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全员粉,极度杂食,张新杰脑残粉,喻吹。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王喻]半生瓜(3)

(1) (2)


总部对面街角的大屏幕上回放第五届中国国家队世邀赛集锦已经持续了一周,以至于喻文州刚下地铁就被鬼哭狼嚎的解说声灌了满耳。


赶上车限号,还真挺麻烦的。


按时到达办公室的喻文州没想到有人比他还要早地站在他办公室门口吞云吐雾。


“……叶前辈?”


那人把拿烟的手从嘴边移开,看到喻文州的时候笑了,“哟,文州,好久不见了。”


喻文州打开办公室门,“一大早的,久等了。怎么不找个地方坐着?”


叶修跟着喻文州走进去,摁灭了烟在沙发上坐下,才道:“本来去了一趟王杰希办公室,他嫌我抽烟,这不就只能站外边了。”


喻文州笑,打开窗透气。清晨阳光还是很好的,空气中留存着桂花的香气,叶缝里还可以看见蹦哒的鸟。



叶修接过喻文州递过来的白开水,随口问:“工作得还适应吧?”


“多谢关心,都挺好的。”


“哦,那你和他……”


喻文州温温和和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叶修识趣闭嘴。


“总归是要回到正常的生活,只不过是比你们都晚了一点而已。”喻文州说。


叶修看不出什么情绪地笑笑,这才把文件夹摊在桌上,切入正题:“时隔两年,国家队再次夺冠,这个噱头怎么样?”


喻文州点头,“最近已经有很多广告公司来找我了,没想到叶神这么沉得住气。”


“这年头生意不好做,没有点底怎么能贸然行动。”叶修说。


喻文州看了他片刻,没有去翻文件夹,只是问:“那么叶总有了几分的底?”


“在外人看来,和联盟合作一直稳赚不赔——至少叶秋的营销团队有这样的想法,”叶修懒散地靠在沙发上,“我还真有点怕家业就这样被这些草包败光。联盟现在早就不是第五赛季到第十赛季那会儿的上升期了,很多部分稍有不慎动辄就是上千万地赔,他们还真敢这么想。”


喻文州嗤地一声笑出来,“这个语气,很像在国家队的时候,你说‘不是吧,你们还真敢这么安排,真怕你们一上去就被打得跪下来叫爸爸’。”


“怎么,听我打官腔不习惯?”叶修也笑。


“一般吧。”


“喻文州,你一个未来主席接班人,官腔可比我强多了,众所周知我在联盟前九年可都是胆小得不敢出席发布会的。”


喻文州保持微笑,没有接他的胡扯。


“脸皮倒是依旧很厚。”另外一个声音忽然插话。


门没关,王杰希就站在门口,冷冷地吐槽了一句。


“王杰希你还偷听别人说话?”叶修义正言辞地控诉。


“你们要真讲什么机密能不能把门关好。”王杰希说。


“没有这个习惯,我们都相信大家会自觉,没想到你这么没素质。”叶修严肃。


王杰希懒得和他贫,立刻就要走。


“晚上一起去吃个饭?”叶修忽然提议。


“没空。”王杰希回道。


“我和文州这么久不见,总得找个地方叙叙旧吧,大家都这么熟,你好意思不来吗王大眼。”


“那好,我请客。杰希也来吧?”喻文州说。


王杰希顿了一下,把拒绝的话咽了回去。


“尽快完成工作,不要耽误饭点。”他撂下一句话,转身出去了。


叶修没理他,低头点烟。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手上动作一停,把烟收了回去。


喻文州看着好笑,说:“今早在门口干掉半包,现在才想起来戒烟,有必要么。”


“你怎么又知道我在戒烟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叶修嘴角抽了一下,“你这话好像我戒烟是什么违法犯罪的事。”


“开个玩笑,当然不是。不过如果真的下定决心,还是不要随身带一整包考验意志力了,少带点会好些。毕竟抵抗诱惑没那么容易。”


叶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那办公室对门呢?”


“……前辈何必如此好心,揪着我不放呢。”喻文州有些冷淡。


叶修叹气,“是我多管闲事。”


“不,我很感激,也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都是谈婚论嫁的年纪,没准明天请柬就放我桌上了。”喻文州说。


“但也不是非他不可?”叶修轻声问。


“对,不是非他不可——和你不一样。”喻文州抬头看向对面紧闭着的办公室门,答道。


叶修沉默,顺手把半包烟全都丢进了垃圾桶。



“地方我挑了,单说好了你买啊。”叶修把菜单递还给服务生。


喻文州一如往常地弯着眼睛笑了,“这是当然。”


“你真好意思,喻文州才来多久,你还坑上了。”王杰希皱着眉抿了口茶。


“久别重逢,应该的。”喻文州说。


叶修习惯性伸手摸了摸口袋,在旁边两人审视的目光里轻咳一声收回手,“刚扔掉我就给忘了。”


“没想到还真有人能让你戒烟?”王杰希道。


“那是你不了解我。”


“是,诚然我对此没什么兴趣。”


“大概你也没有为谁改变过自己的习惯。”叶修慢悠悠地抛下一句。


喻文州一直在旁边安静垂着眼,一手支颐,一手无聊地用吸管搅动杯里的柠檬水,听到这里忽然轻飘飘地笑了一声。


王杰希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我好像很久没听你们互飙京腔了。”喻文州笑道。


“上次还是国家队吧?”叶修道,“——说到这个,刚才谈赞助的时候,你说你对联盟的发展有些见解,还没告诉我。”


喻文州“嗯”了一声,“的确是想吃饭的时候告诉你。不过毕竟只是宏观规划,我自己恐怕也没这么大的能力,你别太当真。”


“说来听听。你的计划肯定不是什么等闲之辈能想出来的,不用自谦。”


“上周我看到几份三年前的财务报表,”喻文州也没客气,直接说道,“联盟曾经有过承办世界荣耀邀请赛的打算,但是预算出现偏差,半途就停止了,这个事,你们有人听说过吗?”


