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阡歌

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写。慎fo。
主页经常有大量诡异推荐刷屏。注意避雷。
不喜站内转载。
头像为本命君君kenji。

[王喻]半生瓜(1)

『今天先记得听过人说这叫半生瓜 
那意味着它的美年轻不会洞察吗』 
——陈奕迅《苦瓜》 
 
※注意事项: 
1.本文为《全职高手》同人作品。
2.CP为王杰希x喻文州,有微量叶修x黄少天,注意避雷。设定原著向退役后。 
3.保证HE。保证HE。保证HE! 
4.标题及灵感来源于陈奕迅《苦瓜》。无聊的复合梗。 
 
——————
“蓝雨战队队长,世界荣耀邀请赛中国国家队前四届队长喻文州于昨日上午宣布退役,作为荣耀电子竞技职业生涯最长的选手,喻文州在蓝雨俱乐部长达十二年的效力终于告一段落。” 


“荣耀联盟总部有关消息称,喻文州选手将有很大可能在退役后进入联盟总部工作,无论如何,让我们对喻文州报以最诚挚的祝福!” 
 
七月暑气灼人,天倒是湛蓝如洗。B市百年一遇的晴空万里,道路两旁的树总算是可以放心地光合作用,且不忘悄悄地将喧哗了快一个月的蝉闷死在枝叶里。 


巨幅海报张扬地生长在反光强烈的大屏幕上,象征胜利的荣耀标志镀着金边张开双翼,几乎挣脱桎梏,飞到眼前。 


第五届世界荣耀邀请赛,即将开启。 


 
“你这儿的制冷倒还过得去。” 


烟头被摁灭在崭新的烟灰缸里,将没有前科的玻璃缸底染成一片焦黄。在空调房里抽了四分之一根烟的当事人无视了办公室主人紧皱的眉头,随意地在沙发一角坐下。 


“怎么,是总局又有什么事,还是叶家终于要向荣耀伸出罪恶的资本主义之手了?”王杰希对这位不速之客采取冷嘲热讽的态度。 


叶修抬头看他,“这两年没怎么见,你这眼睛好像变大了。” 


“工作时间接待你,有话就说,没话请您出去的时候顺便带上门。”王杰希说。 


“好好好不逗你了,我们说正经的,”叶修笑了笑,“我弟的事,还是有关国家队的赞助续约问题。” 


“我目前管的还是联赛和荣耀公司方面的接洽,赞助这类问题,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未必能帮到你。” 


“这不是我问过老冯,据说管这方面的主任辞职了?没人补缺,只好你能者多劳。” 


王杰希瞥了他一眼,“老冯又卖我?” 


叶修沉默摊手。 


王杰希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片刻后说:“实话告诉你,这个缺位有人补了,不过明天才来报到,你不如晚些再来。” 


叶修眯起眼睛琢磨了一会儿便已心中有数,却仍旧随口问了一句:“新来的不熟悉业务怎么办?” 


王杰希转身把茶壶里的茶叶渣倒进垃圾桶,头也不抬。 


“我觉得你没有必要为喻文州担心。” 



 
王杰希和喻文州那点破事儿,叶修多少还是个心知肚明的知情者。 


他们不曾藏着掖着,分手也显得云淡风轻,要不是后来两个人实在是没什么互动,恐怕有的职业选手至今都不知道他俩早就是过去式了。 


从第五赛季到第七赛季,近三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就是全部的回忆。 


由于太过于久远,就连当事人回想起来都困难,也难为叶修还记得这茬。 


颇有那么一点物是人非的味道。 



 
不过无论如何,次日早上,喻文州准时打卡上班,并在冯宪君的热情接待下,游览了一番总部。 


“这是小王的办公室——不用再介绍了吧?”冯宪君笑道。 


王杰希抬眼扫过去,将喻文州这身白衬衫深紫领带的正经模样尽收眼底。西装款的喻文州,早在第一届世邀赛晚宴上他们就有幸一饱眼福,然而现在再看,也依旧是十分养眼。 


如果喻文州不是一脸似笑非笑的向他伸出手的话。 


“我和杰希可是绝对的老熟人了,主席还担心这个?”喻文州话是对着冯宪君说的,眼睛却盯着王杰希的脸。 


王杰希随意地点了点头,伸出手象征性地握了一下,面不改色地开起了玩笑:“那是当然,微草和蓝雨的每一场比赛可都为联盟收视率和资金收入做出了巨大贡献,进入总部之后我才知道我们竟然也算是最佳搭档,负责摇钱的那种。” 


