键盘的声音并不密集,但每一个落点都很准。


训练完成,屏幕上显示出训练数据,全是Perfect,没有失误,但是用时却超过了这项训练的平均用时。


少年关掉窗口,正准备点开下一项每日训练任务,肩膀忽然被人拍了拍。他转头,喻文州冲他微微一笑,“干得不错,要不要和我打一场?可能会占用你的训练时间,我先说声抱歉。”


少年认出喻文州,怔住了,但是很快点头,说:“前辈亲自指导,是我的荣幸。”


不卑不亢,彬彬有礼。


喻文州坐到他旁边的电脑前,眼角余光打量着他,不动声色地刷卡登进竞技场。


“你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喻文州随口问。


屏幕上,枪炮师已经远远地将黑压压的枪口对准了喻文州,少年语气平静坦然,“我基础的操作都没练好,直接实战没有意义。”


喻文州操作着术士,轻松地避过了三发反坦克炮,“道理没错,但是实战经验也很必要,能够最有效率地看到自己的漏洞。”


少年没有答话,几发飞炮抢占了高点,却没有防备地被术士的束缚术打了个正着。


王杰希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那个少年身后,负手看着他和喻文州的比试。训练营负责人已经把训练报告拿了过来,他扫一眼训练数据,轻轻挑了挑眉。


“这样不行,你的对手是一个术士,你的这个走位对我来说没有限制作用,还会被近身。枪炮师和术士,谁被近身更致命?”


“落点很好,但是你的火力线呢?”


喻文州的声音不紧不慢,王杰希看得出,虽然这个少年手速在喻文州之上,操作却逊色了不止一点。


把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和浸淫联盟十几年的前大神选手放在一起比较,是有些不公平的。但是王杰希也可以看出,这个孩子比起当年刚出道的喻文州,还是差了许多。


刚走了几秒的神,忽然听到喻文州夸了一句,“漂亮!”


屏幕上,术士被一个热感飞弹打了个正着,少年趁着他僵直的时刻又放了一个卫星射线,瞬间去了喻文州的术士半管血。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经理和高英杰的注意。一群人都在旁边像王杰希一样围观着,少年和喻文州却都毫不在意,泰然处之,该怎么打还是怎么打。


最终枪炮师被一波死亡之门彻底带走,少年站起来,“谢前辈指教。”


喻文州摘下耳机,说:“不是操作的问题,是你的职业。你的操作不算快却也不算太慢,而且非常准,是具备职业水准的。但是你选的职业不对,这么精准的时机把握,作为一名攻坚手实在是浪费,需要读条的控场类显然更适合你——术士,阵鬼,还有牧师。当然,个人意见罢了,不过你可以试试。”


高英杰赶紧说:“还不快谢谢前辈。”


喻文州拔卡起身,转而直视着他的眼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你已经可以成为职业选手了。”


众人都是一愣,没想到喻文州会突然这么说。


“职业选手最重要的是实力,但是有实力的人很多,除非你可以像你们王队、高队这样实力强到引人注目,否则仅仅是某些方面具备职业水准,还不足以让你成为职业选手,”喻文州说,“你需要机遇。但是这个机遇,可能你所在的战队没有办法提供给你。当然,首先你必须保证自己的技术过关,稍差一些没关系,撑下去才有机会。道理很简单,怎么做看你。”


少年还没什么反应,王杰希倒是先开口了:“当着我的面挖墙脚,喻文州你可以啊。”


喻文州淡淡瞥他一眼。


那个少年咬着下唇,低头原地沉思了片刻,再抬起头时已经恢复了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说:“多谢前辈,我明白了。”


“不客气。”喻文州伸手拍拍他的肩,转身示意围观群众可以散开了。

 

 


王杰希把训练营学员报告递给喻文州,喻文州看到了那个少年的数据,高英杰在旁边道:“他平时的成绩……比较一般。”


喻文州抬眼笑道:“原来你们这儿管踩线及格叫一般啊。那三四十分的是不是可以叫勉强?”


“的确,挺差的。”王杰希冷冷地补充。


“我以前也就是这个水平。”喻文州说。


“你这种奇葩并不多见,没有普遍性。”


喻文州将训练报告塞回王杰希怀里,“所以我刚才没说错,你们微草并不需要他。”


他们和高英杰道别,一起走出微草俱乐部。王杰希转头看着他,“所以你欣赏他的理由究竟是什么?”


喻文州面无表情地和他对视很久,叹了口气,“你该不会认为,我会感性到看到一个手速稍慢的都觉得像看到自己的影子吧。”


他把目光投入有些灰蒙的天空,叫不出名字的鸟正划过天幕。


“我只是突然庆幸,还好我没有被我自己放弃。”


下一章→

——————

意识流产物,结尾为下章打个铺垫。


评论 ( 2 )
热度 ( 171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