叶修王杰希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


王杰希问:“什么意思?”


喻文州身体前倾,双臂交搭在桌上,看着对面的王杰希和叶修,“世界荣耀邀请赛至今总共五届,中国队就揽了三个冠军,可以说目前我们在这个赛事上实力已经是非常超群的了,申请作为主场承办一次世邀赛具有绝对的竞争力,不会逊于瑞士,韩国,法国这三个曾经作为主场的国家。”


“但是何以我们的提案会因为预算偏差而叫停?”叶修顺着话头说出了疑问。


“没错。这正是我的疑惑。后来我问过冯主席,他给我的答案是,总局一直以来的拨款都不足,支撑联赛尚可,再花钱办赛事,资金是周转不了的——你如今也在商圈,自然明白,一场比赛,场馆,选手们的居住地,餐饮,还有亟待完善的转播直播和现场全息设备……每一笔都不是小钱。甚至还要牵涉到外交。”喻文州答。


叶修沉默片刻,啧了啧嘴,“我说,这其实不是关键吧?”


喻文州默不作声。


王杰希抬眼,“你的意思,是因为不重视?”


“你倒还是一样直言不讳。”


王杰希对叶修的嘲讽充耳不闻,续道:“否则各类有优势的体育赛事都有机会承办,怎么荣耀电子竞技没有专门拨款。同样是为国争光的比赛,同样可以宣传造势,归根结底,不还是因为他们并没有真正发掘这个赛事的价值吗。”


一直以来,电子竞技的发展似乎就处于瓶颈,有人关注有人重视,却又缺乏关注缺乏重视,很多人的观念都还停留在电子游戏“洪水猛兽”这个层面上。哪怕荣耀这款游戏受众再广也无法避免。


因此哪怕世邀赛已经在全国范围内产生了足够的影响力,它还是无法像其他传统体育赛事一样,有专门的拨款与扶持,导致发展举步维艰。


三个人心里都再清楚不过,且王杰希这话抛出来,实在太过于直白,对于他们这些对电竞和荣耀有着一般人无法理解的深爱的人来说,还是很残酷的,所以场面一度寂静无声。


还是叶修率先打破沉默:“那么文州你既然提起这个,是有重启申办世邀赛计划的打算咯?”


“我权限可不够,随便想想罢了,这种事,至少冯主席牵头,总局配合,才有可能,”喻文州放松表情,随意地笑了一下,拿起筷子,“还是先吃饭吧,看看合不合口味。”


叶修叼着根筷子像叼烟似的,含糊不清地说:“权限?你就过几年的事吧。总之,有计划是好事,我看看有没有能帮到你的。”


“那我先谢谢前辈了?”


叶修举起盛了橙汁的玻璃杯,“碰个杯,橙汁儿代酒,就当庆祝文州来陪我们吸雾霾吧。”


王杰希配合地举起了杯子。


玻璃碰撞的声音短促而清脆。



“你今天没有开车来?”走出餐馆的时候,王杰希忽然问。


“限号。”


王杰希似乎是想开口说什么,半途又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说出口。


喻文州侧头直视他的眼睛,“所以你愿不愿意顺便送我一程?”


迎面路过的车开着远光灯,强烈的白光一瞬间晃花了喻文州的眼睛。他下意识抬起手遮住眼睛。


王杰希拿着车钥匙转身,“走吧。”


“你现在住哪儿?”王杰希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问。


喻文州直接打开手机导航,伸到他面前。


王杰希瞟了一眼,点头示意明白了。


“总部不是有员工宿舍分配的么?还要费这个劲。”


喻文州望着窗外倒退的车流,语气有点散漫,“我才刚来多久,总部倒是想安排,但是也没有这么快。先住着吧。反正都是自己一个人,怎么住都随便。”


王杰希不置可否。车子转弯驶进岔路。


“有点堵,你平时回家这儿路况也这么差?”王杰希问。


等了半天,没有回答。


王杰希觉得奇怪,偏头看了一眼,发现喻文州竟然已经拖着腮睡着了。长睫毛安安静静地覆在眼下,薄唇轻抿着,路灯昏黄的光线将他的鼻梁打出半边阴影。王杰希这才注意到喻文州有很深的眼袋,想来这几个月繁忙的工作还是让他花了许多时间去适应。


肯定,没有好好休息。


片刻后他听到刺耳的鸣笛声,回过神来才发现前面的车已经开出去很远,于是匆忙收回视线往前跟上。


驶过这段拥堵之后勉强算是畅通,王杰希踩油门加速,顺便瞥了还在睡的喻文州,看他的头随着车的摇摆轻微晃动。空气随着喻文州的呼吸渐渐安静。


王杰希的手指无意识地在方向盘上敲出节拍,而车子缓缓驶向不知所终的灯火尽头。



下一章→

评论 ( 6 )
热度 ( 169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