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王喻]半生瓜(2)

(1)

总部的员工食堂总体而言还是过得去的,只要大家多选择到对面写字楼底下的饭馆吃饭,偶尔尝尝食堂也死不了人。 


喻文州拿筷子撇开白切鸡上成堆的葱花和香菜,撇到一半发现这碟菜没了葱花香菜好像也没什么可以吃的了,于是不动声色地把葱花捞回来,就着不知道猴年马月的冷冻鸡肉吃了下去。 


其它饭菜给的倒是足够,就这个让人不明所以的白切鸡比较难以描述,偏偏还是喻文州在蓝雨食堂吃习惯了的菜。 


至于是不是最喜欢的菜,习惯成自然,用喜欢与否来衡量并不科学,但无论如何戒除比较难。 


他没怎么在意地打开手机视频软件,插上耳机点开一段下好的视频,顺手把筷子放在了一边。 


 
王杰希从公文里脱身,觉得自己的脖子要断在办公桌上,赶紧活动颈椎。 


不出所料,同事们都去吃饭了。 


他懒得折腾,下楼走进员工食堂,随意点了几个菜,端着餐盘找座位。 


然后他看到了喻文州。 


记忆中喻文州吃饭的时候一直都喜欢靠窗的位置,哪怕下暴雨也要像个神经病一样坐到窗边,关上窗随时可以上演一出“夜雨声烦”。 


王杰希不幸在与喻文州交往的那几年里被带坏了,也喜欢上了窗边的位置,并且分手之后他觉得并没有必要为这个而改变喜好,于是选窗边的位置成功变成了他改不掉的习惯。 


所以当他自然而然地走到窗边,碰到喻文州也是自然而然的,不需要大惊小怪。他心道。 


换个位置就好了,他从不对任何东西有特殊的执念。 


但是很不凑巧,喻文州忽然抬起头,看到王杰希,露出一个仿佛早就料到他会来这个地方的了然的微笑,摘下耳机。 


“要不要坐到这边来?”他问。 


王杰希皱了皱眉,拒绝的话还没出口,喻文州又飞快地补了一句:“有一些荣耀相关的问题,需要王队给点建议。” 


王队——这是什么已经埋进土里的陈年旧称呼。王杰希在心里膈应了一下,面无表情地坐到喻文州对面。 
 

喻文州把手机屏幕推到中间,自己戴上一边耳机,把另一边给王杰希。 


蓝雨纪念款,耳机上还有剑与诅咒的蓝雨标志。王杰希接过来戴上的时候扫了一眼。 


视频标题是“第五届世邀赛小组赛 美国vs日本”。 


王杰希把略带诧异的目光投向喻文州,喻文州这才解释道:“瀚文今早联系我,说他们明晚八分之一对阵美国,今年美国队与往年相比有很大变动,让我看几场他们的比赛,帮他分析一些难点。我看了他们所有的小组赛,有一些想法,但是一家之言是不够的,所以想听听你是怎么想的。” 


“你一个人还应付不过来?我退役这么久了,哪怕是从前,你看得出来的东西,我都未必看得出来,哪还能有什么新想法。”王杰希说。 


喻文州淡淡回应道,“两年而已。第一年你不是在微草当技术指导,指导训练营学员吗?听说现在也还在远程指导?荣耀肯定没少碰,不可能退步这么快吧?” 


当场被拆台,王杰希在疑惑喻文州从哪里八来这些消息的同时也失去了划水的借口,只好转头认真看起比赛视频。 


美国队首发阵营里的魔道学者骑着扫把绕过日本队的气功师,忽然折返,从一个几乎不可能的空当里丢下一个熔岩烧瓶,打乱了对方三人围攻己方战斗法师的攻击节奏,战法选手手速极快,霸碎接豪龙破军瞬间突破包围。 


王杰希点了暂停。 


“我刚看的时候差点以为是你。”喻文州说。 


“这个空当可以称得上是小赛点,怎么,这个魔道学者,以前从没出现过?” 


“没有,”喻文州笃定地摇头,“战斗法师是老朋友了,美国队主力之一,但是这个魔道学者今年第一次见到。查了资料,名不见经传。” 


视频继续播放。 


喻文州忽然说:“当然只是差点以为,他比起你当年,走位还是太容易看穿了,并且全场下来,他虽然打法独特,但精彩表现只有这一处。如果是你,不可能到战斗法师被围长达半分钟被打掉半管血才有机会救援。除非我们突然嫌弃孙翔,战术布置的时候诚心让他丢脸。” 


刚开始还好好的似乎是在夸他,最后一句话简直就是满嘴跑火车。 


他下意识地侧头瞥一眼喻文州,喻文州没在看他。耳机线从喻文州被微长鬓发略微遮住半边轮廓柔和的右耳里延伸出来,和王杰希戴在左耳的半边耳机线交汇在一起。 


“你看,他们这个召唤师更有意思。”喻文州轻轻地一句话拉回了王杰希的注意力,他立刻收回视线看向手机屏幕。 


“国内至今为止都没有封神的召唤师,我们对于对付顶尖召唤师的经验十分欠缺——但这位老兄的技能点似乎有点逆天,除了四兽流之外还能多点一些杂七杂八的召唤兽,用起来不成流派。”喻文州说。 


