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王喻]半生瓜(4)

(1) (2) (3) 

王杰希踩着初冬的细雪走进电梯间,有点无奈地和几位同事一起看着电梯门上楼层数字停滞不动。


五分钟之后,电梯门终于打开,他刚松了口气要走进去,看到从电梯里走出来的人,瞬间顿住。


喻文州抱着文件夹,脚步急促却有条不紊,还抬腕看了一眼表。


“你……”王杰希下意识开口。


“嗯?啊,是你,早啊。”喻文州露出笑容,迅速地打了个招呼,就要从王杰希身边路过。


“去哪儿?”王杰希叫住他。


刚叫完,又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多管闲事,还没来得及后悔,喻文州已经停下来转头,晃了晃手里的文件夹。“我把整理好的世邀赛申请材料和冯主席提了,主席让我今天和他去总局找负责人商议。”


王杰希虽有点惊讶于喻文州的行政效率之迅猛,但还是没有多问地颔首,“那你去忙吧。”


喻文州却站在原地没走,只是看着王杰希。


电梯已经往上了,王杰希不得不再等一遍,见喻文州没有走的意思,疑惑地看过去。


“我想起来了,昨天我和主席说,一部分材料是你帮我整理的,主席就让我顺便叫你过去。昨天太忙,忘了通知你,”喻文州说,“正好,你也不用回办公室了,和我一起去吧。”


电梯门“叮——”地一声打开了,王杰希回头看了一眼人满为患的电梯,感觉到深深的无力。


“好吧。”


 

近来京城雾霾频发,总部响应号召,倡导大家乘坐公共交通。王杰希和喻文州凭借着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同时没有选择开私家车上班,此刻都只能挤地铁。


早上打了个时间差避过早高峰也还罢了,到了傍晚,和各大合作方与总局负责人们打了一天太极扯了一天皮的两个人好不容易逃出来,又被突如其来的西北风撞了个满怀。


风卷起细碎落叶和尘埃,瞬间模糊了王杰希的视野。他赶紧回头避过风沙,看到喻文州已经机智地把口罩带上了,只露出微微眯着的眼睛,看向他的眼神里还有几分调侃。


王杰希暗叹失算,只能低着头和喻文州并肩向地铁口走去。


还没走到地铁口,风随着天色渐暗,渐渐小了下来,雪却明显大了不少。


路过马路对面的一家小报刊亭,喻文州忽然停了下来,“等我一下。”


然后王杰希站在原地,看着喻文州快步走过马路,不久之后从小报刊亭摊主手上接过两张卡,转身向他走过来。喻文州只穿了件毛衣,套一件薄风衣外套,双手插口袋,迎着风走的时候,肩膀轻微颤抖。


他看了一会儿,伸手把脖子上的围巾解了下来,递给喻文州。


喻文州一愣,眨眨眼睛,没有接。


“刚才还嘲笑我忘了带口罩。今天会降温,你都不看天气预报的吗?”王杰希说。


“早上雪不大,没想到晚上又变天。”


王杰希深深地瞥了他一眼,“北京的天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喻文州垂眸,从王杰希手上接过围巾戴上,“多谢——不过我为什么会知道。”


王杰希刚要收回的手僵了一下,自知失言。他回味着喻文州最后那句话的冷淡,想说点什么救场,手上忽然多了一张方形的卡片。


他低头,看到了昨天刚开放的荣耀新区账号卡。


“所以作为感谢,我请王队去网吧上机怎么样?反正今天周五,没问题吧?”喻文州勾着丝笑容道。


王杰希和他对视片刻,握着手里崭新的新区卡,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我希望现在已经没有人粉我了。”喻文州摘下口罩,随手揣进兜里,光明正大地走进网吧。王杰希跟在后面,冷不丁来了一句,“就怕有人粉我,看到你在,恐怕凶多吉少。”


喻文州转头凉凉地盯着他。


王杰希视若无睹地走上几步,“上机,两位。”