喻文州忍俊不禁,冯宪君则哈哈大笑地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 


“那就这么着,文州的办公室在小王对面,文州你工作交接上面有什么障碍随时都可以过去问,我就不打扰工作了。” 


“主席太客气了,慢走。” 


喻文州站在走道上目送冯宪君离开,忽然转头瞥了一眼靠在门框上的王杰希。两个人视线相触,王杰希立刻移开,转身回去办公了。 


临近下班午休,就有同事来邀请喻文州王杰希一起吃午饭。 


邀请王杰希就是走个过场。由于主席有意“栽培”,王杰希的工作量一直挺大,习惯忙完再去吃午饭,所以一般都是拒绝的,同事们也都理解。 


但是喻文州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上班第一天也拒绝了同事的邀请。


不过对于喻文州的来历,大家多少心知肚明,也能猜想他第一天的工作量恐怕就不简单,均表示理解。


当然王杰希是肯定没有注意到的,因为之前他一人担了一份半的职,现在喻文州刚来,分割工作是非常麻烦的事,他没有多少走神的时间。


然后他听到有人敲门,随口说了声“请进”。 


办公室门被打开了,冷气瞬间往外跑。喻文州站在门边晃了晃手机,“订外卖,要不要一起。” 


王杰希皱了皱眉,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也行,懒得下去了。帮我顺便订一份吧,随便点,我不挑食。钱我待会儿微信转给你。” 


“好说。”喻文州笑了笑,手指随便点了几下就搞定,然后很自觉地带上门出去了。 


门再次被打开的时候,喻文州把饭送进来了。王杰希道了声谢,喻文州再次很自觉地带上门回自己的办公室,没有什么多余的交流。 


他适应同事关系倒是适应得很快。王杰希腹诽。 



 
一天下来,倒也相安无事。 


王杰希收拾好公文包,在兜里揣好钥匙和手机,准备下班走人。 


在打开办公室门的瞬间他微微一愣。 


又是喻文州。 


王杰希深觉这位新来的同事麻烦极了。 


喻文州伸出去敲门的手僵在半空,又十分流畅自然地收回来,冲王杰希友好地笑:“下班了?” 


王杰希点头,“过了下班时间了,只是工作忙耽搁了一点。” 


“那介不介意我再耽误你一会儿?有份资料我这边没有备份,刚才你也没有传给我,”喻文州说,“这几年和国际赛合作的财务合同,应该是纸质版的。” 


王杰希回想了一下才想起来这份文件,因为很多给喻文州的资料他都用邮件或者传真发了过去,只能用纸质的基本也都在前一天放在喻文州办公室了。结果昨天叶修过来打了个岔,翻了一翻从前的合作项目,叶修走后这份文件就被他顺手搁在旁边了,忙得焦头烂额没想起来。 


“抱歉,工作失误,我马上给你。”王杰希立刻转身回办公室,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透明文件夹,打开扫了几眼,走到门边递给喻文州。 


喻文州伸手去接。 


他的手不知怎么,非要从王杰希拿着文件夹的那一侧把文件夹取过来,顺利地碰到了王杰希的手指。 


很轻的一下。仿佛池塘边的落叶轻轻落到水面上。 


而他眼睛一直盯在文件内容上,让人觉得他这样拿只是为了可以直接看到题头,其它想法纯属自作多情。 


“麻烦了。”喻文州道了声谢。 


王杰希只是“嗯”了一声,锁好办公室的门,离开。 


喻文州站在原地看着他走远,敏锐地注意到王杰希垂在身侧的右手拇指和食指在无意识地搓动着。似乎是刚才被喻文州不小心碰到的地方。 


一直持续到他走进电梯间消失在喻文州的视野里。

  
 
喻文州第一天工作,任务比王杰希只多不少,等到忙完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多了。这天堵车严重,他开着私家车堵在路上,只好无所事事地看着窗外。 


华灯初上,巨幅电子海报也亮起了霓虹灯,如果说白天看到的荣耀标志张扬夺目,这个时候在夜空里则是璀璨耀眼。 


而它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最吸引他们这些人的存在。 


他住在离总部两条街的小区里,新租的房子,不像家里也不像蓝雨宿舍,没什么人气,回去多晚似乎也没什么要紧。 


忽然放在支架上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喻文州划开,收到了一条王杰希的微信。 


“红包: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喻文州都快忘了今天订外卖的事。 


他收回那一点点浪费掉的对王杰希主动发来微信的好奇和期待,顺手回了一个“^_^”。 


不出所料,没了下文。



下一章→

评论 ( 8 )
热度 ( 293 )

© 洵阡歌 | Powered by LOFTER