“而且配合四兽流使用的时机很奇特。” 


“同时操控七个召唤兽。没有乱,站位用了战术。” 


“等一下,他对灵猫的操控……”王杰希眯起眼睛。 


“又有点像你,魔术师。”


王杰希没说话。 


直到视频播放结束,他们都没再交流,只是各自思考。 


“没错,这就是我不解的地方。一个队里同时有两个风格古怪游离在团队之外的新队员,刚开始或许能打个出其不意,但是一般来说,都是荣耀顶尖高手,仔细回看或者多看几场,肯定会有和团队配合脱节的地方。然而没有,就像一个团队能够容忍两个等待机会的夜雨声烦,其他三个人承担很大的风险,却丝毫不乱。这个打法一直到他们出线都在起作用。”喻文州说。

  
“容错率很高。”王杰希总结。 


“所以我认为如何引诱他们出错,怎么样才能突破容错率,是一个重要的考量。” 


王杰希顿了一下才接话,“典型的蓝雨思维。” 


喻文州抬眼,“有问题吗?” 


“卢瀚文他们呢?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王杰希避重就轻转移话题。 


“他们判断突破口是三个固定主力,但是判断完又觉得不太保险,问我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判断没错,但是往铜墙铁壁上踢,鞋也得够硬。”王杰希的语气听上去似乎话里有话。


喻文州忽然转头问:“如果真的要这么做,你觉得谁合适?当然只是问你私人看法,我们不是队员,不可能指导他们排兵布阵。” 


王杰希目光闪烁了一下,“王不留行,大漠孤烟。” 


“夜雨声烦不行吗?”喻文州反问。 


“宋奇英和卢瀚文的风格一个稳妥一个刚硬,本质上有重合,如果两个人携手正面对攻可能会被box–1,陷入泥沼。而如果高英杰的王不留行穿插策应,卢瀚文转去强攻……魔道学者吧,比较容易把这个魔道比较弱势的操作暴露出来,”王杰希说,“也只是个人意见。” 


喻文州似笑非笑地看他半晌,半真半假地抱怨:“就不该让你说,你把所有我能想到的都说完了,显得我水平很低。而且还真没有什么创新。” 


王杰希表情瞬间冷淡,“所以你这样费尽心思套我话,没什么必要。基础打法本身就是战前定下,场上瞬息万变,当然是随机应变的,只是战术内核不变。” 


喻文州倒也坦然。他把耳机收好放回口袋,说:“套你的话确实没什么价值,我承认,我其实是想试探你现在的水平。” 


王杰希又皱起了眉。 


“闲的。”喻文州知道他想问什么,干脆直接回答。 


王杰希直接端起餐盘起身。 


喻文州也不在意,低头吃起凉掉的午饭。 


王杰希却用手轻轻地敲了一下桌子边沿,“我已经不是你的对手了,对我隐藏实力更没有价值——那根本不是你最终决定对卢瀚文他们说的战术,你的战术不可能这么便宜对方。” 


“嗯,说的没错,”喻文州颇为轻松地笑,“所以我原谅你刚才同样对我隐藏的实力。” 


“以牙还牙而已。”王杰希回道。 


他转身欲走。 


“但是我其实不打算告诉他们任何看法,只让他们按照他们想的去做,”喻文州说,“那已经不是我们的战场了,我们从前给他们太多的依赖感,如果不改变,必然会成为阻碍。” 


王杰希脚步一顿。 


喻文州往座椅背后轻轻一靠,“但是刚才我几乎以为,我们还在苏黎世。” 


 
近乎苛刻的复盘分析,你来我往的战术交流,尽量摒除一切未知可能的战术布置,还有尽全力将国内最好的选手发挥出最大作用的人员安排。 


第一届世邀赛时领队房间里五个人每天的必备日常,突然冲破柴米油盐的平淡生活重新回归脑海,恍惚间才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竟也曾是那个象牙塔里叱咤风云的神话。 


遥远得却像上个世纪。 


“相信他们。”王杰希说。不复之前的强硬,竟然还带了些许安慰的意思。 


“当然,就算真的打得很烂,也是我们这些人教出来的。”喻文州轻声回答。 


因为荣耀不可能因我们而静止——它必须不断向前。

  
“反正差的不会是瀚文。”喻文州忽然补了一句。 


王杰希回头看他,双眉一扬,“那就更不会是英杰。” 


所以没有巅峰,没有终点,只有更高,更远,更光明的未来。


下一章→

——

我调了一下排版。啊,还是不好看。

评论 ( 17 )
热度 ( 220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