前台小妹看了他们两个的身份证,毫无反应,“D区45、46,请拿好您的身份证,这边请。”


王杰希转过身一摊手,“你看,我们早就过气了。”


喻文州:“……”


两位过气大神走过一排排乌烟瘴气的机位,总算在昏暗角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喻文州拿起键盘倒了倒上面的食品屑,又扯了扯鼠标线,“行了,能用。”


两个人刷卡登录注册,正在感叹好久没在网吧碰荣耀真令人怀念,一进去就被新手村人山人海的状况吓得不知所措。


“要接完这波任务,得通宵。”王杰希说。


喻文州十分果断地拔卡,“钱包里不会不准备账号卡吧?用旧的号。”


想了想又补上一句,“新的卡送你了。”


王杰希果真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张账号卡,“感谢喻队赠卡之恩,所以下本还是竞技场。”


后面那个选项,他也就这么随口一问,众所周知,喻文州百分之九十不会出现在竞技场,他毕竟是个团队型选手。


结果喻文州迅速调了调键位,说:“竞技场,你建个房间。”


王杰希已经不记得是多少次被喻文州弄得无语,懒得再呛他,操纵着小魔道学者跑进竞技场建房间去了。


喻文州的小术士姗姗来迟,一上场二话不说就开打,好好一个术士操纵得和战斗法师一样,仿佛要和王杰希的风骚走位一较高下。


但是魔术师毕竟是魔术师,哪怕退役了,手速和操作碾压喻文州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乱来。”王杰希皱着眉。


喻文州轻笑,一个幽灵缠绕准确地落在了本应是术士视角盲区的魔道学者的落点上。王杰希完全没有料到喻文州能发现自己的落点,闪避不及,彻底中招。


“还可以?”喻文州说。


话音刚落,魔道学者忽然接连四个变向,冲出了术士技能的控制范围,回身就是一把驱散粉接扫把旋风。


术士重新被压制,并且就这样一直压制到血槽清零,都没有反击的机会。


“太放飞自我不好。”王杰希揉揉手腕,道。


喻文州也活动了一下手关节,拿起鼠标想点下角色头顶的“准备”,忽然又把鼠标移开了。


“这样没意思,我有一个新玩法。”他说。


王杰希不明所以的时候,喻文州已经站起来了,“你过来用我的号,我用你的号。这样比较刺激。”


“你用魔道学者?”王杰希语气里充斥着深深的怀疑。


“不行?”喻文州笑。


“……倒也不是。”


“那开始吧。”已经坐到王杰希位置上的喻文州没再多说什么,按下了“准备”。


双方都没有调键位,倒计时结束,王杰希操纵着术士先来了一个切割术。


魔道学者半空变向俯冲,轻巧避开,一把魔法射线已经释放。术士侧身闪避,同时,六芒星图旋转,六根光柱已经升起,即将把魔道学者困入其中。


喻文州却也没有原地任他宰割,魔道学者骑着扫把从六星光牢的死角冲了出去。


论对术士的了解,荣耀里恐怕还真没有人强得过他,王杰希心下清楚,一击不得撤回技能,顿时一片阴云密布,混乱之雨封住了去路。


喻文州找得到六星光牢成型之前的突破口,也必然知道这其实是个陷阱,冲出的路上必然会被设伏。只见魔道学者冲出一个身位格后突然高空变向返回原地,和成型的混乱之雨打了个微妙的时间差。


“练过?”王杰希问。


“难不成平时下班回家你不玩荣耀?”喻文州反问。


“不,我是说……”


死亡之门将魔道学者拖入了门中,这次王杰希选取的角度太过于刁钻,喻文州实在避无可避,放在键盘上的手干脆放弃操作,静静地看着自己的视角被术士技能特有的紫黑色烟雾铺天盖地地环绕。


“魔术师打法。”王杰希一边对着被死亡之门束缚的魔道学者狂丢技能,一边把刚才的话续上了。


喻文州挑了挑眉,没回答。


王杰希犹豫了一下,道:“刚才至少有四处变向,和你的风格大相径庭。虽然魔道学者和术士的操作肯定不会相同,但是,也许这么说有点自恋吧,我认为你那几个操作,用的是我的思维。”


死亡之门技能时间结束,喻文州提快了操作,魔道学者再次以几个不可思议的操作连续躲过了术士丢过来的三个技能。


“班门弄斧罢了,那么王队觉得模仿得如何?”


这话基本就等于默认了。王杰希有点哑然,屏幕上,术士不知何时竟然已经陷入被动,喻文州接连几个魔法道具和取消技能,魔道学者骑着扫把各种走位,斗篷翻飞,确确实实是有几分魔术师的神韵。


不过慢了点……王杰希没忍住心下的吐槽。


“为什么?”


喻文州用上一贯的随性语气,说:“或许就像是张佳乐的百花式打法塑造了弹药专家这个职业的风气一样,魔术师打法也称得上是魔道学者的标杆之一,哪怕学得不三不四,一旦用起来就会不由自主地模仿吧,只能说魔术师大大的影响力实在太大。”


荣耀标志张开双翼飞在喻文州的屏幕上,他放开鼠标,“侥幸而已,你分心了。”


王杰希的眼睛一直盯着倒地的小术士,不知过了多久,他才问:“为什么要玩魔道学者?你研究了多久?这不可能是你临时起意打得出的操作,否则我早就不用混了。”


喻文州低头,目光在自己的手上逡巡片刻,终于淡淡地扬起一抹笑,说:“已经退役的选手想研究什么还需要受到限制么?至于研究了多久,你好歹也是蓝雨多年来的头号宿敌,这个答案不是显而易见?”


“你明知道不是这个意思。”王杰希说。


“如果你觉得我刚才把我的研究成果展示给你看是刻意之举,你大可以这么理解,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事实如此,”喻文州又笑了一下,“但是这能说明什么呢?”


的确。


能说明什么呢?喻文州研究魔道学者,研究魔术师打法,并且成果还不错,但是这和王杰希有什么直接关系呢?


他们分手之后,勉强做了这么些年的朋友,对彼此都再了解不过,就算喻文州这个时候一脸坦然地说,我是因为对你旧情不忘,才刻意去研究你的职业和你的打法,还刻意展示给你看,告诉你我对你还有些昔日的情分,王杰希又能如何回答?又能做什么?


还是那句话,何必如此揪着不放。


王杰希没再多言,摁下了“准备”键,“来吧。”


喻文州也坐直身子,“奉陪。”


王杰希全神贯注,操作着术士竟然也可以把诡异莫测的打法发挥的淋漓尽致,哪怕早已没有第三第四赛季的巅峰状态,却足以将喻文州的魔道学者全然压制。


他们在网吧打了半个晚上的竞技场,后来又跑去下五人本。直到喻文州有几次困到让角色直接被BOSS秒出副本,次数都被秒完了,王杰希才看了一眼时间。


“快七点了,回去吧。”


喻文州打了个呵欠,懒得退号,直接拔卡,“我怎么连通宵都输给你。”


“那是因为你最近都没睡好,黑眼圈都像烙上去的,”王杰希也拔卡起身,“我去把账结了。”


喻文州怔了一下,没有反驳,揉了揉眼睛,和王杰希走出网吧。


王杰希在路边招呼了一辆出租,因为两个人的住址相隔甚远,不必同车,所以王杰希先上了车。


“什么时候还你?”喻文州冷不丁问了一句。


“什么?”王杰希扶着车门,不解地回头看他。


“你的围巾。”


王杰希破天荒地笑了一下,“随你。”


车门关上,喻文州站在路边,脖子上还围着王杰希的围巾,在渐明天色下目送着出租车绝尘离开。


“下周见。”他低声说,转身踏着一地积雪,向相反方向走去。


下一章→

评论 ( 6 )
热度 ( 158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